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六十三章剑罡同流

第六十三章剑罡同流

ps:感谢做人留一线啊的万币打赏(下午会有加更),同时感谢yangzhigang的588赏和两间一点红的100*2赏以及潜水第一的打赏

道祖真传的剑罡同流是指用丙壬剑法将子午罡施展出来,丙壬剑法和子午罡乃是当年真传道创派祖师长眉真人所创,当两者结合起来,混而为一的时候,几乎无人能制,而且真传道是从道门叛出而入魔门,故而剑罡同流并非天魔策中任何一门武功,自长眉老祖以后也没有人将其练到至高境界,所以无人知晓这门武功威力之大能否和天魔功以及更厉害的道心种魔大~法比较。

左游仙将子午罡练至第十八重,单这一门功夫的火候已经直追长眉老祖,真传道数百年以来无一人能够和他此时的功力相提并论,他本在邪道八大高手排名第七,如今练成子午罡十八重之后,即便天君席应之辈也很难击败他,更何况用丙壬剑法施展子午罡,威力更是惊人,难怪左游仙会生出天下无敌的心思。

徐子陵离左游仙只有十步距离,这点距离在交手中足以忽略不计。左游仙不动如山,如渊渟岳峙,可以说是徐子陵出道以来遇到除却祝玉妍、李志常之外遇到的最强的高手,如果不是近来突飞猛进,而且有李志常压阵,只怕在没有寇仲帮助下,他掉头就走。

他将近来所学一一沉淀,李志常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境界,给他以莫大启发,一生所学融会贯通,此刻左游仙气势虽盛,却不能激起他丝毫畏惧、恐怖之心。心意流转,形诸于外,在左游仙眼中,徐子陵仿佛山上青松。扎根于岩石之中,不可撼动,任他此刻气势如狂风暴雨,也难以摧折徐子陵。

李志常坐在屋顶,把酒临风,看着场中局面,心知在功力上徐子陵的确逊色左游仙。不过徐子陵有长生诀激发潜力,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何况他需要将寇仲和徐子陵变得更强,以致将来不用事事都让他动手。如今值得他出手的至少也得是魔帅赵德言那种层次,如左游仙之辈虽然厉害之极,却仍旧有破绽。其实左游仙论武功之高。也算得上当代翘楚,可惜他的武功被李志常克制的十分厉害,他自己不知道,可是李志常却十分清楚这一点,若是李志常亲自出手,左游仙或许能够在宁道奇手上撑过十招,但在李志常手上三招都走不过。

故而李志常根本毫无兴趣出手。不过道祖真传的剑罡同流确实是天下奇功,若是没有破绽到了‘神浑流’的境界,即便李志常也无丝毫把握能够必胜。

此刻明月当空,彩云数片,醉仙居里外本来就有许多长安城内的高手,左游仙和徐子陵气机勃发,不知道惊动多少人,周围月色下。人影重重,暗中观看徐子陵和左游仙的交手。

左游仙也是骑虎难下没想到今天有这么多看热闹的,而且最可恨的是和他交手的不是李志常,他就算打赢了徐子陵也没半分好处,如果输了,立刻变成笑柄,现在压力全在他身上了。从一开始他见到李志常就诸事不顺。此刻才明白他落入了李志常的陷阱中,李志常派个徐子陵和他过招,这一下便立于不败之地,顺便更深的用意只怕在于拿他磨练徐子陵。

左游仙明白此点。自然明白最好以雷霆之势击杀徐子陵,给李志常一个下马威。心中念头一定,顺着气机宝剑脱鞘而出,一股浩浩然纯后的剑罡从剑锋发出。罡气在道门为亦称刚劲之气,在儒则是浩然正气。罡是意形字,拆开便是四正,四正之意便是一天的四个时辰子、午、卯、酉也。此四时之气,乃是天地之气最为浩然纯正的时候,其中尤以子、午分别对应子夜和正午,子时、午时采集的气结合起来,便是阴阳相济,威力极大。

因此子午罡威力并不同于一般的罡气,既凌厉霸道,也阴森鬼魅。

面对左游仙的这道剑罡,徐子陵安之若素,不闪不避,一手往上抬起,一手微微下沉,姿势奇异,又仿佛形成一只大口袋,同时双手在月光下,仿佛云雾缭绕,突然快的不可思议,于万千变化中,透着一股悠然出尘的味道。

远处一僧一女悠然而立,正是净念禅院的禅主了空和师妃暄,了空见到徐子陵这一手,叹道:“假以时日这小施主只怕又是一个宁道兄。”

师妃暄淡然道:“只怕更像李道兄,今夜左游仙出手本以为能够看到李道兄如今又到了什么地步,没想到却是徐子陵出手。”

了空道:“我等终是世外之人,没想到却要和李志常这般百年不遇的高人了解因果,也是无可奈何。”

师妃暄道:“尘世的因缘际会不外乎如是而已,禅主和我也只能把这当做修行中必须度过的劫难。”

这边左游仙的剑罡落入徐子陵的双手之中,在徐子陵的双手变化间,被徐子陵随意揉~捏,一时间居然不能给徐子陵造成半分伤害。

他从未想到有人能空手接住他的剑罡,而且以这种诡异的方式。徐子陵双手间同时升出淡淡薄雾,愈发的超然出尘,相比之下,左游仙这个道士反而被比了下去,显得丑陋不堪。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左游仙怎么不明白徐子陵此时处于虚静守雌的状态,以不动为动,动即是不动,十分微妙。他暗自警惕,徐子陵此时近乎合道,让他心中生出颓丧的念头,他终究不愧是一道邪道巨擘,刹那间收紧心神,将徐子陵此时的状态抛诸脑后。

丙壬剑法带着子午罡,如行云流水一般朝徐子陵攻去,决意打破徐子陵此时井中月的境界,这叫以力破巧,无论如何,徐子陵跟他功力上还有一段不可缩减的距离,而且他丙壬剑法和子午罡合起来施展剑罡同流,威力之大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可不信徐子陵能够抵挡。

李志常此时没有看场中情景,而是望向了对面一处阁楼,只见到一个高大威武的青年男子,面容有些酷似李世民,嘴角一抹冷笑,显得十分桀骜,右边站着又矮又瘦的老头,这老家伙身高只及高大威武的青年男子肩头,以皮包骨,像只要风大点就可把他刮上半空的样子,可是从他闪闪的眼神可看出此人的内功已臻登峰造极的境界,属於杜伏威那一级的高手。且看他此时傲立于青年男子身旁,对于场下交手浑不在意,可见此人自负不凡。

而青年男子左侧却是背负大刀的壮汉,肌肉虬结,刀法必走刚猛一路,而且能和那老头一起侍立在青年男子身旁,显然也是个高手。

青年男子将眼神从左游仙和徐子陵那里收回来,若有深意的往李志常这边瞧了一眼,随口朝身边的老头问道:“南叔你猜下面两个谁会赢?”

老头本名李南天,乃是李阀元老级人物,更是李渊的亲卫统领,武功在李阀中也是数一数二,眼力更是十分高明,他沉吟道:“如果不出意外左游仙胜算更大,只不过徐子陵和寇仲出道以来都是以弱击强,直到今天都能好好活着,必有不同寻常的地方,所以胜负很难知晓。”

青年男子便是当今李唐的齐王李元吉,也是李渊儿子中武功最高的一位。李元吉缓缓道:“今天本来尔文焕说李志常到了长安,想来见识一下这个杀了我二哥的人物到底有没有三头六臂,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一场精彩之极的决斗,实在不枉我这半夜跑来一趟。”

李南天道:“幸好有这一场比斗,不然殿下就去找李志常了,实话说此人深不可测,我年轻时候随陛下见过宋缺和石之轩,两人当年还不及现在的李志常,殿下最好不要有收服此人的心思。”

李元吉没有答话,复又将目光着落在大街上的左游仙和徐子陵身上,徐子陵在左游仙的剑罡同流下,飘逸出尘的身法几乎难以施展开,剑罡尖锐,凝成一股,在丙壬剑法行云流水一般的攻势下,徐子陵最多还可以撑过十招。

只是徐子陵任由处于这种危险的境地,仍旧不急不躁,等待反攻的机会,倏忽间又过了七招,徐子陵终于露出淡淡的笑容。

但见徐子陵双手翻飞,结出一个奇怪的印法,莫名的劲气轰然间自徐子陵足底生出,左游仙暗骂一句,原来徐子陵结印不过是虚招,真正发力的却是足底,左游仙只觉得足底一震,此时他子午罡的罡气正流转于涌~泉穴中,这也是剑罡同流的破绽所在。而且越是高明的剑法越需要步伐匹配,此时正是左游仙落足之时,子午罡随着时辰变化,正好下沉落入涌~泉穴。徐子陵立刻随着气机感应,把握住这千载难逢的时机,运出阴劲,从足底发出,给以左游仙致命一击,从而打散他的子午罡。

失了子午罡的配合,左游仙的丙壬剑法便威力大减,这也是他如今只做到了神分离而非神浑流,不然剑、罡、人之间再无分离,根本让徐子陵寻不到这种破绽,届时即便是李志常也可一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