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四章黑玉断续膏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感谢龙哥去吧、yangzhigang、王正危的打赏,新的一周,祝大家生活愉快)

李志常自身伤势自家知道,将来再次行走凭着他的医术和神照经的奇妙,自然没有问题,就是怕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这一点即便他医术极为高明,也只能小心翼翼控制伤势,顺其自然。不过世上若是真有什么灵药,让他完好如初也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道家有内丹成道,外丹成道,两种法门。外丹便是凭借药石之力温养肉身,若是有什么灵药能够让人断肢重生李志常丝毫都不会惊奇。

张无忌说的这灵药,也是灵光一闪,他传承了当代医道大家蝶谷医仙胡青牛的医术,并得到胡青牛的医经,从中知晓了一门灵药,他为自己三师伯俞岱岩伤势一直记挂在心上,因此此刻觉得对李志常用得上,便说了出来。

张无忌道:“李道长。”

还没等他开口,李志常微笑道:“曾兄弟你也别老是李道长李道长了,我痴长你一些岁月,你叫我李大哥就行了。”

张无忌答应一声,继续道:“李大哥,你也知道窝医术不差,其实我一身医术来自一位前辈的医经,这位前辈医经中记载了一段话,我说给你听。”

李志常这些天自然清楚,张无忌医术高明,也知道他得了蝶谷医仙的医经,不过故事里面可没说医经里面都记载了什么,因此示意张无忌继续说下去。

张无忌明白李志常学识高博,恐怕不会觊觎别家的宝贝,而且李志常自己也是医术高明的大家,他所以得事先提醒。怕李志常不喜。如今见李志常没有生气的样子,继续开口道:“医经记载西域有一路外家武功,疑是少林旁支,手法极其怪异,断人肢骨。无药可治,仅其本门秘药“黑玉断续膏”可救,然此膏如何配制,却其方不传。”

张无忌道:“这是医经原话,不过也可以看出这黑玉断续膏对于粉碎性骨折确实有奇效。”如果一般地断人肢骨怎么会无药可治,自然是如粉碎性骨折这般伤势。才能让人束手无策。

李志常一听就明白,这黑玉断续膏应该是出自伤俞岱岩的那几人,他如今双腿伤势恐怕还重于当日俞岱岩,可是俞岱岩如何能够和李志常相比。若是李志常比之日月,俞岱岩也只是萤火。

要是这黑玉断续膏真的那么神奇,李志常若是伤势出现问题。到时的确可以去那西域寻找黑玉断续膏。

李志常点了点头道:“好了,曾兄弟你不必再说,我知晓你的心意,若是我这伤势难愈,自行去了西域便是,若是真有奇效,到时送你一点。拿去研究也无妨。”他纵然双腿残疾,天下也大可去得,既然明白如今身处世界,李志常自然明白,当今之世除了那他也摸不清深浅的张三丰老道,其余人等,哪里有他看得上的人物。

何况张三丰百岁高龄,李志常自忖张老道不过跟他功力相当,生死决斗,多半还是自己赢面较大。此番世界居然不像他想象中那般厉害。既让李志常欣喜又让他失望,其中情绪,也非是张无忌可以晓得。

李志常悟出银河九天全部变化后,根本性情也没有以前冷淡,多了几分人气。他自己也察觉出来,可是他本性便是任其自然,并无刻意纠正。

这时候远处雪地里又传来人的脚步声,自从那日卫壁、朱九真二人离开后,这几天再没有其他人过来。没想到今天又来了人。

李志常对着张无忌道:“曾兄弟,没想到又有佳,却是一个手提篮子的村姑,正快步走近他们。村姑看到雪地中的狗骨头,又看到李志常和张无忌盘坐在地上。她知道方圆百里只有雪岭双姝之一的朱九真,才喜欢养狗,而且条条凶狠,附近的人没少吃亏。

她说道:“这位丑八怪和这位俊小哥,你们饿不饿。”她看到两人都是双腿残疾,难以起身,估计这些天也只是靠这些狗肉充饥,狗肉吃完了,两人现在这样子在她眼中看来也是颇为凄惨。

李志常瞧着这位村姑的面目,的确是个乡村少女,只是面容黝黑,脸上肌肤浮肿,凹凹凸凸,生得极是丑陋,同时显得一对眸子颇有神采,身材也是苗条纤秀。

他上下打量少女,少女自然发现,村姑道:“你没见过丑八怪么,是不是不想吃我这个丑女的东西。”

李志常愕然道:“姑娘倒是误会了,今日鹤发鸡皮媪,前朝玉样花貌人,百年之后,都是一堆枯骨,美丑倒是其次了。而且我瞧姑娘本来面目谈不上天姿国色,也当颇为清秀。”

村女抿嘴笑道:“这位小哥你别是怕我不给你吃的,才这么夸我吧,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长得丑就是长得丑。”

李志常心里奇道:“这世上哪有不爱惜容貌的女子,纵然有女子长得丑,也很少有坦然承认的,这名少女面容丑陋也不是天生的,不过是练了一门毒功,才导致这般情景。”

倒是张无忌道:“姑娘我们不饿,却是谢谢你的好意了。”他自忖不过三日,便能慢慢杵着拐杖行走,这倒是因为李志常传了他几句易经锻骨篇的法门,他伤势又远比李志常轻,自身内功也有了火候,伤口愈合速度十分惊人。

三日饥寒对于李志常和张无忌不过就是少吃一顿饭罢了,丝毫都没有影响,所以张无忌倒是不愿意受她恩惠。

少女一听,嗔道:“你这丑八怪自己不吃东西就算了,非要连累别人么。”

李志常见这少女说话颇为有趣,微微一笑道:“姑娘可别看我这位小兄弟长发浓髯,可是好生收拾一下,也算得上一名英俊男子,和姑娘的清秀也是相得益彰。”

张无忌想到自己父母都是俊美之人,刮净胡须后,他自然不丑。不过这丑女哪里能跟清秀搭上边。

少女乐了,笑道:“你先说我漂亮,又说这丑八怪英俊,我真是好久没遇见像你这么眼光差的人了。”她掏出两张饼子,噗嗤一笑道:“来来来,看你把本姑娘乐的,这两块饼子就赏你们了。”

李志常倒是不气,伸手就接过少女的饼子,拿了一张给张无忌,张无忌可以拒绝少女,可是李志常跟他关系亲近,若是拒绝,,岂不是生分了。他十分珍惜李志常这新认识的大哥,也不愿意拂他好意,乖乖接过。

倒是少女见到张无忌一脸不乐意的样子,一把抢过他的饼子,扔到雪地里,踩了几脚,说道:“你不喜欢,就别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这东西我就是喂狗也不给你吃。”

李志常听到这句话,差点把吃进嘴里的饼子吐出来。少女同时也想到这一点,无意间又中伤了李志常,她不好意思道:“小哥,我不是说你是狗,我是说这烙饼我给狗都不给这个丑八怪吃。”她越说越描不清,说到这一句,又把自己乐了一下。

张无忌本来心中气恼,不过见到少女笑起来的时候,那狡黠的神色,和以前母亲捉弄自己的神色如出一辙,念及亡母,只觉凄然,一点都不责怪少女了,两行热泪不自觉流下。

少女见到张无忌哭了起来,以为是被自己欺负的,她说道:“好了,丑八怪,我不再说你丑就行了,这张饼给你自己吃。”

张无忌堂堂男子汉居然在一名村女面前流泪,又给他敬慕的李志常给瞧见,心下羞愧,摆手道:“我不是哭你的烙饼,而是突然想起了我的母亲,你笑起来跟她很像。”

少女道:“原来你娘也是丑八怪。”

张无忌道:“我娘很美丽的,比你好看多了,只是你的眼睛像我娘。”

李志常见两人斗嘴,也是颇为有趣,开口道:“好了,美丽的姑娘谢谢你的招待,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将来我找机会报答你可好?”

少女道:“我没有姓,你叫我阿蛛,或者蛛儿都行。”

李志常点了点头道:“阿蛛?我叫李志常。”

张无忌此时也自报姓名道:“我叫曾阿牛。”

少女道:“李志常、曾阿牛,我记住了,对了,你们是不是遇到了朱九真的恶狗?你们打死了她的恶狗,不怕被报复?”

张无忌道:“他们早已经来过了,幸亏有李大哥,惊跑了他们,不过这几天都过去了,他们还没回来,也许是忘了我们俩。”

少女道:“我瞧你们行动不便,说不定对方就在商量什么对付你们的计划,要不我帮你们忙,看看对方打什么主意?”

李志常阻止道:“不必了,姑娘我们萍水相逢,你犯不着为我们冒这个险,何况天下之大,要找出一个能对付我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至少这方圆数百里,找不出来。”说到这他微微一笑,说不出的自信。千难万险他都过来了,朱武连环庄真没被他放在眼里。

少女忍不住笑起来道:“你可真会吹牛,好了,我去看看朱九真他们到底什么打算。”李志常和张无忌难以行动,只能远远瞧着少女的身影消失在雪地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