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六章有女芷若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为书而狂之人、yangzhigang的打赏,谢谢大家一路来的支持

李志常轻笑一句‘三丈了’,自然意思是,何太冲离他三丈远,他可以放心出掌了。坐地运掌,他双腿还有伤势,何太冲功夫不差,只有到了三丈距离,李志常方能有一招击败他的把握。

班淑娴虽恨丈夫不成器,也知道李志常能隔着三丈距离,武功高强当真非同小可。她们犯不着为朱武连环庄得罪此人,故而借口教训何太冲,夫妇俩便施展轻功离开。

而那峨眉派的中年女子名叫丁敏君,她心道:“师父常言昆仑派掌门何太冲颇不成气,比之当年昆仑三圣何足道简直有天地之别,看来果然没有说错。”

随即她想到她如果击败了这个年轻人,岂非是间接胜过了昆仑派掌门,一定能给峨眉派大涨面子,到时候她师父定然高看他一眼,将来掌门的位置自然也该由她来做。她鬼迷心窍,拔出长剑,一招峨眉剑法‘清风徐来’刺向李志常双腿。

阿蛛等人正看着何太冲夫妇远去的背影,谁也没有料到丁敏君会暗中偷袭。可是李志常神行机圆,气机感应之下,便是灭绝师太亲临,也暗算不了他。

李志常冷笑一声,同样一掌,迎着丁敏君的长剑出击,绝强的掌力下,丁敏君的长剑寸寸断裂,劲力过处,右手手腕也被折断,被击飞到十余丈开外。丁敏君见得李志常如此厉害,一瘸一拐,不敢回头。往远处逃走。

李志常扔出武青樱,冷冷道:“你们走吧,不要再来烦我,下不为例。”终归是可能和对方存在一分香火情,李志常也懒得赶尽杀绝。他这本事显露出来,对方若是还要过来找麻烦,他就不气了。

见得来敌纷纷退去,阿蛛得意洋洋道:“呀,没想到李志常你还是一个大高手,真是看不出来。”

李志常忽地一笑。打趣道:“只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若是往日里,这些人也配来招惹我。”

阿蛛道:“哟,瞧不得你以前难道还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十分有本事,可是我怎么从没有从未听过你的名字?”

李志常淡淡道:“也不算如何了不起,武当山的张三丰有多大本事。我大概也有多大本事吧。”

张无忌道:“李大哥张真人功参造化,他坐下六位弟子也是武林中罕见的高手,你直呼张真人的名讳可不太好吧。”不过李志常武功高到这个地步,张无忌一点都不惊奇,这些天相处下来,李志常显露的武学见解,显然要比他义父谢逊还要高出一筹。

李志常知道张无忌是张三丰的徒孙。知道自己刚才拿张三丰和自己相比,恐怕让他心中不快。他也懒得说,若是他当年纵横江湖的时候,张三丰可能还没出生,当然前提是这个世界和他最初的世界是一脉传承过来的。

李志常淡淡一笑道:“也罢,往事如风,不必再提,我们一直呆在这里终究不是法子,阿蛛你将我抱到那边那棵雪松旁边。”

阿蛛道:“你要干什么?”

李志常道:“没什么,用那株雪松老兄的身体做点小东西。”

阿蛛倒要看看李志常卖什么关子。把李志常抱了过去,到得雪松一尺距离,李志常蓦地拔出无常剑,月光之下,一道白茫茫的剑光。带着一股不可言喻的意境,斜斜一斩。

这棵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大雪松,便给李志常一剑斩断。

阿蛛何曾见过如此神奇的剑法,心道:“若是他没有受伤,凭借着这样的剑法,天下之大,哪里又去不得,若是我有这般武功,也不怕我那没良心的父亲了。”

李志常随后让阿蛛将他靠在树墩上,化掌为刀,将这雪松制成大大小小的零件。他的手法,迅疾,月光之下,完全看不清他双手的行动路线。

李志常一双手掌,如烟如雾,不多时,他旁边就堆起了大大小小的零件,其中有四根木制的拐杖,显然是给张无忌和他自己用的。

李志常巧手之下,这对零件据让他拼凑出一座轮椅,且各处机括衔接的天衣无缝,一颗木钉都没用上,简直是巧夺天工。

只是这木制轮椅没有任何雕饰,显得太过朴实无华,同时平凡中也显出不平凡,看着浑然天成。

阿蛛奇道:“没想到你还会木匠活。”

李志常坐上轮椅,试了试,没有什么问题,笑道:“这下可算是能稍稍来去自如了,这几个月就辛苦你了,伙计!”

阿蛛道:“这雪地上,你这两个轮子行动可是大为不便吧。”

李志常不置可否,轻轻旋钮右手边的机括,轮椅突然拔高一寸,底下现出两根雪橇,同时轮椅背后弹出两根拐棍,李志常拿在手上,往雪地里轻轻一触,便飞速往柴垛那边滑了过去,来到张无忌身边。

这时候月光清冷,李志常坐在轮椅上,同时阿蛛也跟了过来,顺手把李志常给张无忌做的拐杖扔给他,笑道:“丑八怪,你来试试。”

张无忌自来悲苦,离去武当山后,其他人无不是想暗中加害与他,想逼他吐露义父的消息,唯有李志常、阿蛛不看重他身份,也不追问他身份,对他暗加关怀,心中感动自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远处又走来一位绿衫少女,身边跟着去而复返的丁敏君,那边丁敏君朝着李志常指指点点了几句,绿衫少女便衣衫一动,足尖轻轻点在雪地上,一下子就飘过十余丈的距离来到李志常他们面前。

少女斯斯文文道:“这位大哥不知何故,伤我师姐。”

少女天姿国色,可是李志常并没有动容,只是平淡的说道:“你师姐便是那个老女人?这么说来你也是峨眉派的?”

少女正色道:“我师姐名叫丁敏君和小女子周芷若同是是峨眉派灭绝师太弟子,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

李志常悠悠道:“粉白黛黑,佩玉环,杂‘芷若’以满之,是个好名,人也很好看,对得起这‘芷若’两字。”不待周芷若回话,又接着问道:“不知你们峨眉派是何人所创?”

少女见对方随口用出《列子》里面的一段话,来阐述自己名字,学识不浅,不是江湖中寻常打打杀杀的人物。可是峨眉派在武林中声名赫赫,即使当年武当张真人年少时也得过峨眉派祖师恩惠,故而武当派一向对峨眉派上下礼敬有加。但是李志常居然不知道峨眉派建派来历,让她十分惊讶。

她为人谦和有礼,既然李志常问起,也耐心解释道:“我峨眉派祖师自然是黄蓉黄女侠。”黄蓉一介女儿身,居然能在武林中创出这么大的事业,即便是百年之下,武林中人也津津乐道。

李志常听到峨眉派祖师居然是黄蓉,饶是他心中早有准备,也知道这个世界恐怕真的是和他最初到的时代一脉相承过来,他出言问道:“如今这位黄女侠,可还健在?”

少女道:“黄女侠六十年前就已经作古,这事情天下皆知,阁下为何会发出这个问题?”当年黄蓉自李志常消失后,明了己心,遍寻天下,终归没找到李志常踪迹,于是便在峨眉山开山立派,出家为尼,终归是思念李志常太过,天寿不长,于六十年前郁郁而终。

李志常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原来你是她的传人,可不知道你这峨眉派的武功,你到底学了几成。”

李志常抽出拐棍,朝着周芷若胸前一点,周芷若脸色一红,这人好生无理。连忙用出峨眉派的绵掌功夫,轻轻巧巧,隔开拐杖。哪知道着拐杖点她胸前却是虚招,顺势一滑,她只觉得腰间一冷,有劲风扑过来,连忙向后退去,可是对方拐杖如跗骨之蛆,一直跟着她。

她连续用了几套峨眉掌法,都没摆脱对方,一狠心也顾不得远处的丁敏君会不会瞧见,捏指作兰花状,素手如春风拂过,点向了李志常胸前大穴。

她这门兰花拂穴手乃是一门极为高深的点穴功夫,练到高深处,决不在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中的任何一门指法之下,若非她天资横溢,令灭绝师太又惊又喜,准备把她当未来掌门培养,也不会在这个年纪,把这套武功传给她。

她知道自家师姐丁敏君妒忌心理极强,这门武功灭绝师太未曾传给丁敏君,若是她显露出这门武功,还不知道被她怎么记恨,这回她无可奈何,才不得已用出这套还不纯熟的兰花拂穴手,期望一击建功。

周芷若突然用出兰花拂穴手,对方似乎真没有料到她会用出如此神妙的武功,芊芊玉指就要拂在对方要穴上。可是事与愿违,一声叹息在她耳边响起,周芷若只觉左腿伏兔穴和风市穴一麻,这一指竟然点不下去。她暗道不好,这回落在对方手上,可不知道会被怎么折腾,想起门中传言,当年纪晓芙师姐被魔教杨逍捉住,失身对方,这里又是昆仑山,对方若也是魔教贼子,可别让她步了纪晓芙师姐的后尘。想到这里,俏脸又红又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