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二十二章千军辟易(第一更)

第二十二章千军辟易(第一更)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做人留一线啊的打赏

天上星月无光,乌云密布,今天已经是杜伏威攻略竟陵城的第八天。说起来第一天是他取得战果最大的时候,一度攻上了西北面上的城墙。可是正因为如此,才让他感受到了这世上居然真有人把外功能够练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在第一天竟陵城中军民的得知城主死后,产生的慌乱下,那人并非用暴力约束,而是任其自然。攻城不易,尤其是竟陵城守军共分七军,以城主的亲卫部队人数最多,兵力在八千人间,其它每军各四千人,算起来足有数万守成之军。幸好方泽滔已死,就算其余统领仍在的情况下。杜伏威虽乘着守军的慌乱,一度杀开一个大缺口,没有想到那人居然能力王狂澜。

在第一天那人的表现后,城中军民,精气神已经大为不一样,尤其是那人将城中七军对应北斗之势,分散在城墙各处,各相呼应,而且配以那人绝世而又冷冽的箭法,居然和江淮军鏖战到了此刻。

纵然如此杜伏威依旧是强盛的一方,实力的差距,并非个人武力和士气便可以弥补。但是时间也一点一点逝去,竟陵城和襄阳城的却还没有其他动静,反而李密击败了宇文化及带着北上的十万精兵,让他更加感受到时不我待。

李密能够击破十万大军,他却拿不下小小的竟陵城,尽管他起兵多年。心头沉稳,此刻也不又多了一份急躁。

李志常站立城头。已经除下道袍,皮甲在身,仿佛白面将军。他望着一望无际的汉水,悠悠而叹道:“虚行之你可怨我将你强行留下来?”

李志常身边稍后一步乃是一个中年儒生,乃是独霸山庄右先锋方道原下任职文书,他本来将偷偷离开竟陵城,没想到李志常却注意到了他这个小小文书。

虚行之道:“行之便是生怨亦有何用,不过道长方外之人。居然肯插手天下纷争,实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李志常露出一抹不可测度的神色,忽然道:“葛洪也是山中宰相,钟离权也化身边关大将,如今天下乃是胡教和魔教的纷争,道门反而沦为边角,宁道奇不争气。便让贫道来搅动他天翻地覆。”

虚行之轻轻笑道:“恐怕道长的本意并非如此。”

李志常道:“那你当它是了便成,我虽然料定杜伏威的心理底线乃是十天,但他未必就肯就此无功而返。”

虚行之淡淡笑道:“杜伏威想要北上,乃是因为自古以来都是由南统北,岂不知形势变化,岂有定理。如今李密和王世充两人势同水火,隐约间其实已经阻断了南北,杜伏威在南方实力最为雄厚,此时此刻却不应该急着北上,而是应该效仿当年宋武帝那般。扫荡北方。经过数百年积累,南方发展其实隐然间已经胜过了战乱最多的北方。而且自五胡以来礼崩乐坏,即使大隋的根子也是胡法,南方汉人久欲恢复中华正朔,杜伏威也是其人出身所限,未能明白把握住这南方人心的微妙性。”

李志常叹道:“我虽觉得将天下形式看得透彻,还不及你这般深刻,你还没有说的便是,若是杜伏威打出重整汉统的旗号,不但有了大义,还能得到南方最不稳定因素宋阀的支持,以江淮军的实力雄厚,宋阀亦不得不在李密和杜伏威两者之间取舍一个联盟对象。”宋阀与李密将要联姻已经成了不公开的秘密,这也是宋缺为了恢复汉统,所做出的必要牺牲,到底李密仍旧是汉人出身。

不过相比之下,李密也是关陇集团之一,和李渊同为北魏八柱国之后,若非李密仍旧是最有希望问鼎的人之一,宋缺也不会做出如此举动。

可是杜伏威若是公开表明心迹,那自又不同。其实出身草根,很难向门阀大族低头,而且他虽有争霸天下之心,但并不强烈,不然后面也不会有在天下局势未曾分明前降唐。

虚行之淡然道:“虽则如此,天下形势风云变幻,我们如今要守好的便是竟陵城。”

乌云密布,似乎天上将要流落一场瓢泼大雨,虚行之突然感受到天地之间似乎有一股秘不可测的力量汇聚在李志常身周,但是李志常毫无异样,可是这种感觉却愈发的强烈,到最后虚行之突然感受到一种不可名状的震感感,但一句话都开不出口。

抬头望天,无星无月,虚行之明白他那种感觉是什么,是感觉到李志常就仿佛日月星辰一般,亘古无言,寂寞永恒,不可撼动。

李志常的声音突然响起道:“虚行之你知道我究竟想要在这天下舞台做点什么么?”

虚行之至此在李志常面前,突然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他生命中很少出现,李志常仿佛自问自答道:“如果人的力量太过于强大是否又会破坏这世上本来的规则呢,杜伏威兵困竟陵,他处于强盛一方,可是你可知道,在我眼中他才是弱小的一方。当一个人的武力甚至可以左右战局的时候,亦会使人生出高于众生的念头,从而把自己当作神灵,这种人在如今的世道,其实太多了。”

李志常缓步下了城墙,城墙下七百骑兵整整齐齐列在城门下,在这八天之中,无论竟陵城到了如何危亡的关头,他们亦不曾出动,虚行之自然知晓李志常是把他们当作奇兵使用。而如今还未到第十天的时候,在这杜伏威心理将要变化,还未曾变化的关头,李志常终于动用了这只骑兵。

这段时间他们吃得好睡的香,吃得好是因为李志常的嘱咐,睡的香乃是李志常传授了他们呼吸法。直到今夜,此时此刻,终于这些兵马到了该出动的时候。

即便杜伏威的江淮军,因为连日来的攻城,也没有如此精气神饱满的骑兵。当然凭借这七百骑兵,要想冲散杜伏威的江淮军绝无可能,他们只是为了给李志常创造一个时机,一个能够破开江淮军一条缝隙的时机。

闪电划破长空,漫天风雨落满人间,杜伏威在此等暴风雨下,并没有下令让军队休整,而是悍然发号施令,亲自率军攻城。这也是他江淮军和竟陵军意志的较量,这一点他心知肚明,谁若能在这个大雨瓢泼的夜晚,坚持的更久,谁就会率先击垮对方的意志。

可是在大军攻城的同时,对方城门大开,一众不到千人的骑兵居然率众冲杀出来,为首之人正是那个深深让自己头痛的守城将领。他从未见过任何一个人有这个将领那样特别,能够举着百斤众的石头,在二十丈外,准确击中他的攻城器具。

若非如此,竟陵城也坚持不到这个时候。而且这人的悍勇也远超他想象,第一日本是他最有机会的时候,却被这人阻拦。

站至今日今时,杜伏威已经深切知道这一人的安危便是竟陵城的安危,他敢主动出击,正是杜伏威求之不得的时候。

他站在高高的山坡上,跨过空间的距离,与那人目光对视在一起,杜伏威充满豪气又霸道的声音说道:“多日交战,还未曾问过阁下姓名?”

无情冷漠的声音充沛在天地之间“李志常”三个字在天地间经久不绝。

杜伏威没想到这人居然就是那个名传天下的剑仙,可是如今场景,这人如何有仙的气派。

江淮军日夜攻城,怎么不知道这人的厉害处,不待杜伏威吩咐,已经摆开了阵势,箭如飞蝗,在大雨中,化出冷冽动人的弧线,仿佛一个死亡符号。

这七百骑兵的马蹄声,响动天地,李志常手上提起的是一杆长枪,所谓年刀月棍一辈子枪,枪法是在百兵中极难练成的兵刃,但是最适合战场杀伐的兵刃。李志常的武功亦非高明之极可以描述,在他手中,这条长枪惊若蛟龙,与练了一辈子枪法也没什么区别。

不断有跟随他的骑兵倒下,也不断有江淮军倒下,但是终于给让他们冲杀进了江淮军军阵之中,这些骑兵在李志常的带动下,已经和他成了一个整体,数百人的力量凝练成一股,如一把锐利的尖刀,刺进了江淮军的腹部。

李志常借着这瓢泼大雨,和这七百兵马八天的休整,在今天悍然出动,踏天时,得人和,地利便给杜伏威做五五之分。天时是大雨之下,天行无常,对疲累的江淮军的行动力形成了巨大考验,人和便是李志常把握住了杜伏威微妙的心理,先声夺人,主动出击。

任杜伏威想破脑袋也难以想到李志常敢在此时此刻主动出击,这对他造成的心灵冲击,远比李志常在江淮军弄出翻江倒海的动静还要大,还要令人心寒。各种不同类型的兵器,刀、枪、剑、战、矛、斧,统统朝李志常这一小撮人攻去。相比这如海如潮的大军,他们确实太过于渺小。

可是李志常如神如魔,如山如岳那般不可动摇的身影,一直冲在最前面,亦不曾让这些跟随而来的骑兵崩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