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五十一章没有来历的人(为无措盟主更)

第五十一章没有来历的人(为无措盟主更)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名动天下的帅一帆死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

江湖很久都没有如此重量级的人物身亡。

帅一帆不是一个简单的独行剑,而是一个很有名望的人。

他不但和昔年铁血大旗门的铁中棠铁大侠曾经并肩作战,还跟拥翠山庄的老主人李观鱼是生死之交。

这样的人无论死在什么地方,无论是怎么死的,都已是轰动江湖的大事。

没有人怀疑帅一帆是不是真的死了。

这句话是拥翠山庄的老庄主李观鱼亲口说出,也是拥翠山庄的少庄主亲自将他的尸体运到帅一帆的家中。

凶手是谁仍旧是一个谜团,不过李观鱼透露出,帅一帆是死在一股绝强的剑气之下。

帅一帆的老朋友们都知道近年来帅一帆的剑气之锋锐,已然当世绝伦。

甚至有人认为他的剑法已经不比昔年的紫衣侯要差了。

当今世上能比他发出更强剑气的人,恐怕除了薛衣人,再没有其他人。

不过李观鱼也笃定不是薛衣人。

而且薛衣人也没有杀死帅一帆的理由,他也有快十年没有离开薛家庄。

以薛衣人的地位和声望,他要杀帅一帆,自可以昭告天下,光明正大的杀死帅一帆,且没有任何后患。

所以武林中人只能认为这世上还有堪比薛衣人的剑。

没有人可以隐居深山,然后一出来就能杀死帅一帆这样的人物。

没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绝不可能攀到武学巅峰。

杀死帅一帆的人,不可能是默默无闻之辈。

但这人就好像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一样。

楚留香此刻就在拥翠山庄,正在和李观鱼喝茶。

这杯茶实在不好喝。

他最不喜欢跟大人物喝茶。尤其是李观鱼这样的大人物。

只是这种大人物要想跟谁喝茶,那就一定有办法。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楚留香很久以前就体会到了。

他一向独来独往。本来从不欠人情,李观鱼这样的人想要强迫他做事。也是很难的。

不过他这样的人总有办法。

楚留香不欠人情,可苏蓉蓉却欠李观鱼的人情。

苏蓉蓉的哥哥活着的时候,能做出这世上最好的人皮面具,楚留香也因此才能化身千万。

有这样的能力,自然容易被人盯上。

恰恰是李观鱼保住了他。

虽然他还是死了,但这份情苏蓉蓉一定会记着。

楚留香可以拒绝李观鱼的请求,可不能拒绝苏蓉蓉。

她和宋甜儿李红袖都是楚留香的朋友,更是他的亲人。

苏蓉蓉没有告诉楚留香这件事。这件事也不是苏蓉蓉要求楚留香来的。

只是李观鱼派人把这事告诉了楚留香。

他算准了楚留香一定会来替苏蓉蓉还上这样一份人情。

若不是为了他的老友帅一帆,李观鱼也不愿意这样做。

楚留香道:“你是想让我帮你找出找出这个凶手?”

李观鱼道:“是的。”

楚留香道:“可是人海茫茫,我又怎么找。”

李观鱼道:“你不必去找,我已经有了一个怀疑的对象。”

楚留香道:“是谁?”

李观鱼道:“我已经那几日出现在云台附近的人物都调查清楚,只有一个人我不知道来历。”

楚留香心里清楚,以拥翠山庄的势力,只要想调查一个人,在一日之内,一定能把那人的背景调查的清清楚楚。

可是过了这么多天,李观鱼都不能调查出那人的来历。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帅一帆不是小人物,他更不能白死。

这不但是为了他,也是为了拥翠山庄的尊严。

楚留香道:“因此你是想让我帮你确定这人是不是那凶手。”

李观鱼道:“是的。我知道香帅绝不会拿一个人的性命开玩笑,你也有这样的能力帮我们判断他究竟是不是凶手。”

楚留香道:“那能说说为什么你都不能调查出他的来历?”

李观鱼道:“你知道人一生都离不开衣食住行。,若要调查一个人,只要从这方面入手,一定能知道很多东西。”

楚留香道:“当然,这是千古不变的至理。”

李观鱼道:“可是他穿的衣服,是一种从没有人见过的布料。”

楚留香道:“这话说明他的衣服是自己种的麻,编织的布,所以从衣服判断他的来历。的确很困难了。”

李观鱼道:“他每天吃的都是自己从湖里钓的鱼,以及从山上采摘的野菜。”

楚留香道:“这样也无法看出他的饮食习惯了。那他住在什么地方?”

李观鱼道:“他住在虎丘的山脚下,他自己搭了一个茅屋。”

楚留香道:“那他是什么口音?”

李观鱼道:“不知道。”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有这些特点。足够引起别人的怀疑,但有这些特点,也很难有证据证明他是杀帅前辈的凶手。”

李观鱼点了点头道:“你知道的,帅一帆的仇我一定要报,但我们拥翠山庄决不能杀错人。”

楚留香道:“我还有一个疑问?”

李观鱼道:“香帅但说无妨?”

楚留香道:“李庄主既然知道那人是个绝,你有什么把握能够提帅前辈复仇?要知道对方能够以绝对的实力杀了帅前辈,天下间能杀他的人那就很少很少了,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李观鱼道:“你说的不错,在剑术上虽然江湖朋友喜欢抬举我,但我心里清楚,我是不如帅贤弟的。”

楚留香知道这句话固然有些谦虚,但也不是太过谦虚。从这句话他知道了不少,不必再问。

楚留香道:“我知道了,那我宜早不宜迟,现在就动身。”

李观鱼道:“那就多谢香帅,老夫再多嘴一句,那人每到傍晚,一定会在虎丘山脚下的湖边钓鱼。”

暮霭沉沉,楚天寥廓。

虎丘山下的湖水,很快就遥遥在望。

楚留香放眼望去,只见到一个粗布白衣的人正在湖边钓鱼,他的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个白衣人也在钓鱼。

恰巧他也认识这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楚留香既佩服又无奈的‘奇道’李志常。(未完待续)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