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十章关令尹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函谷关以西便是黄土高原,往北而去便是茫茫大河。

其东面更是万丈绝涧,南边正是秦岭。

尹喜高据在函谷关的望气台上,夜观星象,只见到北斗比以往更明亮几分,而紫薇垣泛出紫气,暗思:我近日卜算,不久当有一位贵不可言的人西出函谷,可是这星象预兆,虽然马上会来一位贵人,却还当不起‘贵不可言’四字。

‘南斗主生,北斗注死’。来者当是有厉害杀伐手段的人物,而紫薇垣更是天帝的居所,出现变化,来者当有些许天子气,可能是修为极高的宗室。

不过尹喜未曾听闻如今的周朝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实在心奇不已。

他自幼究览古籍,精通历法,善观天文,习占星之术,能大略知前古而见未来,春秋末年,诸侯越来越不把周天子放在眼中,各自征伐,眼见天下将乱,他便辞去大夫之职,请任函谷关令,以藏身下僚,寄迹微职,静心修道。

入道愈玄,便有心血来~潮,知道近些时日会有一位贵不可言的命中贵人到来,故而日日夜夜在望气台观察天文。

没想到天象虽有异变,指示的来人并不如想象的那么贵不可言,心下首次对自己的道行产生迟疑。

这位贵人应当就在这几日就要到来,尹喜下定决心,吩咐守关的军士,好好盘查过往的行人,见到负剑的奇人异士,一定要向他禀报。

剑乃百兵之君。尹喜笃定来者多半佩剑。而不是其他兵器。因此才如此吩咐。

没等多久,到第二日上午,便有守关军士前来禀报。

尹喜见到来禀报的军士面色吞吞吐吐,有些奇怪,说道:“有什么事,直接说。”

那军士道:“小的们这几日按照大人的吩咐,盘查入关的人,刚才拦下了负剑的奇士。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大人要找的人。”

尹喜微笑道:“多半便是了,你且说说有和奇处?”

那军士迟疑道:“那个奇士长得像白猿,但会说人话,也穿人衣,而且正背负着一把古朴的长剑,小的还有点眼力,那位奇士一拔剑,那剑光就像秋水的河水一样。”

军士也怀疑那是妖怪,只不过妖怪可不会那么讲礼,那白猿口吐人言。礼仪风俗看不出半分不是人的迹象,对他们秦国还了解得很。大大小小的官员张口就来,唬得他们一愣一愣的,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它不是人。

而且如今还有一些野人长毛长发,或许只是这白猿长得奇形怪状了一点。

尹喜有些奇怪,难道这位贵人还是异类成道,异类成道远比人类艰难百倍,因为其并无知识传承,一切漫随天性,朝生暮死,不知所来,不知所去,正是夏虫不可语冰,难以言道。

尹喜在军士的带领下,到了关口,只见一只白猿,身着青衣,负手卓立,渊渟岳峙,一看便有剑风采。

尹喜见识不短,自己也是剑道高手,一眼就看出白猿的站位,随时可以出剑击向四面八方的敌人。

他拱手道:“不知尊驾何人?”

那白猿果如军士所说,口吐人言道:“你便是守关的官儿么,为何拦我去路。”

尹喜道:“我夜观天象知有贵人来访,因此派人在此等候,恐怕是手下军士误会你便是我要等的人。”

白猿倨傲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要等的人?”

尹喜微微一笑,说道:“尊驾异类成道可喜可贺,但并不是人,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

这时候一道清越的声音从东面而来,似乎远在十数里之外的绝涧那边,道:“死猴子偷了我的剑,还想跑到哪里去?”

白猿暗叫晦气道:“讨债的来了。”

尹喜一听来人中气沛然,显然有极深湛的练气功夫在身,语气悠然,颇有逸气,有些明了,这恐怕才是他要等的人。

白猿也不跑,回道:“只是借来玩玩,过几天我也打算还你的。”

这白猿前些日子随着李志常练气有成,千百年岁月积攒的灵气给它炼化,居然让它去了横骨,能学人说话。

它跟在墨子身边多年,墨子又是心怀天下,学识渊博的人,耳濡目染下,对当今天下的了解,恐怕比李志常还要多,所以穿着人衣之后,加上它口若悬河,居然让这些军士真的相信他是人,而不是猿猴。白猿话音一落,远际便有一道白影由远及近,若风驰电掣,最后顿足卓立在关口外的界碑上。

来人道:“死猴子速速归还我剑。”

那白猿嬉皮笑脸道:“拿去便是,你也忒小气了点,我当年坏了墨翟那么多机关,他都没找过我麻烦。”

说话间,白猿也不敢真的不给李志常无常剑,顺手就把无常剑掷了过去。

李志常接回佩剑,对着尹喜含笑道:“这位便是函谷关的关令?”

尹喜道:“正是,不知这位猿兄可是道友点化。”

白猿不屑道:“俺哪需要他点化,当年我可是见过彭祖老头的,那老家伙比他厉害太多。”

李志常淡笑道:“要不是我故意让你偷学了我的练气法,你能有今日造化?”

白猿顾左右而言其他道:“这老头是找你的,你们有事快聊。”

李志常道:“死猴子你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猴皮,挑了你的猴骨。”

白猿有心放出大话,又怕李志常这家伙真的扒了猿爷这保养得极耗的皮毛,那就亏大了,因此讪讪一笑。

李尹喜也看出这一人一猿关系奇怪,有心询问,又怕冒昧。

直到现在这些军士才知道这会说人话懂道理的猿猴,它毕竟还是猿猴,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只是这猴儿长得并不凶恶,白毛柔顺,除了看着脾气大一点,也没其他可怕的地方,因此这些军士并不惧怕。

毕竟尹喜非同常人,通读历代典籍,平常一派高人风范,军士耳濡目染下,也不似乡间愚夫愚妇,见到妖怪就喊打喊杀。

正因为多了点见识,他们才被这白猿忽悠的团团转,误以为它真的是长得有点奇怪的人,而非异类。(未完待续。。)

ps:感谢做人留一线啊的100*20赏,以及非常懒的鱼的打赏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