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十三章开辟道门(二合一章节)

第十三章开辟道门(二合一章节)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李志常一生中遇到过不少少年天才,如阿飞的专心一致,一把铁片似的铁剑败了诸多武林中成名的江湖人物。

又如西门吹雪七岁学剑,七年有成,至今之后难有敌手。

更有若花满楼这般的人物,心灵晋入一种奇妙莫测的圆满境界,那种对生命的热爱,到现在,李志常仍旧记忆犹新。

但是这些人生命中遇到记忆深刻的人物,都不及眼前的王禅风采逼人。

王禅这种纵横捭阖的气质,亦是李志常平生仅见。

李志常当然知道王禅是谁,他便是名传千古的鬼谷子,没想到这时候鬼谷子是如此的年轻。

李志常并没有因为王禅年纪轻而轻视他。

在诸子百家中,鬼谷子恐怕比任何一位子都要特殊,他不一定有孔丘的仁义,墨子的慷慨,老子的玄远,但兼具各家之所长,还开辟出纵横家、法家两脉,横跨道家、兵家、阴阳家等诸般学派,用经天纬地来形容也不足为过。

庄周曾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而后期大成的鬼谷子已经是神仙一样的人物,生而无涯,知也无涯。

好在现如今李志常面对的鬼谷子还远未到后是那般令人成为百代之师,万世之表的境界。

不过如今王禅已经颇具气象。

光从李志常见他将肉~身修炼至大圆满的境界,便知道不可轻易对付。

即便他前世无限接近金丹的国术境界,比起现如今王禅的肉~身成就,仍旧逊色一筹。生平所见。恐怕只有走上破碎金刚道路的厉若海。才足以相提并论。

只不过李志常不仅仅只有肉~身上的成就,在练气修为上,他已然迈入天人之境,步入合道的高妙境界,虽未入玄德,也已超脱人力。

而此刻王禅的**修行成就却也只代表人力能达到的极限而已。

王禅仍旧是人,而李志常却是天人,虽有前人云:人定胜天。

但是王禅能胜过李志常。仍旧是未知之数。

李志常淡然道:“可惜。”

王禅笑了起来,好像春风吹过大地,吹散了云雾,两人之间特别分明,那白猿是个惫懒性子,早就躲到远远的一颗礁石上,避免被殃及好猴。

他道:“可惜什么?”

李志常木然道:“可惜现在的你潜力无穷,终归是潜力而已,要从我手上拿到道德经,你的本事还不够?”

王禅仰天大笑道:“你没见过我的本事。怎么知道我的本事不够,你是觉得我年纪小。还不足以胜过你么,可惜有志不在年高,有才不待年老,大丈夫横行当世,能功业早建,又何必蹉跎岁月。”

李志常淡然道:“若真如此,你就出手,看看你能不能够击败我,逼我说出道德经。”

王禅道:“你很有自信,但愿你这自信能够一直保持,其实我也没把你当做对手。”

李志常微笑道:“我也没把你当做对手。”

两人争锋相对,毫不相让。

其实无形的交锋早就开始。

李志常背后的江雾不断凝聚,然后向前冲去。

王禅的袍袖迎风一抖,那雾气便在王禅和李志常中间凝滞住,一边云遮雾绕,一边月朗风清。

两人的气机交锋,竟然各自的半边,气象泾渭分明,堪称奇观。

王禅的能力或许天授,或许后天而成,皆是非同小可,李志常并不小看与他。

不过他没有想动手。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是孙武子仗之横行天下的精义,用在武道上也亦复如是,没有丝毫的不合适。

王禅动了,不但王禅动了,仿佛天地也动了。

天地不但动了,凌空还有一声雷音炸响。

这不是雷音,而是拳劲挤爆空气的声音。

丝毫不比那道法高深的练气士踏斗步罡的威势要小。

李志常也没想到王禅的拳意如此浩大刚正,生生不息。

他没有被难住,也没有避其锋芒。

同样是毫无花假的一拳,无声无息,破空而至。

让人难以理解,又又难以招架。

因为这一拳犹若跨通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明明出在后面,却先一步在王禅拳劲全力迸发的时候,和他交击。

王禅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刻,退了一步,心血来~潮的退了一步,这一步是顺势而退。

却恰好避免了李志常这无声无息的一拳将他拳劲半度而击。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

王禅并没有到这境界,但已经触摸~到了。

这个看似不足二十岁的少年人,在人生经历和心灵修为上,竟然也丝毫不逊色于李志常面对的任何对手。

王禅的拳划出奇诡的变化,好似周天星辰弥漫,星罗万象,不可言喻。

这是他追寻大河的源头,一路观望诸天星辰而领悟的散手功夫。

天上的星辰无穷无尽,却又按着一定的规律,不断变换。在不断地变化中,蕴含~着永恒不变的规律,这本就是天地至理,这宇宙最难以言说的奥秘。

道生一,这个‘一’正是万事万物中那在变与不变的‘一’,而王禅显然已经把握到了这个‘一’,这或许是后天领悟,这或者是天生就知晓,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李志常也没找到王禅的气机破绽处,因为他不但把最强点和最弱点凝聚在一起,还生出刚柔并济的微妙变化。

至强和至弱随时可以转换,称心如意,难以言表。

似乎在这一刻,天地八方,过去未来都充满了王禅的拳影。没有一刻不是这样。没有一个呼吸。没有一个刹那不是如此。

李志常油然道:“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突然李志常好似回到了当年在洞庭醉酒,岳阳楼高歌,黄鹤楼中听玉笛的时候,脚步似醉非醉,颠颠倒倒。

这天地似乎也被翻转过来。

我观人世间,无如醉中真。

以世事为一场幻梦,古今一体。都不过一枕黄粱。

王禅真实的感受中,仿佛这一拳成了梦幻一般,了无痕迹,并非现实,这种感觉竟然如此强烈。

如果是梦,如果是虚无,那他究竟谁,那他的存在意义又是什么?

他想起当年在极西之地,大沙漠中,看见那海市蜃楼。人物、车马皆在其中,个中也演绎着种种悲欢离合的故事。

但他知道那的确是假的。

那一切如此清晰。却依旧是假的,又拿什么来证明,他现在的一切便都是真的。

这一切没有任何办法证明。

王禅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我便是我,这世事如何变幻,我仍旧是我,即便在梦中,我也做最特立独行的人物。

执着于意义本身,本身就没有意义。

想起数年前,他在那天竺国跟一个光头论道,那光头本事不小,说了一句,见空不空,应在此间倒也恰当。

王禅突然一个晃身,就跳出了幻梦之外,颇有一种‘不在三界内,不在五行中’的飘逸。

这种不带丝毫烟火气息的身法,在一瞬间就摆脱了李志常设下的精神大~法,摆脱了李志常奇妙莫测的拳意。

但这躲不过一道剑光。

这剑光带着生死轮回的气息,只要有生便有死,生死一体两面,无分彼此。

王禅没有真正超出生死,自然摆脱不了剑光。

王禅突然在虚空顿住,这一停远比他刚才一动还要厉害。

在虚空中,他伸出了手。

一个人最难保养的便是他的手,因为手的作用最大,用的也最多。

即便再美丽的女人,你看她的手,总会有些瑕疵。

但是王禅的手是完美的手,完美的你找不出任何缺点。

不过这双手并不仅仅是用来看的,更是用来杀人的。

他不是好杀之人,却并非不敢杀人的人。

李志常自然感受到了王禅的杀意,暗道:你或许不知道,我杀过的人,也许比你见过的人还要多。

这句话当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们交手太快,堪比电光石火,怎么可能还有留下说话的时间。

李志常身前出现了一个太极气劲,阴阳鱼不住转动,似乎在述说鸿蒙开辟,立判阴阳的情景。

老阳抱少阴,老阴抱少阳。

光这个太极,便让李志常立于不败之地,诸法不侵。

此正所谓‘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的坐忘境界,正是即忘其迹,又忘其所以迹者,内不觉其一身,外不识有天地,然后旷然与变化为体而无不通也。

这融于天地某一条大道的境界,正是天人的可怕之处。

再进一大步便是玄德,玄德者,在乎想象中才能被击败的境界,这又便是大罗金仙的层次了。

当然李志常离这境界,尚有千山万水之遥,纵然此后无量岁月,他日夜不停地打坐练气,也未必能进入这境界。

王禅终究还只是一个少年,纵然这个少年早就超过了古往今来任何一位少年,但仍旧欠缺了经验的积累。

这一点很容易补足,却不能一蹴而就。

好在他今日收获之大,纵然不得到道德经也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当今天下除了老子,还有谁能比李志常能了解道家。

一个也没有。

道学早就融于李志常的武学之中,无分彼此。

只要消化了这份宝贵的经验,王禅也能窥出道家的要义,从而另出枢机。

他有这个能力,也一向是这样做的。

吸百家之长,而成一家之言。

终有一天,他会企及人类至今为止没有到达过的高度。

片刻间,两人便交手了数百招。

这数百招有拳法、有掌法,有腿法,甚至有来自天竺的瑜伽术。

王禅一身武功之驳杂,恐怕比李志常还要厉害。

就他生平所知的人物,也许只有宫九才能在这方面和王禅一较高下。

而且王禅同宫九一样,将每一门武功都练到了绝顶的层次。

有一种人他们的天赋无可企及,就连李志常也不得不叹服。

阿青学剑不过二十年就近乎得了剑道,只需要迈过情劫这一道坎,便可以成为真正的剑仙。

而王禅不但很有天赋,而且他的天赋可以用在任何一门学问上,比之阿青还要可怕。

阿青诚心于一,而王禅却分心万物,仍旧能走到极致。

李志常或许惊叹他的天赋,却没有任何因为惜才而留手的架势。

王禅面色不复初来时那样洒然不羁,出手也逐渐不再干净利落,而有些拖泥带水的痕迹。

他知道此时是最好脱身的机会,当然也知道此时李志常一定会明白这点。

他有千种秘术,却只有一种能够助他逃生。

他有通天智慧,在此刻却不能助他战胜李志常。

但他并不沮丧。

动念间王禅已经出现在大江之上,扑通一下掉入水底,从长江底下潜行而去。

这秘法叫虚空动,一旦施展,便如深藏虚空,再出现又是极远的距离。

此法是他从天竺国得来,是那里的古修行者所创,若不是此法一旦施展,将会令肉~身极为脆弱,王禅还有信心和李志常大战三天三夜。

李志常缓缓收回无常剑,默然不言。

白猿鼓掌大笑道:“没想到这小子你也收拾不了。”

李志常道:“我现在收拾不了的人物还多着,但能收拾我的人物也很少,成败胜负不过一眼烟云,在那一刻感受它的动人便好,何必想那么多。”

白猿道:“你这百日枯坐似乎还领悟出什么,陪你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难受,赶快给我找点事做。”

李志常道:“正有大事要做。”

白猿道:“什么事。”

李志常神色幽幽,轻轻说了一句道:“我要在儒墨之外,开辟道门,成为天下第一大学派。”

白猿道:“你这样必定会得罪墨子和孔子,说实话,你虽然厉害,如果他们想要收拾你也能做得到,虽然不可能如当年孔丘诛少正卯一样把你击杀,但也能镇压你一段岁月。”

李志常淡笑道:“我不是少正卯,孔子和墨子也未必能够发挥他们真正的实力。”

白猿奇道:“看来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不少事情。”

李志常道:“有些事不用去问,只要动动脑子也能知道的,不过你放心,我暂时还猜不出你的来历。”(未完待续。。)

ps:感谢两间一点红的200赏和做人留一线啊的300赏以及鬼畜帝的打赏,这是二合一大章,白天考科三去了,所以更新晚了点,明天争取五更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