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八章跋锋寒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清风的道馆的打赏,晚上还有一更,大约在十点左右

如今南方共有六大势力,占据雄霸江淮,割据丹阳历阳两大重镇的杜伏威和辅公佑自然是南方最强的军阀,不过他们地盘靠近北方,要受到北方群雄的牵制,故而在南方难有作为。

自古以来都是北强南弱,若是杜伏威和辅公佑能够扫荡北方,再来平定南方,这等由南扫北的壮举一旦完成,将不逊色于当年楚霸王项羽,仍旧有统一天下的希望,故而杜伏威如今在世人心中,是继李密和窦建德之后,最有希望问鼎的人。

次一等的军阀便是占据江都的李子通,不过江都被隋帝杨广祸害多年,江都十室九空,李子通如今也是自顾不暇。

沈法兴的江南军偏处东南,西北之路为李子通、杜伏威所阻,南则受制于雄踞广东的宋阀,一时仍难有所作为。

宋阀论实力当远在沈法兴之上,不过宋缺态度不明,并没有立时除去沈法兴这封住岭南军出路的拦路狗。

因此南方战场的主要争斗便在割据九江一带的林士宏和占据巴陵一带前粱皇族萧铣(萧铣如今已经自立为大梁皇帝)之间展开。林士宏如今占据上风,全靠九江铁骑会会主任少名的帮助。

值此萧铣和林士宏争斗的关键时刻,两方正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而萧铣要变被动为主动最好的办法便是杀死对林士宏助力最大的‘青蛟’任少名。故而最近一段时间,任少名并没有平时那般大意。出入之间,也带着魔门的两大高手恶僧法难和艳尼常真。虽则任少名策应万全。不过此时九江城高手并不少,其中大多数的来历任少名业已查探清楚,不过李志常的来历实在耐人寻味,既不属于佛门,也不属于魔门。道门虽然隐世高手不少,又有宁道奇这道门第一人,但要找出李志常这般高手也不过寥寥三四个,一一排除下。李志常便如五年前突然冒出的白云城主叶孤城一般,明明武功高得吓人,实战经验无比丰富,却没人知晓他们从何处练来这一身厉害的本事。

宴无好宴,任少名邀请李志常去明月楼喝酒,若是李志常不去,自然是心中有鬼。本着有杀错无放过的原则,任少名也不吝惜派出手下,解决掉这不安定的因子。任少名自有敢于以多欺少的把握,毕竟如今李志常无门无派,没有根底。杀了也就杀了,最多有闲人嘀咕几句。而且李志常恶了慈航静斋。也未必有人敢站出来说话。

任少名的意思李志常自然清楚,不过他可不在意任少名的威胁,而且此时离傍晚还有一个多时辰。李志常对此并不着急,他如今正在春在楼喝花酒,身旁莺莺燕燕。偎红倚翠,若非他一身道士打扮出入青楼之间。太过于离经叛道,任少名的手下也不会这么快讲请帖送到他手上。

没有什么比青楼更适合打探消息的地方,一来能够出入这高档场所的人物,很少有普通人,他们的讯息来源定然更加广阔和可靠,二来男人在女人面前很容易显摆,有时候在美酒美人的刺激下容易说出一些平时不容易说出来的话。李志常玄功默运,这一处青楼的动静,皆在他心底一一流淌。

这时候扮作寻常武林人物模样的寇仲和徐子陵,突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寇仲低头道:“陵少爷心头可有一种特异的感觉。”

徐子陵道:“不用寻找那特异感觉的来源了,你瞧楼上?”

寇仲微微瞥了一眼,之间二楼上,一个道士坐在栏杆边,身边尽是些花枝招展的艳~丽女子。李志常如此招风,每个进来的人物都不免朝他那里看一眼。寇仲这番乔转打扮,另有要事,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在他瞧向李志常的同时,李志常的目光也进入他的眼睛。隔着这么远,寇仲犹能感觉到对方眼中藏着一抹难以言喻的神秘,仿佛一刹那间,他的根底就给李志常看破了。

寇仲唤来老鸨,金钱攻势下,很快老鸨就答应两人去找来头牌,寇仲凑嘴在徐子陵耳边道:“你说李不常是不是发现我们了?”

徐子陵苦笑道:“凭我们恐怕是难以瞒过他的。”

寇仲道:“你说他会不会发现长生决根本就练不成,反过来找咱们麻烦?”

徐子陵道:“仲少爷你何时这般畏首畏尾了,纵然他要来问罪我们,凭我们现在的本事,他要想拿捏我们,可不那么容易。”

寇仲道:“就等陵少爷这句话,不过李不常给我的感觉比老爹杜伏威还要胜过一筹,若是万不得已,我们还是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雅间并非那么好安排,老鸨便先做主让两人在大厅喝口热茶,反正钱已经到手,老鸨自不会担心两人不告而别。

两人因为李志常就在楼上,一口热茶也没喝出多少滋味。不过从大门口传出道窥视的目光,更让两人好奇。只见到一个青年书生走近,让寇仲暗呼倒霉的是,这书生居然是单婉晶所扮,正是冤家路窄。

单婉晶见到俩小子逛青楼,气不打一处来,娇喝道:“两个小混蛋,又在干坏事。”

寇仲嬉皮笑脸道:“我们能干什么坏事,而且子陵他一直对公主念念不忘。”

单婉晶俏~脸一红,寇仲正是拿捏到她对徐子陵存在的微妙情意,故而说出这一句话。

随即单婉晶俏面犹如寒霜,沉声道:“谁稀罕你们思念,这次我一定要把你们两千刀万剐。”

寇仲故作惊讶道:“公主为何如此无情,难道有了新欢跋锋寒,就忘了旧爱么?”原来上次单婉晶见到跋锋寒和欧阳希夷交手的气势,心下不免生出几分好感,后面寇仲他们遭遇了傅君瑜得知了此事。

单婉晶被寇仲打趣,心下不快,喝道:‘你信不信我叫一声寇仲、徐子陵在此,你们两就得死在这九江城中。”

这时候徐子陵蓦然一拍桌子,喝道:“寇仲徐子陵在此,不想死的滚开。”只见得一张木桌,化作无数木屑,嵌在徐子陵脚下的地板上。将一张木桌子拍碎不难,可是要做到木桌碎时,却不飞溅到各处,便十分考验对真气的控制,而能把木屑嵌在地板上,更考验瞬间的爆发力。他掌力如斯,惊得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寇仲也趁机发话道:“东溟公主单婉晶前来刺杀任少名,大家小心点,别被殃及池鱼。”他们此次的真正目的便是刺杀任少名,寇仲这一喝,正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又搅乱了局面,甚合兵法。

两人一唱一和,先声夺人,任少名是九江城的神,说一不二,众人听到,都不敢卷入这江湖是非,转眼间连妓~女都逃得干干净净。只有楼上李志常依旧闲坐饮酒,以及大厅一位雄壮的青衣也兀自坐着。

寇仲和徐子陵发现了青衣人正是跋锋寒,没想到这跋锋寒武功进境这么快,居然瞒过他俩长生决的感知,当然这也是跋锋寒,之前没有杀机的缘故。

跋锋寒长身而起笑道:“两位小兄弟别来无恙。”

寇仲拔刀而起,悍然道:“跋锋寒你来得正好,今天我送你上路。”他们之前也被跋锋寒追杀过,此次跋锋寒和单婉晶同时在这,两人也是暗叫倒霉,不过仲少爷主动出击,却是不愿意丧失主动,丢了气势。

跋锋寒笑道:“寇兄依旧胆略过人,不过在下今天可没有和寇兄交手的兴致。”

李志常喝了一口酒,缓缓道:“跋锋寒你跟了我五天五夜,今天终于下决心出手了,你有此耐心,很不错。在跟了我五天五夜后,没有发现我的破绽下,还敢出手,这份勇气更不错。”

跋锋寒道:“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能得道长这般对手,更令某心中快意,今日却要杀了道长,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李志常微微叹息道:“跋锋寒你若是晚两年遇见我多好,你这样的年轻高手,怎么就这样急着送死?”

跋锋寒纵声长笑道:“跋锋寒若是怕死之人,也就不是跋锋寒了,而且今天死的一定是道长。”

李志常悠悠道:“你居然在我神照经的气势笼罩下,还能保持如此强大的斗志,这更让我不忍杀你,你还有什么未了之事,说出来,我替你办到。对于你这么一个可敬的对手,在你死后吗,我总得为你做点什么。”

寇仲和徐子陵对望一眼,暗想到:原来除了气势的比拼外,言辞的交锋也不比真刀实枪的过招,更加容易。跋锋寒和李志常针锋相对,尽皆展现了两人对自身的强大自信。李志常居高而下,携着击败师妃暄以及众多白道高手在他手上难过一招的传奇经历,依旧没能将跋锋寒迫入下风。

可想而知跋锋寒是有多么旺~盛的斗志,以及永不妥协的精神,以往寇仲和徐子陵还未曾佩服跋锋寒,如今却对他刮目相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