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七章分别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c110、做人留一线啊的打赏

她抬起头,想露出凶狠的眼神,表明自己宁死不屈的态度,可是一抬头,便撞见对方的眸子。那是一对幽深如清泉的眸子,眼底深处,忽然流露出哀伤的神色,李志常叹息道:“果然是桃花岛的功夫,确实无疑。”

若不是为了试探对方武功,以李志常的本事,就算灭绝师太亲临,也不放在李志常眼中。周芷若又如何有资格能够跟李志常交手。

随即李志常轻轻一挥,手指也作兰花状,和周芷若也是一模一样的招式,正是正宗无比的兰花拂穴手。而且李志常武功出神入化,只是隔空虚拂,一缕轻柔的指风,触及周芷若的肌肤,便解开了周芷若的穴道。

周芷若内息又复流畅,她心头骇然,面上仍旧斯斯文文,轻轻说道:“阁下怎么也会’兰花拂穴手,你和我们峨眉派可有关系。”兰花拂穴手是她峨眉不传之秘,练到高深处,绝不在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中任何一门指法之下。刚才李志常隔空发出指力,正是兰花拂穴手臻至大成才有的效果。

之前她师父灭绝师太便给她演示过这隔空点穴的功夫,但是远不如李志常这般轻描淡写,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周芷若不知道李志常究竟是何人,年纪轻轻,武功高强,仿佛还在乃师之上。

李志常意兴阑珊,懒得解释,周芷若既然是黄蓉的传人,他也不打算为难她,淡淡道:“就算说了。你们也不明白。”

周芷若还欲再度相问,一股柔和的掌力轻轻将她推了出去,她知道对方用掌力相送,是不想再跟自己交谈。而且李志常在她眼中性情难测、武艺高强,若是继续追问。惹恼了对方,她和师姐丁敏君今日可就要栽在这里。

丁敏君一只手扶住周芷若,说道:“师妹你没事吧。”她先前被李志常一掌之下折断手腕,心中恼恨不已,对李志常其实又惊又惧,不过她知道对方双腿有伤。故而站到远处。让周芷若过去再试探一下。此刻见得周芷若居然能和对方过几招,还用出‘兰花拂穴手’这门她师父一直不肯传给她的功夫,心下当真是又疾又恨,只是面上还装出关切的神色。

她一扶住周芷若,发现周芷若体内气息散乱,身上没半分力气。瞧来是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心下一喜,不过面上不显,低声道:“师妹我们走吧。”

周芷若和丁敏君互相搀扶而去,自然落在李志常眼中,李志常暗道:“这姑娘好重的心思。”他刚才已经察觉到周芷若身负一门上乘的内功,比之他和张无忌的九阳神功差了数筹。但又比他全真教的内功强上不少,而且极为正宗。他本来就无心伤周芷若,那一掌怎么会令她受伤,必然是假装的。

李志常也大约猜的周芷若的心思,无非是他那位师姐丁敏君都重伤了,若是她毫发无损,必然惹怒她师姐。

李志常知晓原书中记载峨眉派的上乘内功是峨眉九阳功,乃是出自张无忌所练的九阳真经,只是这一世界峨眉派是黄蓉创立,跟他所读书中应该有所不同才对。若是桃花岛、洪七公所传的心法。李志常自然能判断出来周芷若修行功法,可是周芷若身负的上乘内功,李志常从未见过,倒真是让他一头雾水。可惜刚才他没有接触周芷若的身体,不然探测对方内息后。定然能够推测出对方的一些行功路线,也许能找出峨眉派如今修行的内功来源。

黄药师和洪七公天资横溢才能用一般的内功心法,将武功臻至绝顶,也因此黄药师的几大弟子远远不如五绝。在武林中决定一个人成就的极限,一是天资,二是功法,三是名师。名师决定一个江湖中人武功的下限,而功法和天资才是一个人武功能达到的极限。

周芷若固然心思颇重,不过天资根骨在李志常眼中的确是上上之选,只要这般努力下苦工,,有望在四十岁前,达到李志常二十岁的水准。

李志常二十岁时已然接近五绝的层次,他心中对周芷若的评价不可谓不高。只是周芷若如今正值妙龄,人又天香国色难免招蜂引蝶,受到一些干扰。若是看不破这一个‘情’,沉溺于男女之情,在十七八岁到三十岁这练武的黄金时段嫁人生子,伤了元气,恐怕将来成就也有限。这也是自古以来女子中少有武学大宗匠的缘故。

女人生子几乎是一大死关,即便迈过这关口,身上的先天精气都给胎儿补养,于自己亏空较多,即使几年后修养回来,也错过了黄金时期,一步落后,步步落后,此后练武便难以登临绝顶。

道家有降白虎、斩赤龙的说法,也是由此缘故。

丑姑娘阿蛛见到李志常对周芷若这美若天仙的少女都毫不留情,似乎重伤了对方,才明白李志常实在是世上难得的奇男子,丝毫不以美丑为意,之前不嫌弃她面容恐怖,倒也当真是发自肺腑。

倒是张无忌认出了这周芷若正是当初酣睡相逢有一饭之恩的周芷若,有心向她询问武当派近况,张三丰可还安好,终究不敢表露身份,直到见到李志常似乎重伤了对方,心下又是担心,又是不敢贸然开口,只得目送佳人远去。

阿蛛见到张无忌目送周芷若的的背影,以为张无忌贪恋对方的美色,愈发的鄙夷,不屑道:“丑八怪人家姑娘都走远了,你要想追上去,可得等你腿好利索了才行。”

张无忌脸色一红,讷讷道:“阿蛛姑娘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蛛道:“那你还有几个意思,人家李志常长得英俊潇洒都没有贪图美色,刚才那姑娘长得当真是我见犹怜,人不也一掌给重伤了去。再说漂亮女人个个心若蛇蝎,你早晚要吃大亏。”

张无忌听到阿蛛最后一句,心中一震,他亡母也曾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所以五年前才会被朱九真骗得团团转,差点就泄露了义父谢逊的踪迹。一念及此,他神色便低落下来,

阿蛛一句让张无忌神色黯然,心道真没趣。

李志常这时候说道:“此番得罪了峨眉派,也不知道对方还会不会回来寻仇,曾兄弟、阿蛛姑娘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他自然不是怕峨眉派,只是随意找个借口,张无忌身上颇多牵扯,这小姑娘阿蛛分明一个清秀的好姑娘,居然去练毒功,若说没有天大的情由,李志常也不相信。虽然没什么麻烦能难住他,可是他也不想自讨没趣。

阿蛛还想留住他,不过李志常已然飘了数十丈距离,自然是毫无留意。其实她不知道如果现在追上前去,定然可以追上李志常,李志常双腿伤势还不能支持他全力运行功力,不然会出现伤情的反复。

阿蛛和张无忌面面相觑,实是没想到李志常说走就走。

阿蛛道:“一定是你把人家气跑了。”

张无忌道:“李大哥不是小气的人,而且我们好像也没得罪他。他是修道之人,相逢是缘,别离又是缘,我们能认识他这位奇人已经是天大的运气,至于能不能长久在一起,倒也不必强求。”

阿蛛愤愤道:“你个丑八怪才强求。”阿蛛说话间,向张无忌脑门一敲,只是张无忌九阳真经练了五年,为了逼出体内寒气,可谓日夜用功,他自小也打下了浑厚的基础,此刻内力浑厚,当今世上也只有李志常、张三丰能够远胜于他。

阿蛛这一手敲下去,张无忌体内九阳真气自生,力道反震,反而把阿蛛手震得生疼。也因为阿蛛没用内力,方才保住这只手,不然她力道一大,把张无忌的九阳真气激发出来,劲力过处,非得让他手腕骨折不可。

阿蛛奇道:“好小子,你也有门道啊,功力居然这么深厚,瞒着我好玩么。”说话间想踩张无忌的脚,又可怜其他,还是没有落下抬起的玉足。

张无忌见她要来踩她腿,吓了一大跳,后来见她没有落下脚,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阿蛛这时幽幽道:“曾阿牛我是不是很讨厌,所以李志常才会离开,他也不想跟我走,最后你也不会跟我走的。”

张无忌见她可怜模样,低声道:“李大哥离开也是不想拖累我们,而且你也不讨厌呢,你心地善良,还给我们烙饼吃,又为了我们的事,去朱武连环庄打探消息。这些好,我都记着,将来我腿好了后,一定会报答你。”

阿蛛道:“谁要你报答,你长这么丑,本姑娘才看不上。”

张无忌道:“我丑你也丑,咱们天生一对。”他本不是爱说笑的人,这时候见到阿蛛神色颇似母亲殷素素,方才不自觉脱口而出这么一句。

阿蛛道:“呸,我早就有心上人了,我五年前的时候,心就被他夺走,再也找不回来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