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五章归藏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谈文论武的打赏

李志常微笑道:“‘了情’者,‘情’未了矣,若当真‘了断’,何必去‘了’,所谓‘放下’大都是放不下罢了。”

了情苦笑道:“道友一语中的,若能‘了情’又何必了之。”

李志常幽幽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既不不知所起,又如何知晓所终。”

了情叹息道:“要是三十年前听到道友这句话,了情也不是了情了,如今身将朽木,虽不能了,天道之下,不得不了。”

此时已经入了深秋,万物枯黄,唯有松柏依旧,李志常不知从何处摄来一根枯枝,淡淡道:“‘情’之一字难以深谈,可谈者唯有道,在下生性好武,今日有缘见得道友,愿请赐教一下归藏剑。”

了情身子一震,细细打量李志常,好奇问道:“不知李道友是哪一位故人,恕我眼拙,没认出来。”能知晓她会归藏剑的人,普天之下寥寥可数,她都有印象,可是李志常不过三十岁许,无论如何都非当年故人,让她大是惊奇。

李志常露出回忆的神色,淡淡道:“去年秋天我去天香山庄见了楚仙流,那时秋意无限,百花凋零,楚兄又无美人相伴,成名剑术‘名花美人剑’不免弱了一些,我们口中论剑千招之后,终于让我一招‘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给破了他的剑法。虽则如此,对他剑术我却好生佩服。”

了情道:“原来李兄已见了楚仙流,他剑术人品俱佳,其人其行当得起‘皓月当空’四字,细细算来,上一次见他还是二十多年前了。”李志常有道者气派,了情不自觉敬重之下,忽略了两人年岁差距,称之为李兄。

李志常悠悠道:“分香剑术已给他练到前无古人的境界了。终归是前人创下的剑法,何况明月的光辉,见了太阳也就隐去了。‘万古云霄,凌空一羽’总比楚兄高明那么一分,可楚兄的剑术,已经超凡入圣,让我欣喜不已。这‘万古云霄’的归藏剑又怎么不令我神往。”

了情道:“李兄能胜楚仙流一招,又何必来找我,于剑法一道我只是萤火之光,怎又比得楚仙流皓月之白。”

李志常道:“无妨只是想见识一下归藏剑吧。”

了情沉吟良久,叹道:“也罢,那我就用这只洞箫献丑了。”

了情手持洞箫。一招朝李志常递过来。这一招‘秋高云淡势’合着华山秋意,朝李志常扫过来。

李志常轻笑道:“自古天意高难问,这一剑便是‘乾剑道’了吧。”原来归藏剑给公羊羽创出来,有八剑道,分为乾、坤、巽、坎、离、艮、兑、震,这八种卦象反复交替,将天地万物归藏其中。可谓‘一剑生万法’。

李志常大袖飘飘,松枝一抖,轻笑道:“天意难问,我却偏要问之,不但问之,还要替天对之,了情道友看我一招‘本始之茫,诞者传焉。’”剑势苍茫辽阔。似乎将天地都笼罩其中。原来昔年屈原做‘天问’,第一句便是‘遂古之初,谁传道之’,李志常一句‘本始之茫,诞者传焉’乃是柳宗元做的天对,天对便是答天问的疑问。这一句‘本始之茫,诞者传焉’便是对应‘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李志常意思是不仅问天,还替天回答。这一问一答,落在剑招上便是两个相对应的变化,自成方圆。他剑中自有天地。了情这一招‘乾剑道’天地再高再阔,也丝毫影响不了他。

正所谓剑有心而人无意,见招破招,这也是一种高明的剑理。

了情手腕反转,随即化生‘坤’剑道,所谓‘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将李志常这自成方圆的剑势载下,同时还暗含反击。

李志常剑招又变,剑势如‘烈火燎原’,似乎欲将大地上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焚烧的干干净净。地上的东西没了,自然就一片死寂。他这一剑,至大至刚,以火克土,将了情的坤剑势破除的干干净净。

不过两人只是见招拆招,如此进进退退了三十余招,剑势绵绵不绝。了情将乾、坤、巽、坎、离、艮、兑、震八剑道反复交替,运出万物变化,到后面剑招越来越强。虽然了情功力不足,将归藏剑用出来破绽很多,李志常却依旧赞叹不已。这门剑法跟独孤九剑一样,都是遇强更强,独孤九剑破尽万法,可是这剑法却是蕴含万物,两者无分高低,只在于使用人的修为差异,果然称得上无上剑术。

斗到这时,李志常和了情本身功力差距极大,再下去也没有了意思,李志常生出内劲,透在松枝之上,轻轻搭住了情的洞箫,悠悠道:“归藏剑果然不凡,多谢道长了。”

了情收回洞箫,含笑道:“李兄剑法之高,果然不曾虚言,这世上又多一位剑术宗师了。”

李志常一声长叹道:“剑道是养心,而非杀敌,我还是修行不够,若我今日能够忍住见识归藏剑的心思,或许离道又更近了一步。”

了情道:“道长好一句‘剑道乃是养心’,世上杀伐太多,我等生逢乱世,能够独善其身便已经不容易。”

李志常忽然道:“了情道长可知道最近老是上来和你徒儿交手那个小孩是谁?”

了情道:“这孩子也是个淘气孩子,他那日也不知道怎么溜上了崖顶,并且在道观里到处翻东西,我徒儿以为他是小偷,便出手教训了他。这孩子不服气,昨天又来,不过一夜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武功大进,若不是我徒儿比他学武久一点,估摸着就要吃亏了。”

李志常笑道:“了情道长放他在这里来去,也许还是看出了他身负黑水武功吧。”

了情道:“正是如此,看来李兄跟这小朋友颇有关系,不过他身负黑水武功,应当是那个人的后辈,李兄淡泊,和那人可未必能成朋友,教贫道有些纳闷。”

李志常笑了一声,说道:“我不仅和他不是朋友,数月前我俩还在岳阳楼上大打出手,老怪物‘天物刃’的功夫当真了不起,一手‘凝气成锋’的功夫,斩落我一缕青丝,飘然而去,果然当得起‘黑水滔滔,荡尽天下’的名头。”

了情叹道:“李兄能和萧千绝平分秋色,当真了不起可是这孩子又和萧千绝是什么关系?他虽然用的黑水武功,可是体内真气浩然纯正,似乎有点类似李兄刚才的内劲,难不成李兄是这孩子师父。可是李兄既然是这孩子师父,他又怎么只会李兄的内功,对敌时还得用黑水一脉的功夫。”

李志常道:“我和他并非师徒,这孩子天资横溢,前途远大,就算我不教他其他招式,将来他也能走出自己的路子。”

了情道:“这倒是有理,最厉害的武功都在天地万物里面,只要能师法天地,终有希望跻身绝顶高手。不过李兄还未告诉我,这孩子的来历。”

李志常道:“这孩子的父亲叫梁文靖,了情道长一定听过吧。”

了情道:“怪不得这孩子要偷入书斋?那书斋他父亲少年时常来,之前道观的主人玄音道长对我说过,我也翻过梁文靖这孩子在其中藏书留下的笔注,天真活泼,却又有数分书生意气,要是他见到了一定很喜欢,说不得会收他当传人。”这处道观叫做玄音观,里面之前主人叫做玄音道长,梁文靖少年时候常来观中读书,和玄音道长亦师亦友。后来玄音道长伤在蒙古人手里,临死前把道观托付给了了情。

李志常道:“梁文靖十多年前就被公羊羽传了三才归元掌,三才归元掌是公羊羽的成名绝技,公羊羽自然早就把他当传人看了,同时梁文靖还拐跑了萧千绝的女徒弟萧玉翎,不过数月前梁文靖夫妇遇上萧千绝,现在嘛,梁文靖就在华山下,成了个活死人。萧玉翎却被萧千绝带走了。”李志常随即又把这件事详细给了情说了一遍。

了情道长叹道:“原来这孩子如此悲苦,幸好遇见了李兄。”

李志常道:“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将神照功传给他,也是私念,想通过观察他练功的进境,来看看我这门武功到底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余地。”

了情微笑道:“李兄本事通天彻地,若是想让人试功,江湖上有的是人愿意,何必又非要传给这孩子。”

李志常笑道:“虽则众生平等,可是有贤有愚,我这门武功非天资横溢者,难以入门,这孩子乃是世上少有的良才美质,错过这一个,可未必能找到下一个。”

李志常和了情往道观前面走去,之前他们和梁萧二人隔得甚远,又有道观遮掩,两人却不知道李志常到了崖顶。

这时候梁萧又被打倒在地上,一身灰朴朴的,乍然看见李志常,又羞又愧。他本以为这番丑态给李志常瞧见了,会让李志常说几句。

哪知道李志常只说了一句:“小子,该回家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