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三章罢手

ps:感谢两点间一点红的100*2打赏以及潜水第一的打赏

对于师妃暄这种人来说,一切行动皆以远大的政治理想和抱负为前提,这是一场对她来说,十分无所谓的战斗,胜之不喜,败之无谓。师妃暄的色空剑化出千万道光影,但这仍旧不足以对付眼前这个道人。

道人的剑法至为简朴,每一剑却蕴含有阴阳两道剑气变化。有些类似于是魔门真传道分支道祖真传一脉的镇派绝技——剑罡同流。剑罡同流是道祖真传两大绝艺内功子午罡和壬丙剑法两者融合运用的武学,并以派中宝剑子午剑施展,剑气凌厉霸道又阴森诡异,缺点在于创派以来,除祖师长眉老道外,无人可以将子午罡和壬丙剑法完美结合,一旦被发现剑罡分流的破绽,将陷生死之危。

李志常的剑气分化并非有剑罡同流那般巨大的威力,可是他的两道奇劲却是由一剑使出,道生一,一生二。两仪相合,变化精微,他每一剑都能在一剑之中,牵引出两道剑气。一刚一柔,一阴一阳,相互变化交替,虽则一招,却能分出无数变化。

或是三分阴寒凌厉的剑气掺杂在七分霸道炽烈的剑气中,或是四分阳、六分阴。种种变化,不一而足。剑招如行云流水,端的不可测度。

李志常的剑法如高天淡月,色空剑便是轻云蔽月,流风回雪。愈到此时,师妃暄愈加抛开种种杂念。她出道以来。还未曾出过手,这一出手。便遇上了罕见的强敌。而且这个敌手,毫无缘由。

纵使表面上李志常在师妃暄的色空剑抢攻下,岌岌可危,李志常彷如在风雨激荡中,随时有可能被倾覆的一叶扁舟。但是只有师妃暄才晓得,她已经用出了全力,可对方依旧云淡风轻。

其实李志常也并非师妃暄想象的那般风轻云淡,师妃暄的剑法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境地。心中已无规矩束缚。在心有灵犀的剑心帮助下,纵然被李志常惊动了心神,可是仍旧能攻出天下至为凌厉的剑势。

师妃暄的剑法有些类似于独孤九剑,却又完全不同,每一招都信意挥洒,隐约间攻向李志常剑招的薄弱处。当然这薄弱也是相对而言,若是换了任何一个其他未曾到达炼神境界的高手。这些薄弱处,也会强的不可思议。

师妃暄能做到这一点,并非她能够在刹那间看透李志常的虚实,而是凭借着高明玄妙的心法,把握冥冥中那一线生机,神而明之。自然而然感受到李志常的薄弱处。这一点是神通,却非功力所能体现出来。

李志常到此时也明白了他在这世界究竟处于如何层次,师妃暄的武功已经超越了当代慈航静斋斋主言静庵,所欠缺的只是几分火候。纵然以李志常之高妙,要杀她也得到百招开外。不过李志常今日要杀师妃暄也绝无可能。他惊人的灵觉,感受到师妃暄身上有一种令他恐惧而又向往的力量。当然李志常绝不会轻易去试探这股力量。如果他没料错,师妃暄身上定然藏有千古异宝和氏璧。和氏璧的种种奇妙,在他所读书中有过描述,但李志常并非愿意在此时,便去争夺这和氏璧。而且若是师妃暄,放出和氏璧,在这异宝的异能下,李志常也难以确定,自己能够不会真气错乱。

和师妃暄的交手已经让他判断出,自身应当在世上,处于四大阀主之上,却多半尚有不及阴后、邪王这般人物。这并非他境界不及,而是功力火候未至。

风雨之中,一道白色人影越来越近,正是之前手持折扇,泛游在三峡水道上的那名年轻人。李志常低声叹道:“彼岸剑诀果然不可测度,色空剑也十分厉害,姑娘便接下我这一无名无姓的一招,咱们就此别过。”

蓦然间,师妃暄只看到似乎有一轮煌煌的一轮红日在风中雨中升起,发出了扫尽了黎明前最后那一缕黑暗的光芒。天不生夫子,万古如长夜。而这一剑的深邃,便是划破长夜的那一缕晓光。

一剑自何所有之乡生出,疾愈闪电,目标直指师妃暄的胸口。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灿烂,更带着生冷的气机,师妃暄也是第一次心底里生出一丝颓唐不可抗拒的情绪。何况这一剑和另外一名绝世剑手,居然有所神似。

大巧若拙,这一剑正是抛却了无数不应有的剑势,直指人心,秋风秋雨愁杀人,剑一出,比秋风秋雨更令人伤心测度。

师妃暄心有灵犀的将这一剑的来势照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她犹能感受到无常剑剑尖传来的森寒剑气,冷漠而又无情。彼岸剑诀的三十招剑法在这一刻,从她心中流淌而过,前面四招剑法被她化作了一招,这一招包含天地,也是她迄今为止能用出的最强剑法。在生死压力下,师妃暄整合起了自身所学。这也是她天资之高,世所罕见,就算没有李志常,过些时日,她也能将彼岸剑诀更进一步。

可是即便如此,这超越慈航静斋历代斋主的剑招,仍旧不可能抵挡住,李志常这好像要刺破天地的一剑。无常剑和色空剑终于第一次交锋。色空剑发出一声哀鸣,师妃暄究竟没能完全挡住这一剑。不过李志常胜了这一招,并没有乘胜追击,一把折扇自他右后侧攻来。

李志常收回长剑,反手一剑,折扇扇骨和长剑相交,两人同时一震。李志常这看似简单的一剑,蕴含了九道精微奥妙的变化,他要击败师妃暄,也不可能不出全力,因此此时他的真气并非极盛,也难以在仓促间用出全力。而能在他和师妃暄交手时,判断好如此锲合的出手时机,来人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故而这一剑看似轻描淡写,却蕴含了极为高妙的用剑道理。可是居然不能完全击败来人,教李志常生出一股这世界英才何其多也的感慨。来人也升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他自出道以来,还未曾遇到能够挡住他十扇的人。以往对手不论是魔道巨擘还是正道名宿,往往三五扇之间,都败在他折扇之下。

这次他若非为了眼前这女子,决不至于做出这般偷袭之事,在他想来只要制住对方,就劝这位兄台不要和这位仙子般的人物为敌。可是对方随手一剑,变化之精微世所罕见。而且一刚一柔的两道气劲袭入他的经脉之中,仿佛刀割一般,在搅动他的真气。

道人哈哈大笑道:“慈航剑典果然奇妙,地尼的确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小姑娘既然有这门直至破碎的奇功,何苦自困于红尘,今日兴致已尽,就此别过。”

白衣公子万不料道士能在和他疾若闪电的交手下,仍旧开口说话,气派不凡。他天生便是潇洒不群的人,表现于武技也是这样子,就算被人杀死,临死前仍会潇潇洒洒的,不会像一般人的狼狈。

道人这番做派大合他的脾气,开口道:“不打不相识,兄台何不留下,寻个地方喝上一杯。”

道人微笑不语,从两人交手中抽身出来,仿佛一道轻烟,融入愁风细雨之中。色空剑已经入鞘,白衣公子目送李志常的身影在山间中消失。

师妃暄道:“多谢公子解围,妃暄谢过了。”

白衣公子道:“那位兄台看来并非有杀心,即便无我,仙子也不会有大碍。”

师妃暄悠悠叹息道:“大乱将至,龙蛇起陆,不知道如这般的厉害的高手,还有多少,要想平息天下纷争,也不知有多久。”师妃暄这番感慨出自肺腑,她虽不明白李志常的想法,不过如这样的人物出现在世间,天下纷争中又多了一份变数。

李志常虽然没有到阴后祝玉妍那般宗师级高手的程度,却只是欠了火候而已。师妃暄也正是如此,才觉得李志常的可畏可怖。道门中突然出来如此高手,此人或许为了更进一步,会去挑战宁道奇。或许三年,或许五载,这人一定能到达宁道奇的程度,这是师妃暄的直觉。

况且李志常的剑法并不像一般道门高手那样,反而有些像五年前自南海出现的那位白衣剑。

慈航静斋志在匡扶天下,对于这世上的高手自然要网络详细。五年前南海出现一位白衣剑,不到半年间败却无数成名的高手,同时那人收服南海一边的势力,在南海群岛上建了一座高大城池,自号白云城主。

白云城主数年来高高在上,隐约间已然成为南方自宋缺后,又一无敌的人物。不过宋缺不出岭南,这两大高手居然能相安无事。白云城主的剑法也是十分的快,超越人世间的快,从传闻中,十分淡漠无情,喜怒难测。

李志常也是一样,谁能想到在如沐春风的交谈中,李志常却突然要和师妃暄试手。而且剑法中的无情淡漠,也是师妃暄生平仅见。有那么一刻,师妃暄都差点想要拿出和氏璧,释放其中的异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