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八十九章 令人动容的变化

第八十九章 令人动容的变化

即使‘温柔’的刀锋要破开原随云的咽喉时,他也是一如既往的从容优雅,闲适自如。

原随云的身子微微后仰,避开了淡淡的刀锋。

在藏花双足踏在瓦片上的时候,原随云的双脚也刚好离开瓦片。

这一切都那么多的从容不迫,也那样的挥洒自如。

一起一落、一落一起之间,便是生与死的距离。

生死的距离本来就很近,从长远来看,生与死对于人而言,终归是没有距离。

藏花的刀法称得上诡奇急促,丝丝入扣。

可是原随云却能在她的刀法下,始终没有伤到一片毫毛。

任谁看了这场生死之斗,都不会认为原随云是一个瞎子。

他明明看不见,却能知道刀在哪。

明明刀如电光一样快,如流水一般永不停歇,他却总能在刀锋及体之前避开。他不但比有眼睛的人更能看清刀招,也比有眼睛的人反应更快。

可是到现在原仍旧没有出招,藏花也没有出尽全力。

藏花仔细研究过原随云,她知道这个人身上至少学了三十三家的武功,每一种武功都可以是大派的镇派根基。

或者说他会的三十三种武功,每一种都是那些武学世家、武林大派的绝学。

这些绝学,无论是哪一门,都可以让人专研一生,要想将其练到绝顶,还得有非凡的天资不可。

可是原随云才二十出头,就已经将这些绝学融会贯通了。

他实在是上天的宠儿,若不是他眼睛瞎了,即便是楚留香也逊色于他。

也许即使他眼睛瞎了,楚留香也不比他更厉害。

不过藏花并不是普通的女人,更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她跟谁学的武功,或者说她天生就会。

对于原随云每一种武功,她都有破解的办法,她之所以没有用尽全力,是在等原随云出招。

原随云的招,没有让藏花等太久。

长长的袖子迎风一抖,就化作一道剑袖刺将过来。如清风明月,云卷云舒,华山派的不传之秘‘清风十三式’由他用长袖化剑使出来,绝非金灵芝可以比拟。

面对这无坚不摧的清风十三式,藏花露出了柔美的笑容。

可是手上的‘温柔’,却如疾风骤雨,刀气纵横,非要把原随云的袖子碎裂不可。

长袖之中真气鼓荡,坚逾精钢,可是材质终归和‘温柔’难以比拟。

‘温柔’是什么材质制造的,连藏花自己都不清楚。

但是除了光阴和流水,似乎也没有什么是‘温柔’所不能斩断的。

更何况藏花的刀法,根本就克制这清风十三式。

清风十三式虽然威力之大,旷绝古今,根本就是没有破绽的剑法。

可是剑法没有破绽,却有剑路可循。

对于高手而言,有这个就足够了。

藏花又怎么会知晓清风十三式的剑路,除了她自己以外,恐怕也没有人知道。

她自己都认为自己实在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女人。

别的女人用的是菜刀,她却用的是杀人的刀,而这把刀到手之后,她却还没杀过人。

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她却多半不知道。

但是有些明明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她却知道了。

她一向认为有的人天生勇敢,有的人天生机敏,但却都不如天生就幸运的人。

她就是那个天生幸运的人,所以总能知道一些特别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往往能够保住她的命。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原随云的剑袖此刻正如这句诗一般。

如诗一样的剑法,浑然天成,了无痕迹。

这样的剑法,纵使知道它的剑路,也很难破去。

很难,并不代表不可以。

藏花便可以破去这如诗一般的剑法。

她面对原随云的长袖连绵而出,卷缠削刺,突然往前一钻。

这一招,本来险之又险,可又非有大勇气,大决断不可,才敢出如此险招。

她的确是天生的幸运儿,她没有被原随云的长袖绞杀当场。

这种事情,就像西游记里面的猴王跳入瀑布,发现水帘洞一样。

若不是猴子这种天生的幸运,又怎么能发现水帘洞,恐怕若是普通猴儿往瀑布一跳,早就死无全猴了。

况且猴子若不是上天护佑,又怎么可能一片竹筏,飘过东洋苦海,抵达南瞻部洲。

本来了无痕迹剑招,因为她此刻的举动,却看到了空隙。

这种空隙犹若从高崖飞泻的瀑布,看着连绵不绝,可是其中仍旧是有缝隙的。

清风十三式在没有出剑之前,便是深不可测的幽潭,让人无法把握。

一旦出剑,就势如长江大河,铺天盖地,全然将对手湮没。

可是这样一来,每一个动作都和之前的一个动作会有所分别,动作与动作间,必然有空隙存在。

这种空隙在外面看不出来,可是身处其中,自然就一目了然。

忽然之间,温柔刀光大振,激荡如江海,变得不再温柔。

只见刀光如碧海,漾漾生波,原随云的剑袖,就似澹澹海波上的长虹。

长虹瑰丽奇幻,终归立足于海上。

原随云若不生出其他变化,败亡便早已注定。

李志常看的津津有味,甚至有些佩服藏花的胆大心细。

如她这般年纪的时候,李志常的剑法和临阵决断,比之她还颇有不如。

只是李志常见过的少年天才如过江之鲫,可是能成就他这般天人之境的却一个都没有。

藏花纵然现在已然有刀法登峰造极的势头,可见来能否走到薛衣人那一步,都很难说。

武学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根基不深厚,纵然勇猛精进,到头来也是镜中花、海底月,得失难以计较。

正如那句‘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并非是在说形意拳就比太极拳高明一般。

原随云当然不会黔驴技穷,也不会坐以待毙。

他接下来的剑招,甚至连李志常都要为之喝彩。

若是藏花刚才那死中求活,已经是临阵交锋之际,绝顶的应变。

那么原随云的反击,就是习武之人到了绝顶层次之后,日夜追寻的那种大道。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