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四十四章落幕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两点间一点红的100*2赏和潜水第一的打赏

面对独孤凤这毫无花假,贯注了她全部剑意和剑气的一剑,师妃暄露出惊容后,随即神色如常。沉静如水的神情、如烟如梦的出手,穿过空中烟雾形成的气旋,色空剑的剑尖和独孤凤的剑尖首次触碰,即便独孤凤此时也难以深刻了解师妃暄突如其来的这一招,仿佛是空仿佛是无,却又仿佛在有意无意间,似往似还的先天剑气攻向独孤凤,她身子在这一剑下,居然急速往后退去,气机牵引下,师妃暄的色空剑紧追不舍。事到临头,两方不分出胜负,很难脱身而出。

独孤凤似退实进,倏忽之间已经借着拉开的空间,又悍然出了三十余剑,明月当空,剑气绞杀下,河边的草皮都被割破一大~片,很难见到完好的地方。一个飘逸如仙、剑若天河之水,一个气势沉静、剑若崇山峻岭。独孤凤出剑越来越险,角度也越来越不可思议,只要偏差分毫,便会被已达至剑心通明的师妃暄抓~住破绽,从容击溃。

两人如今每一剑都落在实处,既是功力的比拼,更是意志的拼搏。师妃暄虽然不食人间烟火、出手不带半分火气,可是慈航剑典的生出的仙胎,轻灵活跃,以无形而驱有形,发出的先天剑气越发的让独孤凤难受。

终于在某一剑下,独孤凤口喷一口鲜血,碧落红尘展开,退了三十余步,脸色苍白,仍旧笑道:“师妃暄你的剑术果然不凡,下次再来领教。”之前掠过的那道轻舟,停靠在不远处,一个人影出来,朝独孤凤出手。独孤凤随手一剑。点在来人的扇柄上,这人正是师妃暄的护花使者候希白。

候希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挡住,同时独孤凤也巧妙借助候希白一击之力,飘然远去。师妃暄的脸色出现一抹潮~红,候希白叹息道:“妃暄这是你第二次受伤了。”

师妃暄击败了独孤凤也并非毫无代价,而且此次之后独孤凤更有精进,下次见面师妃暄可未必稳操胜券。

师妃暄淡然道:“候兄不必为我担忧。虽然我今夜没有亲自见到李志常,但是已经大约把握到了他的境界。若我所料不差,李志常其实也不过比我高明一分,达到了‘入微’,之所以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感觉,只是因为他的奇功密艺迥异于世间已有的任何一种武学体系。如当年石之轩的不死印法一般,走在全新的道路上。哎,我这才知道,李志常和人交手越多,吸取的养分越大,而且他又有在三大宗师之下来去自如的本事,纵然群攻对他也不起丝毫作用哩。”

候希白道:“妃暄为何仍旧视李兄为祸乱天下的源头。他这人风度之佳,是我生平罕见,不过仿佛你们天生就不相合,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师妃暄道:“到如今,李志常已经成了我入世最大的魔障,若是不能破去这个魔障,妃暄将永远不能完满,其实我对他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呢。”

如果李志常听到师妃暄这番对话。亦不免要生出知己之感,师妃暄能够想通他并非高深莫测到了如仙魔的层次,更体察到了他入微的心境,光凭这一点,李志常恐怕就要尽力栽培师妃暄,以期师妃暄能够成为他将来的试剑石。

红拂女并非等闲之辈,从气机的把握来看。当不在虬髯伏骞之下,李志常虽然表面上轻松写意,其实已经将感知提高了一层。李靖是如今来的人最弱的一方,可是他兵法韬略冠绝天下。只要不出手,等激战时,说不定能够窥见李志常的错漏。李神通和突利都是世所罕见的高手,两人算在一档,伏骞和红拂女又高出一线,这四大高手联手,正面应对下,即使李志常也颇感棘手,不过他正如师妃暄所说,他正走在全新的道路上,把握住‘入微’的玄妙之理,在天子望气术的帮助下,借气窥敌,只要交手一段时间后,能够完全摸清他们的虚实,将自身处于绝对不败之地。

伏骞仰天长笑道:“李兄既然有此胆色,伏骞愿意第一个领教李兄的高招,免得长夜虽然漫漫,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却辜负了大好的打架时光。”

伏骞一拳破空而至,没带出半分风声,这无声无息的一拳,远比任何一招惊天动地的拳法来得更要可怕,只因为伏骞这一拳将拳劲集中在一小处,丝毫不外泄,将威力最大化。而且他也看准了李志常如今面临的最大考验便是气势不能有丝毫回落,不然明里暗里的高手便会一起动手。

李志常面对伏骞这一拳,仍是神态悠闲等待伏骞这一拳的靠近。伏骞心中凛然,不知道李志常究竟有何凭仗,在他这一拳的拳劲将要把他击中的情况下,并没有看出任何想要回应的样子。

李志常就在那里,似有似无,伏骞突然升起一种明悟,李志常并非没有应变,而是他无需应变,当他这一拳击过来时,李志常便能从有如无,让他这一拳以实击虚,落不到半分好处。

伏骞心思沉稳,正所谓胡子越多,心思越细,他若非天纵奇才,也不能自创出伏养气功这种气力超级悠长的一种先天气功。在离李志常一丈的距离处,伏骞顿住身形,拳劲收回,化作一个圆。这是化攻为不攻,玄妙异常。

李志常淡淡一笑,手作剑指,无形有质的先天剑气,攻向伏骞含而不发的拳劲。空中的烟雾荡起一阵波纹,伏骞神色一凛,李志常的先天剑气,也是一种特异的先天真气所化,至精至纯,了无痕迹,难怪能成为世间罕见的强者。同时一条红拂千丝万缕,朝李志常洒下去,而突利的伏鹰枪和李神通的三叉戟也再度生出万千变化。

李志常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四大高手并非一个牢不可破的整体,四人出招之间难免有了重合,配合中有了空隙。李志常似乎一张薄纸,悠然行动在兵刃间,每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避开兵刃,总有余地可以发挥。

四人越斗越心惊,只在没想明白李志常的武功何以高到了四人联手,仿佛还让他们处于下风的程度。而且随着时间越久,李志常出招的威力越小,造成的破坏反而越大。这是因为李志常愈发的有信心,气机牵引下,合纵连横,而且四人并非一条心,让他居于其中,仿佛当年战国强秦的局面,远交近攻。

在四人将要败亡的情况下,一阵悠长的佛号出现在天津桥不远处,李志常神妙的感知下已经知道了来的便是净念禅院的那群和尚。

李志常没想到净念禅院的人居然出动了大半来这里找他,再斗下去,不知道还会引来多少暗中的敌手,他目的在于立下不可侵犯的威严,一念及此,不再吝惜功力,先天剑气全力迸发,霎时间天津桥的石栏和桥面出现无数细密的剑痕。同时红拂女、李神通、突利三人尽皆被李志常发出剑气后,击出的拳脚打落河中,李靖的长刀这时候悠然击至,这时候他的时机把握的确实很好,他只要拖延李志常一下,等会还有更多的高手前来。

李志常屈指一弹在刀刃上,长刀碎裂,李靖也喷出一口鲜血,栽落河里,只有伏骞凭借伏养气功的奇异,硬生生扛住了李志常的剑气,让李志常暗中赞叹。

李志常微笑道:“伏兄十分不错,你的伏养气功还可以更上一层楼,今夜兴致已尽,以后再见。”他这一刻还在天津桥上谈笑间败退强敌,下一刻就消失在桥外的烟雾中,这等身法实在让人惊悚。

虽然李志常短时间击败四人以及李靖,不过伏骞也清楚知道对方内力并非无穷无尽,击败他们亦让李志常的内力大为损耗,故而李志常不得不暂时离开。这也让伏骞明白李志常并非无可匹敌,只要抓~住机会,一样能击败这个强者。

洛阳城中,董家酒楼,荣风祥坐在其中最尊贵的一张桌子,亦只有才能惊动董家酒楼的老板服侍在一旁。

李志常悠然而至,手提一壶美酒,淡淡笑道:“寻遍洛阳城才找到这么一壶好酒。”

荣风祥道:“昨夜李小弟遭逢大敌,尚能好整以暇寻找美酒,令老夫大为佩服。”

李志常推杯到荣风祥跟前道:“些许跳梁小丑何足挂齿,若非净念禅院一众秃驴到来,昨夜可要死上不少人。”

荣风祥道:“虽然如此,李小弟一战更加惊动天下,此后若非三大宗师出手,还有谁能够对李小弟造成威胁。”

李志常淡然道:“荣老板你贵为老君观观主,也算得上我出家之前一脉,都是道门中人,称呼我一声道友即可。”

荣风祥笑眯眯道:“我可不懂李小弟在胡言乱语什么,至于什么老君观,我更是听都没听过。”

李志常淡然一笑道:“是么,看来我记性不好,荣老板的真实姓名叫做辟尘可对。”

荣风祥面色不改道:“李小弟似乎来意不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