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十五章高山流水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云梦大泽位于楚国腹心之地,东临汉水,南接长江,浩浩渺渺,阔有千里。

在楚国的方言中‘梦’即是湖泊,因此云梦泽这千里广大之地,便是由诸多湖泊聚集而成。

李志常在过去的世界也来到过云梦泽的地域,呆过不短时间,但是那个时代的云梦泽地貌跟春秋时期大不一样,可谓沧海桑田。

那白猿入了云梦,当真如鱼得水,其中不少奇珍异兽,都成了它的玩物,真让它不亦乐乎。

李志常在大泽深处寻了一处地势良好的地方,也是云梦地气汇聚最厉害的所在。

此界元气充沛,正和他心意,好练就阳神,生出莫大神通。

而李志常进入云梦大泽的消息,却给一个正在楚国附近经商的中年人知晓,他姓端木,名赐,字子贡。正是夫子孔丘的得意门生,孔子能够在晚年专心编撰春秋,端木赐功不可没。

正因为他在商业上的建树,消息网络遍布天下,无论大小事都可以通过他的商业渠道传到他耳中,最终由他采出重要的部分,传回鲁国,以便让孔丘作春秋传的材料。李志常入云梦泽的消息,自然由他传回鲁国,而孔丘对此不置一词。

墨家和儒家势不两立,而儒家孔丘又曾问道老子,因此墨家中人本不乐意那据说精微玄妙的道德经落入儒门手中,因此墨家也在全力寻找李志常的消息。

只不过李志常仙踪飘渺,自从入了云梦大泽后,一年之中都没有人见过他。

因此渴望找到他的人,逐渐熄灭了心思。

现在的楚王,乃是楚惠王,是被伍子胥鞭尸的楚平王的孙子。而他的母亲正是越王勾践的女儿。

楚惠王即位后,重用子西、子期、子闾等人,改革政治。与民休息,发展生产。使楚国国势得以迅速复苏。

只是当年楚国自从差点被吴国灭亡,因此国力又复强盛后,时时刻刻想报当年差点被灭国的仇恨,只不过吴国有孙武遗留的兵法,训练出的甲士几乎无敌于天下,故而楚国仍旧隐忍不发。

这日楚王召集群臣,道:“寡人昨夜梦见一个仙人在云梦泽跟我谈论天地间最玄妙的道理,其间内容却记不清了。不过那种不可言喻的感觉仍旧久久不散,我想去云梦泽看看,能否找到这位仙人。”

众臣面面相觑,楚国本有信仰神明的传统,楚王梦见神仙,本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只不过他想深入云梦泽,去寻仙访道,怎么看也不靠谱。

那楚王重臣子期道:“大王若去云梦泽,势必声势不小。不免惊动上仙,不若派一位可靠人选先行前去替大王打探一二。”

楚惠王笑道:“那便麻烦子期你辛苦一趟了,这梦来得蹊跷。梦中景物我记得一清二楚,独独那仙人对我说的话,我竟然没有一个字记住,只知道那是天地间最朴实无华的道理,子期等会随我入内,我将那处地方,告知你,若真在那地点,寻到上仙。寡人重重有赏。”

若非如今是春秋时代,鬼神之说盛行。要是在后世之中,楚王做出如此荒唐的举措。不免会被子期骂一句‘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了。

子期责无旁贷,自然遵王旨。

记住楚王说的地点后,带着二三军士,便向楚王说的地方而去。

行了不到三日路程,子期离楚王说的地方越来越近,只见得水流荡荡水、阵阵松涛,层层瀑布如烟。有诗为证:

溪流清见底,松柏立山巅。

碧草随风动,红花隔岸观。

林间鸟音脆,塘里鲤鱼欢。

踏浪赤足暖,流泉掬手寒。

落痕珠玉溅,飞瀑浪花湍。

白鹤江边现,青鸾云外旋。

杜鹃啼不住,蝶翅任其翩。

幽榭竹亭处,微风柳絮间。

这时候前方的树林中飘来一阵琴音,清扬浩淼。

子期暗思:琴音妙极,非人间之曲,莫非真有仙人隐居其中。

琴声缓缓流淌,子期不禁道:“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林中似有嘉许,琴声一变,变得愈加急切,直入云霄。

子期道:“善哉!峨峨兮若泰山!”

林中那人道:“不知远为何而来,姓甚名谁?”

子期道:“本人子期,奉楚王之命,拜见上仙?”

那人道:“我不是什么上仙,我叫伯牙。”

子期道:“君操琴曲,志在高山流水,即便非是神仙人物,也是大贤人,方今楚国国君重贤任能,君居在云梦泽,也算是我楚国人,何不为我楚国献出一点力。”

那人道:“惭愧惭愧,我却不是人,子期请进来便知。”

子期暗道:什么不是人。

他十分惊奇,带着随来的军士进入树林,首先开路的军士突然大叫一声,显然受到了惊吓。

子期颇有气度,不惊不惧,只见得前方一条白蛇,十分粗~壮,盘在树干上。

那人道:“小白不吃人的,远莫怕。”

子期面色有些苍白,仍旧不顾军士的劝阻,缓步从那白蛇底下走过,只见得前面一座凉亭,旁边流着清澈的溪水,亭中摆着一面古琴,古琴之前坐着一只白猿。

这白猿穿着人类服装,十分怪异。

子期惊疑不定道:“你便是伯牙?”

白猿哈哈大笑道:“不过随意取得人名罢了,子期可否失望?”

子期不禁有些老脸通红,没想到弹出这么美妙曲子的居然是一只白猿。

他讪笑道:“的确有点。”

白猿道:“此间主人不是我,刚才那两首曲子也是他所做,他应该是你要找的仙人。”

子期颇以为然,若不是仙人,怎么能养出如此通晓人言的白猿,而且还能把曲子弹得那般美妙。

他不以白猿为兽类,拱手道:“敢问上仙在何处?”

白猿道:“他吃药去了。”

子期有些怅然,继续问道:“不知在何处采药?”

白猿指着前面的一座被云遮雾绕的山头道:“就是那座山,他或许正在云雾深处,远要继续等么?”(未完待续)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