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五十三章余韵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两点间一点红的100*2打赏以及做人留一线啊、军事神话、j2304(这位书友的名字中有不能打的字,不能打全名)、徐嘉翼的打赏

十八名番僧并排结成一个大阵,首尾相连,豁然间,为首那个番僧,金拔一合,朝着李志常长剑夹去。李志常手中无常剑一剑刺过去,剑上附着真力,劲风大作,对方金拔夹来,李志常视如不见,番僧一声闷~哼,口吐鲜血,终究挡住了这一剑。李志常只觉一股子排山倒海的力道从对面传过来,虎口一热,他运起乾坤大挪移的奥妙心法,将来劲尽数泄到地下,双足凭空陷下半尺。

李志常暗道:“这是并体连功的本事了。”他料十八番僧内力虽不凡,可是绝无可能发出如此惊骇的掌力,逼得他一剑不能建功。

李志常思忖对手结成大阵并体连功,行动间必然有窒碍。他欲转身抽剑,一道长剑滴溜溜从侧面杀过去。

这时候背后一寒,却是玄冥二老赶至。李志常心知二人内力极强,可不能让二人把掌力拍在他身上。反手一撩,便是精妙的破掌式。玄冥二老识得李志常剑上锋利,刚才阿二就是遭了李志常的道,一身武功给废去。

玄冥二老各使精妙掌法,避开李志常的长剑。他二人武功虽未称得上登峰造极,却也接近了三渡的层次,一双玄冥神掌,练得随心所欲,若是一般高手,早给二人空手入白刃去了。

可是李志常剑法之高妙。冠绝古今,心意所至,无不如意。虽不回头,反手刷刷三剑,剑气纵横。将玄冥二老的掌力从容化解。

李志常虽然迫开玄冥二老,但急切间,前面还有十八番僧。这十八番僧个个心意相通,还练有大手印的功夫,远在当年所遇到的灵智上人之上。若只有十八番僧,李志常信意挥洒间。便教这十八个番僧,个个身上刺出个大窟窿。可惜玄冥二老联手虽不及他所遇三渡的‘金刚伏魔圈’,但也近乎神而明之,玄冥掌法更是天下间少有的绝学,掌力拍出,寒气阴冷。浸入骨髓。李志常纵然武功远胜二人,可是前后夹击下,也不好受。

这时候一道阴寒狠厉的指力,朝着他腰间期门穴打过来,李志常一声冷哼,原来是那个圆真和尚也在这里。李志常拔~出陷在地上的双足,微微侧步。步步生莲,剑如长河漫卷,滔滔而下,一剑如影随形,往圆真攻去。

圆真知晓李志常的厉害,迅速往一侧退去,他打定主意,只要把李志常引开到一旁,届时大军合围,叫他来得去不得。

哪知道他退得极快。却不及李志常剑快,圆真刚往后面一起步,无常剑的剑光直往圆真身上招呼过去。圆真骇然欲绝,他当初被李志常打得落花流水,还被生擒住。心中早就落下~阴影。

这时候玄冥二老掌力却又向李志常背后神道穴打来,李志常挥剑还击,左手一拳,打在圆真手臂上。他内力奇劲,就这一下,就给圆真伤入骨髓。

今日所遇尽是天下少有的高手,李志常战的兴起,一声长啸,声震四野,一把无常剑,滴溜溜在月光下化作一团影子,杀来杀去,好不畅快。

他周围尽是横行江湖的高手,可是李志常武功之强绝,生平难逢敌手,他打得越来越精神,无数精妙剑招,迭迭而出,到最后也不拘泥于剑招,或掌或指,或拳或脚,无一重复。举手投足间,皆有莫大威力,罡风迫人,剑气逼人,杀得众人胆颤心惊。

玄冥二老见他所用武功无不精妙绝伦,更无一种重复,许许多多在江湖上失传的绝学也给他使了出来,不禁骇然欲绝。暗自想到:这人到底会多少武功。李志常武功之高,实是他们生平第一劲敌,若非今日还有其他高手相助,他二人说不得就得饮恨当场。

李志常武功虽强,可是周围高手越来越多,他虽杀败了不少来敌,可是圆真、玄冥二老、和十八番僧各有奇妙,一招半式间不能解决对方。

李志常长笑道:“痛快之极。”

他劲力用到实处,一剑化三剑,三剑化作九剑,以致无穷无尽,众人见他漫天剑影,一时不敢逼近,李志常纵身而起,剑如匹练,赫然便是‘天外飞仙’,这一招居高而下,当世无可匹敌,用来一击杀人,绝无错漏。

他身在空中,神箭八雄本以瞄好准心,可是八人想起李志常当日所言,心下羞愧,一时间犹豫不决,错过良机。

谁也无法述说这一剑之灿烂,这一剑还未发出,剑气就横绝古今,冠盖当世。李志常人如利箭,剑意流淌不绝,直直朝着察罕刺去,明月在后,剑光在前,剑光月光无分彼此。可就在这时,赵敏挺身而出,挡在察罕面前。

在这刹那间李志常只见到赵敏神情凄苦,剑下却没丝毫迟疑,一剑刺在赵敏身上。

这一变化只在刹那间,李志常一剑刺在赵敏身上时,玄冥二老和圆真已经赶到,他本来没机会再制住察罕,这时候突然一个面容尽毁的苦行头陀,挡在他身后,和玄冥二老还有圆真对了一招。

这位苦头陀,武功当真非同小可,居然同时接住三大高手一击,虽然也受了不浅的内伤。三人见到苦头陀出手阻拦,惊骇欲绝,说道:“苦头陀你疯了么。”他们和苦头陀相熟无比,没想到这人居然在这最紧要的关头,致命一击,延缓了他们一下,就这一下,李志常已然制住了察罕。

苦头陀淡淡笑道:“我没疯,在下明教光明右使者范遥,保护教主,分所应当。”他唇角露出一丝血迹,但仍旧云淡风轻,气度非凡。

众人万没想到这苦头陀便是明教光明右使范遥,李志常这才明白为何这人突然冒出来助他一臂之力。

察罕见到爱~女中了李志常一剑,不知生死,心中焦急,仍旧面不改色,说道:“放了我,饶你不死。”

李志常长笑道:“我命由我不由人,何须要你饶过。”

这时候元军营地一阵松动,各种呼喝不绝,却见到一种人马在大营里面左右冲突,把元军冲得一阵散乱。原来厚土旗挖通了地道,六大派和明教最厉害的高手,都从地道里面出来,扰乱大营。

不过元军大营显然有能人,居然一时间守住了局势,六大派高手和杨逍等人虽组成了六花阵,却也没能将元军大营冲得七零八落。这时候五行旗和其他群雄已经冲下山来。

察罕受制,元军虽然止住散乱,可是首脑被擒,只有察罕义子王保保指挥若定。两方对峙起来,元军阻隔了李志常和手下汇合的路,同样李志常也有察罕在手上,身旁靠着不知生死的赵敏。

李志常微笑道:“元军果然人才济济,我本以为制住了你,再来个突袭,大营就会不战自溃,没想到还有如此人才。”他心中暗道:本以为杀了察罕元军便无人用兵,没想到对方还有能人。

此刻稳住元军大营的便是察罕义子王保保,王保保父亲是元翰林学士、太尉赛因赤答忽,母亲是元末将领察罕帖木儿的姐姐,父母死后,被察罕收为养子。他跟着察罕南征北讨,深谙兵法,见得敌人从大营突然冒出,前头又报察罕在营门遇袭,遇到如此大事,王保保临危不乱。亲出大营,指挥调令,他威望素高,仅次于察罕,指挥沉着,居然止住了乱象。此刻两方已经是剑拔弩张,王保保率着大军将李志常团团围住,只是顾忌察罕和赵敏,不敢动手。

察罕木然道:“吾儿,休要管我。”

赵敏这时候用虚弱的语气说道:“父王我们退兵。”李志常一剑并没有杀死她。

察罕自己心肠极硬,可是爱~女如今中了剑伤,若不及早救治,恐怕挨不了多久。他生平就这一点骨血,戎马倥惚,其实少有和赵敏相聚的时刻,此刻见得女儿脸色苍白,爱~女之心心切。

冷声道:“好,我们退兵。”

赵敏心下一松,晕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却是在一张大床~上。

她创伤未好,只听见窗外幽幽琴声,似清泉流涯,或黄鹤高飞,意境悠远,难以言喻。赵敏推开房门,见到李志常在院中,抱膝弹琴,园中假山流水,分明是江南风景,初春时候。

李志常见到赵敏走过来,悠悠道:“赵姑娘此处不比你那绿柳山庄,不过敝处清幽,另有一番情趣。”他弹琴自得,琴声悠悠不绝,一派神仙之范。

赵敏道:“你为什么杀我又要救我?”

李志常淡淡道:“想杀便杀,想救便救。”

赵敏神情似笑非笑道:“你是不忍心杀我吧。”

李志常悠悠道:“或许,你两次三番跟我作对,我本该杀你的。”

赵敏幽幽道:“谁叫我是蒙古人,你是汉人。”

李志常道:“虽则如此,你父王察罕帖木儿是不世人杰,乃义军大敌,我当日留了一道暗劲在他身上,屈指算来,他应当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