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六十九章白云生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云从龙突然笑了起来。

他内力深厚,透过江风,这笑声落在胡铁花耳朵里,便十分刺耳。

胡铁花道:“云从龙你个老乌龟,笑什么,再笑行不行你胡爷爷把你宰了。”

他本就是这样的性子,对方人越多,势力越大,他反而愈发的热血上头。

不屈于强权,这就是他这人的好处。

偏偏这样的性子,还能在江湖上活了许多年,的确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运气实在好极了。

云从龙森然道:“胡铁花你非要多管闲事么。”

胡铁花道:“我不管闲事,但看到不平之事,一定要管一管。”

云从龙冷笑一声,复又对着张三道:“张三兄弟你当云某说的话是放屁?”

张三道:“云二爷你还真说对了,我就当你说的话是放屁。”

他这话一出,却没有如预想的一般让云从龙勃然大怒,立即动手。

云从龙只是冷冷道:“你以为请了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就能在长江上跟我扳腕子,简直是蠢不可及。”

李志常道:“神龙帮雄踞长江多年,但从未对非神龙帮的江湖人赶尽杀绝,云帮主何故打破陈规?”

云从龙深深看了李志常一眼,道:“你是谁,本人做事何须向你说明。”

李志常淡淡一笑,道:“说的也对,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云帮主刚才送我们一只寒铁箭,实在珍贵,我们虽然不及神龙帮有钱有势,却也并非不知礼仪。”

他顿了顿,不知何时手上多出了一把飞刀,悠悠说道:“在下~身无长物,只有这把飞刀,是生铁打造的,还值几文钱。云帮主莫要嫌弃。”

当他掏出飞刀的时候,对面已经全神戒备。

话音一落,一只飞箭就激射而来。

可是只到半途,飞箭就突然从中间剖开。失了后力,落在了江水里。

这箭矢乃寒铁打造,入水即沉,打了两个水花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后只见到那个用弓箭的年轻人一声闷~哼。肩头赫然插着一柄飞刀。

云从龙眯着双眼,面沉似水,看不出惊怒。

但他带来的无一不是高手,都看得出刚才是那小小的飞刀破开了寒铁箭,去势不减,还插入了那年轻人的肩头。

李志常笑道:“没想到这飞刀被贫道天天带在身上,居然有了灵性,也知道暗箭伤人,是不对的。”

云从龙一字一顿道:“阁下究竟是谁。”

这时候有人清吟道:“桃李不言常自在,山水相映白云生。前面说的是他。李志常;后面那人是我,白云生。”

只见一叶扁舟顺江而流,上面站着一个穿着如雪白衣的年轻人。

清清爽爽的一身的衣裳,文文雅雅的一张笑脸,再加上秋星明月般的一对笑眼,笑眼中还仿佛不时有白云飘过,悠悠远远的那么样一朵白云。

无论如何,此人叫白云生,还真没有叫错。

这是除了李志常和云从龙之外,这里所有人的想法。

江波之上。不知何时飘起三块木板。

那白云生,好似一片白云飘在木板上,然后飘到另一块木板上,最后飘到了云从龙的船上。

这份轻功。已经可以称得上惊世骇俗。

李志常淡淡道:“不知阁下有什么资格跟我相提并论,不怕这江上风大,吹散你这朵白云?”

白云生面对李志常的咄咄逼人,丝毫不以为意,含笑道:“若是李兄觉得不妥,就当在下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他不但没有出言反击。反而以谦卑的姿态回答,着实出乎人意料之外。

李志常笑了笑,道:“小~胡你觉得一个人自己贬低自己,又吹捧另外一个人,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胡铁花道:“坏人还是好人都不重要,要是别人这么拍我马屁,我一定不会生气。”

李志常道:“不生气,就没有了杀意,没有了杀意就打不起来,我看他不是来帮我们的,而是来帮云帮主的,因为他怕我一不小心就把云帮主给打死了。”

云从龙冷笑道:“阁下仗着一手飞刀,倒是口气不小。”

白云生随手拔~出插在那用箭年轻人肩上的飞刀,又用迅捷至极的手法,点住了他的穴~道,给他止血。

他缓缓道:“这位小兄弟可是飞将军李广的后人,一手神箭已经直追当年的龙城飞将,没想到李兄一把小小的飞刀就后发先至,不但将他去如闪电的箭矢从中间破开,还能顺势刺中他的右肩,实在是不可思议。”

可他脸上没有半点不可思议的样子。

胡铁花大声道:“这小子既然是飞将军的后人,怎么为虎作伥,跟着云从龙作孽。”

白云生道:“胡兄却说错了,他可不是云帮主的人,而是我们史天王的人。”

张三惊疑道:“是海上的史天王。”

白云生悠悠笑道:“我想这世上肯定没有第二个人敢叫史天王。”

胡铁花粗中有细,很快就把握住了事情的脉络,这神龙帮多半是跟史天王勾结起来了。

李志常道:“难道史天王跟云帮主这等恶人比起来,还是一个大好人?”

白云生道:“我们史天王至少算不上恶人,自从他到了海上,那些倭寇就收敛了许多。”

李志常道:“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只是你既然有了息事宁人的准备,那就把这飞刀还给我,顺便请云帮主就不要再找我这位朋友的麻烦了。”

白云生道:“这个我可以替云帮主答应下来。”

他甚至没有提多余的条件,实在令人惊奇。

云从龙想要说话,却忍了下来,似乎对白云生颇为忌惮。

飞刀破空而至,声势极大,落在李志常面前三尺的时候,突然好似一片落叶,缓慢的落了下来。

李志常这才伸手接住飞刀,上面的血迹,不知何时也被白云生擦干了。

从白云生掷出飞刀,到他接住,他都从从容容,没有半分急迫。

这种风采,确实非常人能及。

云从龙果然听了白云生的话,调转船头,就走了。

目送神龙帮等人远去,胡铁花道:“我还以为有一场架要打,让老子活动一下筋骨,没想到他们就这么乖乖走了。”

张三道:“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看得出来那白云生是怕李道长。”

李志常道:“这事情可没这么简单,而且那白云生很可能是咱们都认识的人。”(未完待续。)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