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一章妃暄

ps:感谢两间一点红的100*2赏

李志常在八思巴的精神牵引下,因为陆小凤世界他并非无敌于天下之后便离开的,始终在身上残留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八思巴的精神大法虽不能击败李志常,却把这一丝联系重新显现出来,李志常顺着联系,正好看到了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决战。西门吹雪的剑法已经到了陆小凤世界的武学尽头,可是叶孤城却仿佛破开了另一片天地,终于比西门吹雪更快一分,刺入西门吹雪的咽喉。不过他当然胸膛也中了西门吹雪一剑,但不致命。

叶孤城在决战时刻,剑法更上一层,再无遗憾,只是死了西门吹雪太过可惜,在他心中只有只有两个人配杀他。一个便是西门吹雪,另一个便是李志常。

可惜李志常已然不在这世间,连西门吹雪也死在他剑下,叶孤城无限寂寞。他图谋失败,纵然逃出去,天下之大也再无容身之处。不过他不想死在这些人手上,再度用出天外飞仙,希望杀出一条血路出去。不过居然因此进入这条神秘的长河,实在让他始料未及,同时他还感受到了李志常的气息。

前面一个空洞,叶孤城钻入进去,落入之后又是另一个世界。叶孤城不知道的是,他能够破空,全是因为李志常引动了石室的力量。他炼神之后,和石室联系更为紧密,已经能稍稍引动石室的力量。他不忍叶孤城一代剑死在紫禁城中,在这方世界还未曾达到无敌于天下的情况下。悍然引发石室力量,借着八思巴的精神力。将这世界和叶孤城世界强行贯通。八思巴感染了石室之力,也随之进入了这条通道。他以往到达其他世界,石室之力已然足够,所开放的石门直接连接其他世界。这一次他将石室眷顾的神秘之力,贯通在两个世界之间,并非石室主动释放的神秘力。

故而落入了这条时空乱流,其实他每次穿越也经过乱流,不过石室之力将其开辟一条通道。化作大门,让李志常得以到达固定世界。

他在叶孤城后面,等叶孤城进去后,也随之进入那个世界。李志常再一次不是由石室主动给他打开世界之门,渐渐有了新的感悟,若是有一天,或许他可以不经由石室。便得以随意穿梭在这些奇奇怪怪的世界。

从来都是石室冥冥中控制他的行动,可是两次三番机缘巧合,李志常也见到了石室并非神秘不可测度,这穿梭世界也并非石室独有。只消他能找到方法,不借助石室力量,也能进入这条时空乱流。或许也能做到和石室同样的事情。

天道之下,有借有还,他这次强行引动石室,发现自身和石室的紧密关系又薄弱了许多。仅凭这份联系,李志常很难再次引动石室。将他引渡。不过那股冥冥中的感觉还在,只要在这世界无敌于天下。李志常仍旧能够回到石室。

李志常如今所处的地方便是长江三峡,但见三峡水流湍急,巫山静谧,李志常迎风而立。他虽然读过水经注,认出了这里便是有名的长江三峡,却不知道这是哪一个世界。

世事沧桑变幻,眨眼间他就来到另外一个世界,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身处一片风景,就赏一片风景,何况此处并非没有故人。想起叶孤城也来到了这世界,李志常有些淡淡的喜悦,又有些惆怅。若是他们遇见,还是会拔剑的。

叶孤城杀了西门吹雪之后,就算李志常这段时间也有了进步,但是只怕叶孤城也不会逊色于他。李志常是到了道家炼神的境界,可是叶孤城也真正成为了剑中之神。

不过这世界天地精气之辽阔比之昆仑还要更胜许多,依李志常看来,这世界的高手或许会超乎他的想象,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武侠世界。

巫山清幽,三峡迷人,李志常也没想那么多,缓缓在三峡中,漫步而行。天空之中,忽然下起了细雨,空空蒙蒙,似乎给天地也染上了一丝丝愁意。

李志常却抛开了忧愁,漫步长吟道:“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一曲满庭芳诵出来,聊以解闷,不想却又惊动了佳。

迎着丝丝风雨,一袭淡青长衫被清风细雨惹湿,但这人却没有狼狈之感。她只在这里缓步而行,便有说不尽的飘逸淡然,描绘不尽的从容自若。背后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给人一种宁定安和的感觉,给人一种感觉,这是一把仁者之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此处有山有水,有如此人物,岂不是说这人是仁者也是智者。

青衫人悠悠道:“好一句静坐讲黄庭,可惜天下大乱,哪里有静坐讲黄庭的地方。”

李志常放眼望去,只见青衫人溶于风雨之中,风雨不大,却能笼罩天地。青衫人溶于风雨中,也仿佛溶于天地之中。这风雨是温柔的,这人仿佛也是柔和的,但这一柄长剑,却在这柔和上添了一份刚毅。这份刚毅并没有污染这份柔和,反而两相呼应,相得益彰。

李志常心道:这世界果然不凡,随随便便就能遇到如此人物,比之他也不逊色多少了。青衫人是女子,却作男子装束,但丝毫没有掩盖她的女性特征,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

即便李志常见惯了世上美丽的女子,也不由得生出一股惊艳的感觉。这种感觉由内心而发出,没有丝毫作伪。这种艳丽不是凡尘俗艳,而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素的天生丽质。

此处山水乃是天下一绝,配上这清丽如仙子的人物,人与山与水,混而为一,仿佛一副山水人物画。李志常有些遗憾,若是离开了这片山水,再也难见到这般美景了。

他不由得轻轻叹息,青衫女子道:“先生却是为何叹息。”

李志常道:“为这山这水将来未必能再遇到这么个仙子般的人物而叹息。”

青衫女子道:“先生过誉了,再美丽的躯壳也只是臭皮囊而已。”

李志常淡淡笑道:“向往美好是人之天性,若是有红粉骷髅的念头,可就不洒脱了,看来姑娘信佛吧。”

青衫女子道:“先生眼力足见高明,想来先生是道门中人。”

李志常道:“何以得知?”

青衫女子道:“先生一身道袍,一眼得知。”说到这,青衫女子的唇角挂上了一丝弯弯的笑意,如春风拂过水面。

李志常大笑道:“没想到姑娘不仅是个仙子,更是个妙人,此山此水得遇此等人物,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这一路风雨兼程,姑娘可愿和贫道同游。”

青衫女子道:“固所愿。”

随即青衫女子道:“不过敢问先生尊姓大名?”李志常虽是道门中人,她似乎更喜欢用‘先生’这个称呼。

李志常道:“终南山下,无名野道,你叫我李志常吧。”

青衫女子道:“终南山么?那里离长安近,可比这里繁华多了。”

李志常道:“离长安近,却离天道远。”

青衫女子鼓掌叹道:“先生此言发人深省。”

李志常道:“不知道姑娘欲往何处?”

青衫女子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长安。”

李志常道:“长安好,离天道更近。”

青衫女子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李志常在她眼中并非妄人,前后却自相矛盾,令她心中生出疑惑,她开口问道:“先生之前说长安离天道远,如今又说长安离天道近,为何前后之言自相矛盾。”

李志常道:“你觉得它远就远,你觉得它近就近,姑娘此去我看有杀伐之气,我看来既非求名也非求利,只为求一个心之所安,如此一来,上合天心,怎么不能说离天道更近。”

青衫女子道:“好一个心之所安,先生可知道我是哪里人?”

李志常道:“莫非是终南山?”

青衫女子幽幽道:“我在终南山帝踏峰住了这么多年,居然从未见过先生,却在千里之外的三峡见到,世事之奇妙,莫过如此,难道这就是妃暄的缘分。”

李志常道:“我不信缘分,只信因果。”

青衫女子道:“却不知道我和先生的因果是什么?”

李志常摇了摇头,淡淡笑道:“姑娘也有剑,不知剑名?”

青衫女子道:“色空。”

李志常道:“你可瞧见我的剑?”

青衫女子道:“瞧得见,看不透?”

李志常按住剑柄,悠悠道:“剑名无常,色即是空,无常便是有常,你懂得么?”

青衫女子道:“不懂。”(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