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二十二章一脚踢开,便是通天大道

第二十二章一脚踢开,便是通天大道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况且适才阿青一人一竹棒就闯进了吴宫,纵然西施很少了解军国大事,也知道那是了不得的能耐。

在国家的意志面前绝大部分人都是无能为力的,只能默默忍受其摆布,但有些人是个例外,阿青就是这种例外。

做自己想做的,就算千人万人挡在面前也要去做。

有这样勇气和心气的不多,有这样能力的更少。

恰好阿青兼而有之。

夫差久经战阵,当然比西施更明白这一点。

刚才那声音表明,这一宫的军士,竟然挡不住这个小小的少女。

他有些接受不能,若真是如此,纵然称霸中原,他在这种人眼中,跟待宰的羔羊有什么区别。

他会发出这一点疑问,全因为李志常竟然能挡住阿青,说明两人的武力很接近。

他是一个武力至上的人物,因此此刻强烈燃烧起了对个体力量追求的渴望。

然后阿青继续道:“可是我还是要杀你。”

李志常松开了手,伤口早就愈合,看不出一丝受伤的痕迹,他淡然道:“你绝不会后悔。”

阿青清冷的目光射~入李志常眼中,道:“如果你再阻拦,我连你也一起杀了。”

李志常退后一步,道:“看来为了好好活着,我不得不让你杀了西施。”

西施不解,因为李志常说过要保住她的命。

这也不奇怪,毕竟必经阿青都说了李志常若是阻拦,连他也一起杀了。

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朋友。

她不怕死,唯一可惜的是,还没来得及再见范蠡一面。

她柔嫩得像花瓣一样的红唇轻启,用比白云更柔和的声音道:“为什么?”

阿青道:“因为范蠡。”

西施明白了。露出一抹微笑,毕竟是她最爱的少伯啊,才能吸引到像阿青这样的女子。

竹棒的速度太快。透出的劲力足以震断西施的心脉,以至于西施死的很安详。

西施闭上了眼睛。露出一抹比鲜花还要美的笑容,她死的一点都不痛苦。

阿青却感觉到无尽的空虚,因为妒忌而杀一个人,这是错还是对。

李志常忽然说话了,他轻声道:“你既然杀了她,这事情就了结了,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权力,你不必自责。不过你不介意我带走她的尸体罢。”

阿青转身离开。没有回答李志常的话。

白猿好奇的张望了西施的遗体,没想到这件事就这样轻易地结束了,结束的很快,以至于它还没有反应过来。

白羊依依不舍的蹭了蹭李志常的脚,被白猿拖着走了出去。

李志常抱着西施的尸身,淡淡看了夫差一眼,看着夫差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说了一句道:“怎么,你还想趁热来一发。”

夫差还没弄清‘趁热来一发’的含义,李志常发出一声清啸。若老龙长吟,经久不绝,似一阵清风。悠然间出了馆娃宫,仙踪飘渺,纵然夫差想追上前去,也无能为力。

良久之后,才有甲士慢慢进来,看着满地狼藉,个个颤抖的拜在地上。

夫差在宫女的搀扶下,坐上了王座,淡淡道:“起来吧。这次死了多少将士?”

一个统领回道:“伤亡还没统计出来。”

夫差‘哦’了一声道:“伯噽勾结越国来刺杀寡人,幸好被寡人识破。先行一步杀了他,你们即刻派人去抄没他的府邸。”

这位统领低头回道:“谨遵大王旨意。”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夫差躺在寝宫里,甚至都没心情召郑旦来侍寝。

无论是阿青还是李志常,都给他带来了太多的震撼,以至于他根本无法入睡。

西施的死让他有些淡淡的惆怅,不过很快就被他抛之脑后,如何对付阿青或者李志常这样的人,才是他现在关心的重点。

更或者说如何获得他们这样人的力量,才是他关心的事。

床头挂着的胜邪幽冷阴森,今天他第一次体会到胜邪那种恶气的力量,甚至让他在那时候比年轻时还要强壮,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不过仍旧让他十分震撼。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李志常的先天剑气压制住了胜邪的恶气,今天他必死无疑。

李志常固然对胜邪的材质感到惊叹,也仅此而已。

再厉害的宝剑,在他眼中跟破铜烂铁也没有什么分别。

剑由人驾驭,概莫例外,有一把无常剑,足矣。

王禅出了天门山,第一个目的地便是晋国。

晋国是姬姓诸侯国,更是天下少有的强国。

自从晋文公称霸以来,一百多年间,国力空前强大。

不过现在晋国公卿尾大不掉,臣强君弱,显而易见。

而王禅的足下的土地便是晋国之中,较为强横的魏卿的势力。

王禅叼着一根青草,懒懒散散的走在道路上,前面的岔路口传来一个小孩的哭声。他远眺而去,却是一个总角童子。

他身负相人之术,觉得这个小孩根骨实在不凡,手足欣长,眉聚江山之秀气,十分特别。

王禅足尖一点,豁然间就来到这小孩面前,说道:“小子,你哭什么,难道是迷路了?”

那小孩收起了哭声,用极为平淡的语气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人生的歧路实在太多,就算走对这一条,也难保下一条路会不会再出现歧路,因此觉得人生迷雾重重,十分难过。”

王禅哈哈大笑道:“小子胡言乱语,那有什么歧路,大~爷我一脚踢开,前面只有笔直的通天大道。”

小孩道:“虽则如此,你怎么知道你往前面走就是对的。”

王禅露出讥嘲的笑容道:“你也不能说这是错的。”

小孩闻言,一时语塞。

王禅提起这眉清目秀的小孩道:“你这小子有些意思,叫什么名字?”

小孩被王禅提起来,也不生气他的无礼,缓缓道:“我叫杨朱。”

“少年人这童子跟我有缘,烦请将他交给我。”从天上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让王禅一惊。

他想也不想,袖袍一挥,一道白光冲霄而上,只听得咯吱一声叫响,从空中栽下一只大怪鸟。(未完待续)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