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十三章云殊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龙战士2和迷天盟主的打赏

神鹰门便在常州,又处于惠山脚下。惠山南临太湖,北靠长江,东接松江府,不说山中风景,单这形胜便是姑苏一带第一等好地方。

惠山泉眼处一个少年正在旁边左三步、右三步,踏着奇妙的步法。他虽然每一个方向只走三步,可是前后左右,方圆三丈之内仿佛都瞬息而至,仿佛缩地成寸一般。好在空山无人,更无第二个人瞧见这奇事。

少年练完步法后,拔~出了长剑,剑动时若流风回雪,飘摇处阵阵杀机。如今秋色已有七分,秋高云淡,天地间萧然肃杀之气,充沛于内。剑合秋意,更显得气势迫人。少年似乎有莫大苦楚,长剑剑鸣之声铮铮不绝,使到兴处,对着身旁一块巨石陡然刺出。

突然少年发现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靠在巨石上,似乎在睡觉。他心中大惊,可是剑招用老,势必难以回撤,这时候那个人微微翻了个身,少年心中稍安,他剑上虽然急切间收力,还是刺到了那人背后。若非刚才那人翻了一下~身子,这一剑就刺在了对方腰~腹之上。那人似乎睡得不大安稳,又翻转身子,身子正好压住他的铁剑。

铁剑乃是精铁塑造,可是那人却是血肉之躯。少年剑身却被那人身子压弯,而且那人衣袍也没被割破。少年情急之下,不暇细想,想要收回长剑,只听得咯吱一声,长剑断成两截。

这时候那人突然醒过来,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另外一截剑锋从他身上滑落,少年这才看清楚,对方背后背着一把乌黑的长剑。剑柄乌黑,剑鞘也是乌黑,幽幽蒙蒙,仿佛黑夜。

少年这才清楚,为什么刚才这人能把长剑压断,自身毫无损伤,一定是因为他的铁剑正好被面前这怪人的剑鞘压住了。少年心下纳闷。不知道这人的剑鞘是什么材质,居然能压断他精铁铸造的长剑。好在这人没事,不然他心中就愧疚的很了。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就算剑鞘材质特殊,若非力量极大,怎么能压断铁剑。

少年拱手施礼。说道:“这位大哥,刚才不小心差点伤到你,我以为这里没人哩。”

怪人道:“你这剑法,连只野鸡都杀不死,怎么伤得了人。”

少年惭愧道:“这路剑法我确实初学乍练,练得不好。”

怪人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道:“我叫云殊,敢问大哥是何名姓。”

怪人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云殊心想:你问了我名字。我老老实实告诉了你,现在我问你,你不应该告诉我么。在他想来,互通姓名,这是人之常情,只是怪人这么一说,仿佛有没有什么错。

云殊讷讷不言。

怪人嘿嘿笑道:“归藏剑,天下第一的剑法。好大的名头,不过看起来也不过尔尔。”

云殊道:“呀,大哥也认识这路剑法。”

怪人道:“小子看吃我一剑。”忽然间,怪人将背上的乌黑长剑取出来,剑未脱鞘,歪歪斜斜朝着云殊刺过去。云殊见到对方歪歪斜斜一剑,不成章法。心中暗笑:这个怪人一定睡醒了,却还迷糊着。

他正要使个三三步避开这怪人一剑,突然发觉,这一剑歪歪斜斜。却是笼罩四面八方,任他往哪里迈动脚步,仿佛这根未曾脱鞘的长剑,都在等着。

云殊心里一发横,迈出三三步,往小畜位一踏,天地那么宽广,他竟然撞在剑尖上,肩膀上天宗穴一麻。

他又使开三三步走无妄位,但是四周那么空,他的腰~腹却抵在了对方的剑柄上,腰间期门穴一麻,对方虽然没有使用真气,可是若是生死相斗他就死了好几次了。

云殊道:“你怎么也会‘归藏剑’。”他细细想来,对方的剑法看似毫无章法,其实暗合归藏剑法意,刚才制住他的那两下分明就是天剑道中的‘秋高云淡势’。

怪人道:“因为这剑法本身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是个人都学会了,只是你太笨而已。”

云殊这一生还没有人说过他太笨,心中生出一股不服气,起身道:“咱们再来。”

怪人道:“好啊。”

突然之间云殊手上多了一把剑,正是怪人所用的乌黑长剑。长剑入手甚轻,根本没有外表看来那么重,云殊心下一奇。他说道:“你给我剑干什么?”

怪人笑道:“这次你用剑来刺我,我就用你刚才的三三步,你若是刺中我,我送你一件好东西?”

云殊道:“什么好东西?”

怪人微笑道:“大宋‘八百里江防图’,你说好不好?”

云殊勃然失色,前段时间他师哥接到师伯陆万钧的传书,说是发现蒙古鞑子的走狗从朝廷兵部偷去了长江水道的江防图,陆师伯正在去追赶那个走狗。他师兄靳飞准备前去帮忙,后面又得到陆师伯消息说江防图已经落在他手上,只是上面字迹匆忙,靳飞料想陆万钧定然遭遇危险,可是不知道他身在何处,日夜派人在常州各个路口守着,准备接应他。可是江防图之事甚是隐秘,即便神鹰门中,知晓的也屈指可数。

这怪人若非陆万钧的知交便是蒙古人的走狗,不过要真是敌人,刚才那几下,云殊自忖自己早就没命了。他想到:无论江防图在不在对方手上,一定已经见过他师伯陆万钧。一念及此,云殊便准备应下来。

云殊面色沉静道:“好,不过我若是刺中你,你还得告诉我江防图的来历。”他知道对方若是肯直接说,早就说了,而且他不信对方用三三步,他还刺不中怪人一剑。三三步虽然奇妙,但是步法简约,是他穷儒一脉最基础的步法,算不得什么厉害之极的武功。

云殊挽了一个剑花,正准备用出归藏剑法。

怪人道:“你把剑出鞘,这才好玩。”

云殊迟疑道:“刀剑无眼,伤了你怎么办。”

怪人道:“我说过你伤不了我。”

云殊心善,说道:“若是这样,那我就不赌了。”

怪人奇道:“你不要这八百里长江水道的江防图了么,你若是不信,我给你说太湖三山岛的武备,你一定知晓一些,你看我骗你没有。”

云殊听到怪人将太湖水道各处守备娓娓道来,有些隐秘的兵力即便是他都不知道。但是他知晓的敌方,对方说的分毫不差。神鹰门虽然是江湖门派,可是几十年来抗衡蒙古,与太湖长江的官兵联系密切,知晓很多军事秘密。云殊耳濡目染,知晓很多。

可是他所知,还不及怪人口中所述十分之一,若是这江防图真的流传出去,当真遗祸无穷。

云殊道:“这位大哥不知道怎么得的江防图是从一个老伯那里得来的么。”

怪人道:“你只需要刺中我一剑,我什么都告诉你。”

云殊面露迟疑道:“刀剑无眼,我还是用剑鞘和你试试招。”

怪人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若不这样,那就不比了,似你这等性子,将来如何驱除鞑虏,又如何能找萧千绝,为你爹云万程报仇。”

云殊见到怪人对他身份似乎十分清楚,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心想:这位前辈不知道是师父的故交,还是我神鹰门的朋友。想到他师父那独来独往的脾气,云殊也不敢相信公羊羽会有什么朋友。

云殊道:“那就不比了,只是还请大哥不要将江防图外传出去才好。”

怪人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心中有此善念,比公羊羽强过太多,不出鞘就不出鞘,你若是刺中我一剑,我不仅把江防图给你,还有其他好处。”

云殊摇头道:“只要大哥能把江防图给我就行,云殊别无他念。”说话间,云殊用出一招大有剑,大有者卦象是天,表示主方态度鲜明,同时用三三步,自不会虚言,云殊也决心用归藏剑,一招大有剑表明态度。

这一招不在巧变,而是堂堂皇皇,气势之充沛,仿佛空山流泉,剑势未发,已然剑意四溢。怪人见着云殊厉害剑招,只是微微一笑,踏出一步‘三三步’,可是云殊这一剑早就算到,李志常用三三步,必须得用哪一步,故而‘大有剑’如影随形,紧跟上来。三三步虽是’三才归元掌’的基础,可是变化只有九个,云殊用出大有剑,乃是九七之数,三三步要想摆脱这一剑,必须得用第五个变化,以应‘大有’的卦象。

果然怪人用出了三三步第五个变化,往东一走。云殊面色沉静,用出了‘复剑道’,‘复’者,往复不定也,剑招也吞吐不定,来来回回,往怪人身上招呼过去。云殊早就算好怪人线路,而且怪人也如他所料,可是没有任何一剑真真正正落在对方身上,云殊招招落空,有力无处使,心中愈加烦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