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十七章阿青的杀意

第十七章阿青的杀意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长江的中下游便是吴越之地,李志常没有到越国,而是到了吴国。

吴国也是姬姓诸侯国之一,不过却不是文王武王之后,而是周文王的大伯太伯建立。直到武王伐纣之后,才认回这个亲戚,封为吴君。

当然吴国虽是姬姓诸侯国,跟周天子关系也不算亲近,在这礼崩乐坏,天子权威衰弱的时候,吴国也开始称王。

如今的吴王夫差正是春秋末年的霸主,自从击败齐国之后,夫差更加不可一世。加上勾践曲意逢迎,重臣伍子胥被赐死之后,吴国朝中更没有人可以劝谏夫差。

李志常进入吴国国境,心下慨然,因为吴国的地盘,正是太湖流域,他在射雕世界也曾来过此地,记得他全真教的小师妹程瑶迦的家也在太湖附近。

以他经历过了岁月,那段时日距现在也有数十年了。

若是这个时空跟射雕世界一脉相承,或许一千多年以后,那时的李志常还会出现在这里,这是李志常冥冥中的一点感悟。

‘破碎虚空’破碎有时不一定是世界,也有可能是时空。

施施然步入吴国的都城,重新感受尘世的气息,李志常没有什么惊喜也没什么不适。白猿这次倒是没有跟在他身边,因为白猿比他先一步入了吴国都城。

白猿和阿青定然有特别的关系,李志常早就知道。

它的来历匪浅,即使以李志常的博闻,也只能大体猜到白猿的可能的几个来历。至于白猿又十分着紧阿青。因此阿青也恐怕有着特殊的背景。李志常虽然只见过阿青的母亲一眼,但也觉得这个看似平常的农妇,很是不同。

至于不同在什么地方,这就只能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直觉。

李志常觉得越女剑这个世界确实十分古怪,论武力的平均水平的确不高,但是顶尖的人物,个个都很不同。

无论是高深莫测的墨子,还是难以测度的老子。又或者是天生道体的阿青,都给李志常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而且还有王禅这种恐怖至极的天才,让李志常对这世界的兴趣大增。

他随意想着事情,在长街上随意走着。

突然一声大喝道:“前方的小子好生无礼,竟然敢冲撞太宰的车马。”

然后那声音又劈头盖脸的骂道:“你们这些狗才怎么就随随便便让这小子,闯进到了这里。”

那太宰便是吴国如今的宰辅伯噽。

伯噽为人贪财好色,又得了夫差的宠幸,在吴国可谓权势滔天,也因为他的昏庸。才在越国献出美女财货给他的情况下,让他劝说吴王夫差放过越国。得以让勾践卧薪尝胆。

李志常动念间便知道这伯噽来历,看他如同冢中枯骨。

刚才无意识行走,自然而然避开那些军士的目光,不知不觉间居然来到这伯噽的马车之前。

那大喝之人,自然是伯噽的仆人。

那伯噽探出车帘,露出白发苍苍的面容,说道:“小子你是什么人,怎么跑到我的车前?”

李志常轻轻一笑,说道:“天大地大,怎么不说是你闯到了我的面前。”

伯噽道:“胆子不小,给我把他拿下。”

李志常化作一道清风,在那些军士的剑光中忽来忽往,连他一根衣角都没摸~到。

伯噽又惊又怒,惊得是这小子居然身法如此高妙,他这些手下虽然不是吴国最厉害的剑手,也差不了多少,其中几个还是跟孙武子和伍子胥一起攻伐过楚国的军士。

这些人物加起来,居然被李志常当猴子一般戏耍,如何不生气。

因为每年他要花不少钱给这些军士,要的就是能保护他的安危,结果居然如此不济事。

伯噽道:“停下。”

那些军士也是满头大汗,个个面露愧色,散成一圈,将李志常围住。

李志常笑吟吟道:“怎么样,还要抓我么?”

伯噽道:“足下高名之士,何苦来戏耍我。”

李志常道:“太宰当真能屈能伸,难怪能做到如此高位,只不过大祸将至,苦不自知。”说罢,李志常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伯噽惊惧交加,悄悄派了一个军士跟了上去,看看李志常的来历。

那军士跟着李志常到了城西,又到了城北,最后消失在城东。

军士把李志常跟丢了,急忙奔回,禀报伯噽。

他本来十分害怕,没想到伯噽居然没有斥责他。

不禁大为庆幸。伯噽却被李志常一句大祸将至吓得不轻,他受了不少贿赂,又欺上瞒下,一直怕夫差发现。

年纪越大,胆子越小,越容易做出昏聩的事情。

伯噽转眼就有了主意,连忙出城,往馆娃宫而去。

而李志常此刻却好整以暇,在一处酒肆喝酒,而他对面正好坐着一个青衣少女,旁边搁着一根翠绿的竹棒,正是阿青。

李志常道:“请你喝酒,你怎么不喝?”

阿青道:“难喝死了。”

李志常露出若有所指的神色道:“我这叫以毒攻毒,喝了苦酒,才能忘记心中的痛苦。”

阿青淡淡道:“你就是专程想看我笑话么。”

李志常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想看你去杀西施。”

阿青道:“你怎么知道?”

李志常远眺在门外的风景中,这城内水域纵横,门外便是渠水和垂柳,风景极佳,这也是这处酒肆生意比别处要好的缘故。

李志常道:“因为你的行踪现在充满了嫉恨、妒火,你的杀意,现在掩盖了剑意。”

阿青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喝了一杯酒,她从没喝过酒,因此一喝之下,十分不适应,咳嗽了起来。

不过她的手依然很稳。

李志常道:“怎么样,这酒是否让你更清醒了一些。”

阿青默然道:“没有。”

李志常道:“可是你的杀意开始消退了。”

“你不觉得你这个人很讨厌么?”阿青冷冷道。

白猿睡在外面的柳树上,听着阿青生气的声音,不禁摇了摇头。

当然它的注意力现在已经集中在了里面,在它想来最好阿青和李志常打起来,那就有好戏看了。(未完待续……)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