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八章前面的路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天魔的588赏

张无忌忽然道:“阿蛛姑娘,李大哥说那峨眉派的人可能寻过来,我们不得不防,一直呆在这里,说不定昆仑派和武家父女也会去而复返,我们还是先离开再说。”

阿蛛吐露心事,本以为张无忌会嘲笑一番,哪里知道张无忌又说起另外的事情。她知道张无忌说的言之有理,让张无忌拄着拐杖,和李志常反方向而去。月斜星隐,一路上积雪甚厚,两人行不过数十里地。

阿蛛道:“我们走了这么远,又和李志常反向而行,应该没什么麻烦了。”

张无忌‘呀’了一声。

阿蛛顺着张无忌目光望去,只见到一名白发萧然的老尼木然而立,雪地里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两人都认得老尼姑,这正是峨眉派当代掌门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负手而立,冷声问道:“怎么只有两个人,还有一个人呢?”

两人见到灭绝师太也只能徒呼奈何,被灭绝师太捉去,自是不提。

李志常作别阿蛛和张无忌二人,只见大地山河都是白茫茫一片,风萧月冷,冷风吹来,李志常灵台一清,心道:“这世上我反正都是初来乍到,往何处又有什么分别。”

因此拐杖一点,随便寻了一个方向而去。之前几日,他静待创口愈合,自然坐着轮椅,在雪地中缓缓而行,随后数日,他双腿伤势已经逐渐好转,只是腿部经络不通,还无法用力。这是需要一些水磨工夫逐步打通淤塞的经络。

而且若是没有灵药相助,他估计若是急于求成,强行催动真气,打通经脉,这新生的经络未必能受的住。说到底他怕伤势不能痊愈。其实都是因为他身负绝顶的横练功夫。若非是他那十三太保横练的硬功并世无双,那日他从高空坠落,只怕早就被摔得粉碎。可是正因为他硬功并世无双,若是一般伤势,三两天都能好,可是这次所受之伤非是内伤。腿部几乎受到毁灭性的外伤,要想将腿部复原到未受伤之前的状态自然是难如登天。

这也是他国术修为没有到最高一步‘见神不坏,打破虚空’的境地,不能体察身体每一分细微的构造。

这也是他的良机,不破不立,若是他能将自己的伤势完全治好。定然能借着观察伤势完好的契机,更进一步,离国术的最高境界更近一步。或许等到他抱丹成功,更一步‘见神不坏’后,便能将浑身内力和一身外功完美结成一体了,任何外力都无法动摇,到那种境界后。也许就是再也找不到敌手了吧。那种境界下说不定能突破世界的束缚,窥探一下那让他穿越的石室的奥秘也未可知。

李志常行了三日后,餐风饮露,倒也自在,再不怕牵动腿部伤势,已经可以杵着双拐自由行动,或许再过些天就可以下地行走,只是不能如以前那般有力而已。这三天也没遇到峨眉派的人,颇为优哉游哉。终于在一天寻到了一处边陲小镇,他许久不见人烟。此时站在山头上,蓝天白云、郁郁葱葱,有佳气入胸而来,

心怀大畅,又见到远处山脚下一处集市。不免欲往集市上寻一处店换换口味。

他想到便做,但见飞崖峭壁之上,一个年轻男子,凭着两根木杖,飘然而下,好似神仙鬼魅。

李志常离去后不久,一批江湖人士,有男有女,为首的正是峨嵋派灭绝师太。这一干人自然是峨嵋派举派上下。峨眉重女轻男,灭绝师太之后便是女弟子,男弟子拿着杂物,跟随在女弟子之后,吊在最后面的赫然是张无忌和阿蛛两人。

灭绝师太冷然道:“魔教总坛已然在望,你等都打起精神来,今日就在前方小镇上休息一晚,明早启程,便日夜兼程直到与其他六派汇合。”

峨嵋派众弟子纷纷道了声‘是’。

灭绝师太淡淡道:“魔教高手如云,除却光明左右使,还有紫白金青四大护教法王、五散人在列,这些人论武功也未必在为师之下,此去生死荣辱,成败得失,前途难测,你们谁若是害怕,现在就站出来,到时候若是有人想临阵脱逃,便有如此石。”话音未落,灭绝师太忽然一掌拍在身旁一块青岩之上。‘啪’的一声,青岩蓦然龟裂。

峨嵋派弟子齐声道:“除魔卫道,万死不辞。”

灭绝师太道:“好,丑话说完了,我再说一句好听的。”她冷目扫射周遭弟子,淡淡道:“此役谁若是立下大功,不论男女老少、入门先后,我都亲自立她(他)为掌门继承人。”

峨嵋派弟子心中一凛,心道此去果然前途艰险,师父连身后事都安排了。一时间寂然无声,峨嵋派诸人随着灭绝师太默默下山而去,行到离镇外五里地,灭绝师太道:“芷若你去市集中找好栈,我们先在这里休整一下,等你回音。”

一名绿衫少女从人群中轻身而出,赫然便是周芷若,她恭恭敬敬道:“谨遵师命。”

灭绝师太道:“速去速回。”

周芷若得令,随即便轻身提纵,往集市而去。

丁敏君心中恨恨不已,暗道师父说谁立下大功便可做掌门继承人,可是一有立功机会便交给小师妹,当真是偏心的紧。

这处集市乃是一个边陲小镇,想来地处必经要道,居然十分繁华,镇上摆摊的、叫卖的、开酒馆的,林林总总,好不热闹,镇上也有许多携刀带剑的江湖人士,奇装异服,难以分辨。

李志常身上还有几片金叶子,于是先找了一家裁缝店,换上新衣。打量好后,施施然出了裁缝店,杵着双拐,轻轻一点,飘至一处大栈。他白衣如雪,气质出尘,尽管杵着拐杖,跑堂的也不敢小觑他,在李志常要求下,给他安排了一处包间雅座,李志常点好酒菜,瞧着窗外人流不息,心道有点不太对劲,这地方纵然处于要道,往来旅川流不息,也不至于这么多各门各派,身携各种奇门兵刃的武林人士,莫非是这附近将要发生什么大事不成。

他凝神聚气,体察附近人声,于万般繁杂的声音中,隐约扑捉到‘魔教、六大派’等字眼,六大派他知道是武当、少林、峨眉、崆峒、华山、昆仑六派。他那日出其不意击退昆仑掌门何太冲,不过也发现对方武功确实有独到的地方。

这六大派居然都得联合起来才能对付这个魔教,可想而知,魔教势力当真不可小觑。这魔教便是明教,他也知晓,书中记载,当年一个金毛狮王谢逊就能杀得武林中人血流成河。不过这世界已经改变,说不得这魔教比之前书上说的还要厉害。

而且李志常在天龙世界曾经建立明教,只是不知那个明教会不会和他现在这世界的明教同出一源,若是当真如此,那就有意思了。

李志常功力发挥,体察万事万物,心中分析这些繁杂的信息,突然听得马蹄声甚急,片刻之间,便由远及近,正好在店门外停下。李志常只见四位乘甩蹬下马,踏步进入店内。这四人不出意外也是有武功在身,其中一个武功倒是稀松平常,可是身旁两个脚步凝实、足音低沉,分明是外家功夫造诣极高才会有此表现,这两人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第四个人,几乎落足无声,连呼吸声都似有似无,显然是内力深厚之辈。

李志常听音辨位,那两个外家高手似乎武功是少林一派的路数,至于其中那名内家高手,神息内敛,若不是李志常功力全力运行,差点就把他漏过去。这种高手,江湖上绝对不多,怎么会突然来到这处小镇。至于那个武功稀松的年轻人,倒是没有什么危害,武学路数也颇为繁杂,从呼吸中辨别,内力未必算得上精纯,纵然天资再高,也只会误入歧途,终身难望一流高手之境。

李志常把感知放到楼下那里,听到其中那名内家高手道:“店家开一处雅间,把最好的酒菜都上过来。”

掌柜回道:“不好意思,刚才最后一处雅间已经有人要了,几位可以去大堂先坐下。”

其中那名年轻人道:“你怕我们付不起钱么,刚才定下雅间的人是谁,你去劝他让出雅间,我付双倍的价钱给他,你若是不依,我就砸了你的店。”

李志常听到年轻人声音故作粗哑,其实还是一个女声,而且说话颐气指使,显然是久处上位。

那名掌柜见得这四人衣服华贵,显然不是好惹的角色,只好上楼去劝李志常。

李志常把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等掌柜把其中苦处说完,并愿意给李志常免单,希望李志常谅解,李志常听完后,淡淡道:“开门做生意不容易,可我也不是随意让人欺负的,我也不想让你为难,他们想坐雅间,你告诉他们他们自己,让他们自己上来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