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八十三章刀在有无间

第八十三章刀在有无间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宋缺冷然道:“少帅若是今日能迫我拔刀,将来定然有望天下第一刀手。”

宋缺这句话自然有让人深信不疑的味道,但他竟然要不出天刀就击败寇仲,即便宋智也有些难以置信。以宋智的眼光当然看得出寇仲到了‘人即刀,刀即人’的化境,并非一般的庸手,实可以说一只脚踏入了超一流高手的境界,足以有向宗师级高手拔刀的资格。

但是宋缺居然想不出刀就解决寇仲,此话即便是天刀宋缺说出来,亦不免有些狂妄。

寇仲并没有觉得宋缺狂妄,只因为只有他身临其境,才能感受到宋缺此刻用徘徊在有无之间都难以形容其人的状态。

如铜墙铁壁的刀气亦不能让宋缺不动如山的身影有丝毫狼狈,宋缺双肩微不可察的耸动,落在寇仲眼中,只让他心头翻滚起惊涛骇浪,难以平静。

因为他此时居然出不了后续的刀招,缘故便是宋缺每一次耸肩都对应寇仲拟好的后续变化,并将寇仲接下来的变化封死。

一刹那间寇仲连续变化了三十次,没有一刀可以完全使出,放眼天下除了宋缺恐怕即便是李志常也不能把他逼到这个地步。

原因在于宋缺已经‘刀化于心、随心所欲’,在刀道上他便是当今世界无可争议的最巅峰,没有人可以在这方面和他相提并论。

寇仲亦明白了宋缺如今已经代表者一种刀道的极限,这种极限并非是无法超越,但是在每一段时间每一种特殊情景下,都有特定的极限在里面。

正如普通人在负重和不负重的情况下,跳的最高高度便会不同。可是并不是每一次都能跳到最高。但宋缺此时恐怕打破了这个常理,他做的并不多,但是把他处于如今状况能做的事,都做到了,每一个耸肩都代表着宋缺臻至极限的刀法。

这个道理亦是李志常给他说起过的。但是能明白还在此刻。因为寇仲恍然大悟,宋缺并非表面上那么闲适自然,而是仍旧用出了全力,只不过是在这种不出刀状态的全力。

想通这一点,寇仲的压力再没有这么大,他和宋缺之间确实有一大截不可缩短的距离。可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一战之力,不然宋缺亦不会此刻到了不出刀的极限。

寇仲燃起强大的斗志,想到那副石刻,身意和心意合二为一,井中月刀气内敛,朴实无华。往前抢出一步,直直往宋缺背后,义无反顾的砍去。

这一刀初时千变万化,但是到将要及到宋缺身上时,却有一种恒定不变的味道,宋缺亦不由往前踏出了三步,这三步平平常常。却把寇仲的刀势破解的一干二净。

寇仲非但没有沮丧,反而双目精光大盛。

宋缺转过身来,月光下姿态仿佛高高在上的天人,轻轻叹道:“少帅这一刀的威力,我要三十岁才能做到,李志常也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要不然你不能在这年纪,领悟到身意、心意的奥妙。”

襄阳城城主府问剑阁之上,李志常和虚行之在这月光烛火下,悠然下棋。问剑阁只是一处比较高的阁楼。十分平常,名字是独孤凤取的,李志常也听之任之。

这里视野开阔,也方便赏月,不过李志常今夜却和虚行之在这里下棋。

李志常悠然吟道:“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虚先生你觉得宋缺多久才能到这里来?”

虚行之随意落了一颗黑子道:“不是有我在这陪主公么,算不上闲敲棋子,宋阀主和主公都是深不可测的人物,他多久能摆脱少帅进入城里,说实话我是猜不到的。”

李志常望着天上新月,轻声道:“我也猜不到,若是宋缺出刀,仲小子可挡不了三刀,但他不到万不得已必定不会出刀。”

虚行之道:“这是为何?”

李志常道:“只因为宋缺不想泄露刀意,至少在见到我之前。”

虚行之沉吟道:“若是如此少帅或许能将天刀挡住一段时间,按凤姑娘的传书,他们该是要到了。”

李志常道:“这也难说,毕竟天刀接近了天刀,自古天意高难测,谁又晓得,不过到时候最多不过让宋缺占一下上风而已,也算不了什么大事。”

虚行之道:“主公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输,我们之所以能一帆风顺发展下去,主公未尝败绩的威名实是占了其中一大部分原因。”

李志常幽幽道:“靠一个人建立的帝国始终是不长久的,虚先生难道没看出来,除了我占据了名义上的领袖位置外,其实对于咱们的势力,我插手不多。”

虚行之道:“这也是主公确实有常人难及的气量,能够这么毫不犹豫的相信我们。”

李志常缓缓道:“这倒不是因为我有多大气度,只是因为一门功法的缘故,能够大概看破一些人心。”

虚行之道:“我知道海外有门奇术可以看透别人当下的心思,难道主公也会?”

李志常道:“这倒不是,而且看破别人正在想什么,未必就能看破一个人的真正性格,而且如虚先生这样的人,就算别人对你用这种读心术也没什么用,我说对么?”

虚行之微笑不语,他这般智者,心念一纵即逝,只要有了防备,就算有人对他用读心术,也只能发现他的思绪早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

李志常似乎今夜极有谈兴,说道:“我这一门功夫叫做天子望气术,不但在武学上别有妙处,还能有些看破命运、性格的能力,我常在想,若是这门功夫练到极致,能不能看破一个人的过去未来,到那时候,一定十分有趣。”

虚行之惊讶道:“居然有这样的能力,若是用在为君为相上,着实用处很大,不过这种功夫能够推广么?”

李志常道:“如果有人有小仲和小陵那种资质,入门问题不大。”

虚行之哑然失笑道:“果然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若不然这天子望气术用在考察人事上,简直是一大利器。”

李志常道:“虚先生不怕是我敝帚自珍,故意这样说的么?”

虚行之正色道:“主公绝不是这样的人,可以说主公绝不是任何一位帝王那样的独夫,我始终有种感觉,只要时机一到,主公将随时抛弃这世间一切。”

李志常道:“只因我本不该在这世上,你的感觉很对。”

虚行之道:“其实我很好奇主公的来历。”

李志常挥手道:“你不用问,这件事就当它是个永远解不开的谜题,瞧,我要屠你大龙了。”

虚行之惊讶道:“不对,我少了一颗棋子。”

寇仲长笑道:“阀主纵然高明之至,寇仲亦非毫无还手之力,阀主接下来小心了。”

寇仲继续踏前一步,发出“噗”的一声,整座战船竟像摇晃一下,随其步法,一刀横削而出,没有半点花巧变化,却犹如蕴含~着千变万化。万法如一,一生万法,寇仲这一刀颇有些意趣。

宋缺呼呼一掌,掌力如刀气,但十分厚实,仿佛在面前竖起了一面精钢打造得为铁墙,寇仲这一刀竟然不能撼动分毫。

寇仲大笑道:“阀主动了手,那离动刀亦不远亦。”

宋缺哂笑道:“那你且试试罢。”

寇仲神情凝重起来,宋缺的气势竟然不断攀升起来,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出刀也愈发的束手束脚。

寇仲忽地一个螺旋,卸去天刀的压力,然后飞身而起,居高而下一击,大有一去不回头的势头,也唯有这样,寇仲才能阻止天刀不断攀升的气势。

可是这时候所有的压力突然消失的无影无终,寇仲蓦然一轻,出刀更快。他已经习惯了刚才压力下的刀速,这一来刀速又快上不少,仿佛把控不住了一般。

寇仲这样一来势必露出破绽,以宋缺之能,只要抓~住这个破绽,要对付他简直手到擒来,仿佛胜局已定。

但是寇仲突然在空中绝无可能的停顿了一刹那,就这一停顿,宋缺的形势随即又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是那么突兀,那么不可思议,但又真实存在。

寇仲逆反物理法则的停顿,让宋缺终于有些动容。

这一加速一停顿,寇仲再顺势劈出一刀,可谓天马行空,去留无痕,实在是他出道以来的巅峰之作。

可是这时候宋缺手上蓦然间多出一把厚背大刀,这是陪他征战多年的天刀。明明寇仲出刀在前,可是天刀出鞘后,犹能赶上寇仲一往无回的一刀。

刷!刷!刷!

毫无保留的三刀交击,宋缺道:“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出刀了。”

寇仲自半空中~出刀,宋缺自下而上,随意出了三刀,劈得寇仲筋骨酸麻,气脉中真气空空如也。自他练成长生诀以来,还是首次感受到真气不够用的情况。

因为长生诀的特性,回气之快世间罕有,往往在交手的同时,真气就恢复过来。但只接了三刀,寇仲便无力为继,半空洒了一口鲜血。

而宋缺此刻在明月辉映下,朝襄阳城而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ps:感谢智灬勇的1888赏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