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一章黄鹤楼上

赵敏不信道:“你骗我。”但是他心下也有惴惴不安,李志常这人心思难以捉摸,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这么干了。

李志常说道:“我骗你做什么,我对你留情,不代表要对你父亲留情。”

赵敏脸色苍白,定定的瞧着李志常说不出话来。

李志常继续道:“你当日中了我一剑,经脉被我剑气所伤,我说过‘天下间除了我,谁也治不了你’,你父亲不信,直到几日后,你奄奄一息,他无可奈何下,只得把你送回到我这。”李志常手上继续弹着《竹吟风》,琴声悠扬,仿佛有沙沙竹叶声,让人说不出的安定,可是赵敏从这琴声中,听出一种无情却又怅然的情绪,天道无私,天道无我,天道无情。

赵敏冷冷说道:“你若真害了我父亲,为何又要救我。”

李志常微笑道:“想救就救了,我确实不忍心看见你死,尽管你老是跟我作对。”

赵敏道:“我要回家。”

李志常道:“你父亲在益都,我让范右使送你回去。”

赵敏已经知道她身边的苦大师,便是明教光明右使范遥。范遥不知从何处出现在李志常身边,毕恭毕敬。李志常如今在明教的威望早就超越了历代教主,更为天下武林所敬仰,范遥也不得不心甘情愿臣服于他。

赵敏知道自己有伤在身,如今天下到处都是乱匪,她一个人想回到察罕身边并不是容易的事,所以并不打算拒绝李志常的好意。

赵敏道:“你放我回去,不怕我继续跟你作对。”

李志常轻轻一笑,淡淡回道:“随你。”

赵敏从没觉得眼前之人如今天这样讨厌,负气而走。等她到了益都,只见满城缟素,她一直抱着万一的希望,认为李志常在骗她。直到她到了王府,见到了王保保。

赵敏问道:“哥,父亲怎么死的?”

王保保见到妹妹回来,一喜一悲,喜的是赵敏果然被李志常如约送了回来,悲的是察罕已经死去。

王保保恨声道:“田丰、王士诚两贼子,趁父王招抚叛军的时候。刺杀了父王。”

原来田丰、王士诚乃是山东的两个义军首领,察罕此次击败了他们,对其招抚,二贼不感恩义,刺杀了察罕。等到王保保解释来龙去脉,赵敏心下凄然。却又有几分解脱的意思,唯一让她迷惑不解的是,李志常是不是真的下了暗手。可是在将来的岁月里,赵敏一生再也没有见过李志常第二面,这也成了她心中永远不解的谜题。

黄鹤楼乃是天下名楼,号称天下绝景。一个身着白色道袍的道士,来到了黄鹤楼面前。他走进去,对着黄鹤楼掌柜道:“给我打一斤酒,记得送在我原来的位置上。”

掌柜见到白衣道士,十分厌憎,说道:“臭道士你算算你半年来喝了多少酒,一分钱都不给,若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那我们还做不做生意了。”

这时候一个身穿灰色长袍。但又整齐干净的中年人过来说道:“秋掌柜我说过,道长要喝酒,你就打给她,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中年人是黄鹤楼的老板,姓辛,黄鹤楼是他祖传的产业。

秋掌柜掌柜嘀咕道:“反正你是东家,你说了算呗。”

道士笑道:“掌柜的你早这样不就完了。何必多此一举。”道士也不朝辛老板道谢,负着双手,施施然道道士施施然上高楼而去。

秋掌柜道:“东家不是我说你,这臭道士人长得齐齐整整的。也不穷,你看他身上那把宝剑,至少都是有年头的古物了,拿去当铺,少说也能换个几百贯,哪里缺酒钱,咱们开酒楼,又不是开善堂,最近好多老顾老板可以请臭道士一个陌生人酒喝,凭什么就不请请他们这些老朋友。”

辛老板道:“道长又非俗流,能请他喝酒,我高兴都来不及,以后这种话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了。”

秋掌柜一声长叹,好在黄鹤楼如流水,也容不得他忙里偷闲,大发感慨。

李志常坐在了靠江边的位置,这也是黄鹤楼山最好的位置,放眼望过去当真便是‘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坐在这里,对酒临风好不快意。

这时候从楼层中走过来一个背负长枪,身材魁梧的昂扬大汉,顾盼生雄,器宇轩昂,当真便是燕赵北国慷慨之士。酒楼上江湖中人不少,见到大汉,有人道:“是‘南天三奇’的龙老大。”

龙老大本名龙入海,外号‘枪挑东南’,他来到李志常旁边一桌,叫了一席酒菜,似乎在等人。不过一会,楼下纷纷扰扰,楼梯上当先跳出一只黑虎,随后走出来一个黑衣人,衣似墨染,深目高鼻,面如白纸,八字眉犹如两把脱鞘而出的长剑,由粗而细,去势凌厉。

黑衣人道:“老子喜欢一个人喝酒,不想死的都滚开。”

有江湖人脾气爆裂,听到黑衣人狂妄的话,当即想兵刃相见,同伴按住他,低语了几句,这些江湖人个个灰溜溜而走。满楼人只留下了白衣道士和龙入海。

龙入海放声道:“萧千绝别人怕你,老子可不怕你,爷爷今天就想在黄鹤楼山喝酒怎么了。”

萧千绝冷笑道:“好大的口气。”

忽忽间。萧千绝直来直往,跟龙入海对了三掌,三掌之后,龙入海只觉眼冒金星,浑身无力,已然受了极重的内伤。萧千绝惊讶道:“好小子,受我三掌犹能不倒,内力尚可。”

龙入海自号‘枪挑东南’,在东南一带武林,从无敌手,没想到居然只接下了萧千绝三掌,心中好不丧气。

他心道:萧千绝号称‘黑水滔滔,荡尽天下’就已经如此深不可测,跟他齐名的‘万古云霄,凌空一羽’的公羊羽又不知是何等人物。”他自出道以来,少遇敌手,与另外两个结义兄弟外号’南天三奇,满二无敌‘,今日见到萧千绝神功绝技,不由得心灰意冷。

萧千绝继续道:“小子老子说话算话,今天不杀你,也不想有人碍着老子喝酒,你给我下去吧。”

龙入海只觉得身子如同腾云驾雾,往楼外跌去,突然又感到一股子吸力,身子刚飞到楼外,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道卷住,吸了回来。他一阵头昏眼花,却是坐在了刚才旁桌上的白衣道士对面。

萧千绝‘咦’了一声,说道:“‘虚空摄物’,牛逼道士本事不小,没想到道家自从张紫~阳死后,还能出你这般人物,你叫什么名字。”

白衣道士嘿嘿一笑,长吟道:“朝游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三醉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

萧千绝见到白衣道士这般做派,想起那个生平大敌,冷哼一声道:“小杂毛,少来装神弄鬼。”

白衣道士哈哈大笑道:“‘黑水滔滔,荡尽天下’,萧兄你的名气可当真不小,希望你的本事也一样大,才不枉我在这等你这么久。”

萧千绝道:“臭道士你等老夫做什么,不怕老夫凶名在外杀了你。”还有一个疑问在萧千绝心中,臭道士怎么知道他会来黄鹤楼,他心想自己寻找爱徒,估计早就漏了消息,对方知道自己来了湖北,知晓依自己的性格,定然会来岳阳楼喝酒,故而在此等候。

白衣道士道:“自然不怕,萧千绝武功虽然算不上天下第一,也差不多了,‘万古云霄,凌空一羽’的公羊羽号称天下第一剑,贫道自忖也是天下第一剑,我遍寻他不见,你和他齐名,我跟你打一架,就知道我算不算得上天下第一剑了。”

萧千绝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道士。”

萧千绝如鬼如魅,突然朝李志常攻去,李志常安坐不动,龙入海只觉一股潜力,从地下升起,将他送到酒楼角落边。他感激的朝李志常看了一眼,他知道萧千绝本事不小,这白衣道士敢和萧千绝放对,又能用出虚空摄物的神功,自然是萧千绝的对手。两人交击下,他重伤之余,说不得就被两人的气机波及。

李志常一番好意,用出奇妙的用劲法门将龙入海送到一边。

龙入海只看到萧千绝掌影翻飞,出手方向奇特,似左似右,似上似下,叫人辨不清他出手方向。而李志常在萧千绝掌势笼罩下,安之若素,不动如山,双手出掌极慢,而且总是使到一半就收回来,仿佛前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萧千绝越斗越是心惊,面前这道士果然是个劲敌,他人虽狂妄,可是聪明得很,不然也不可能把武功练到绝顶,面前这道士用出虚空摄物的武功,当然内力非凡,是以他一出手便是‘大逆诛心掌’,这门掌法‘大逆’的意思是,逆反武学常理,你以为他从右出掌,其实便是从左出掌,你以为他是从前出掌,其实却是从后出掌,总之让你猜不到他出手的角度时机,‘诛心’自然又是霍乱心神的意思。

可是面前这白衣道士深谙‘后发制人’的武学道理,任凭萧千绝如何引诱,白衣道士总能窥破他设下的种种圈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