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九十九章秋意寒(为普通读者万赏加更)

第九十九章秋意寒(为普通读者万赏加更)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在苏州城内,夕阳又是漫天的时候。

今天是八月初八,离八月十五的中秋只有七天。

可是今晚的苏州城,绝对会比七天之后还要热闹。

只因为当今天下最负盛名的剑薛衣人薛大侠,将会这在这里和人决斗。

这种场面,永远是江湖中人最感兴趣的场面,里面也有说不尽的话题。

所以现在苏州城里面大大小小的酒楼,也都在谈论这件事情,也有许多人提前赶去沧浪亭,想要目睹这空前灿烂的一战。

没有人不想知道这一战的结果,没有人想错过这件江湖上百年难遇的盛事。

薛衣人名垂天下三十载,号称天下第一剑,可是近十年来,他再也没有出过剑。

十年是一段不短的时间,足以叫人忘记他有怎样厉害的剑法。

也让许多后起之秀,也没有目睹过他的剑法。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离月出之时越来越近,酒楼茶馆中的人越来越少。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之前还热闹无比的茶馆酒楼都空了。

在这种时候,已经没有人能沉住气,不去看看。

可是在一处僻静的酒馆里面,仍旧坐着两个人。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李志常和原随云。

李志常道:“你怎么对薛衣人和白衣人的决战似乎不太感兴趣。”

“曾经沧海难为水,既然领教过了青龙会会主的武功,我便对他们的决战失去了兴趣。”原随云语气中有一分淡淡的惆然,说不出清是向往还是畏惧。

李志常道:“你是否认为他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没有你这般武功,你在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也一定远远强于他们现在?”

原随云默然无语,显然是承认了。

李志常道:“他们在这年纪的时候-的确武功不如你,不过若是生死之斗,即使他们在你这个年纪也能杀了你。”

原随云道:“虽然这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可是我还是不相信。”

李志常道:“你没有理由不相信,因为他们比你更看轻生死。”

原随云淡淡道:“这个世界上不怕死的人有很多,难道他们个个都能杀我,据我所知,不怕死的人,往往也活不长。”

李志常道:“无所谓的不怕死那叫莽撞,有信心的不怕死那就叫勇气。如果这个人是剑实话这样的人我平生只见过寥寥几个。”

原随云笑道:“我从来不相信精神层次的东西,能够对实力悬殊的决斗有什么决定性的作用,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妨去看看。不过实话而言,这场决斗薛衣人已经必败无疑,因为白衣人的实力在他之上,这一点即便是你也不得不承认。”

李志常悠悠说道:“这场决斗无论谁胜谁败,都会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

踏步离开这处酒馆,两人在夕阳下施展轻功。

李志常如闲庭信步,却又块乎人的想象。原随云也在背后不紧不慢的跟着。

他突然道:这里似乎不是往沧浪亭去的方向。”

李志常随口回道:“因为他们的决斗本不在沧浪亭。”

原随云道:“这也对,两个绝的比试,不是拿来让人当猴戏看的,那么他们究竟在哪?”

李志常道:“跟着我走,你就知道了。”

黄昏带来一分寂寞,枫叶荻花瑟瑟,秋天的来到,衬得天地一片肃杀。

纵然河水流淌不绝。鱼肥虾美,有生机无限,可又怎么能够掩盖住,这苍凉肃穆的秋意。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人生岂不是正如这落叶聚了又散。散了又聚,生死也应如此。

薛衣人独自坐在岸边,紧紧握住了剑,他不能改变生死注定的宿命。但只要有这把剑在,他就能决定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

当薛衣人手里有剑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败过。

他一生从没有和别人比过其他什么东西,只和人比过剑。

只要是比剑,他就从来没有输过。

他突然想起了三十年前,那时候他正当壮年,在勾漏山,暮霭苍茫,西天如血。

他白衣如雪,独立在寒风中,山巅上,望着面貌狰狞的“杀手无常”缓缓走了过来。

然后,剑光一闪。

鲜血溅在雪一般的衣服上,宛如在雪地上洒落一串梅花……

那是他第一件血衣。

而今天便会诞生他最后一件血衣,只是这一次未必染上的是别人的鲜血。

在漫天秋色中,天上新月如吴钩。

一叶孤舟,一个同样白衣的人,他和此刻的薛衣人居然是那样的相似,又绝然不同。

因为他的手上没有剑。

没有剑的人又怎么能够称之为剑,没有剑又怎么能够赴这场关于剑的约会。

薛衣人和白衣人同时站了起来,两人的目光同事接触到对方,他们的目光也好像一把剑。

苍凉的天地里,薛衣人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自己那灰色剑鞘里的剑,澄如秋水,湛湛如青天。

无论是谁见到这把剑,都不能不承认这是一把好剑,绝世好剑。

百练之钢,经过高明匠人的打造,就成了一把利剑,却还算不得流传千古的名剑,能让利剑成为名剑的只有人,真正为剑而生的人。

所以干将莫邪的剑也叫干将莫邪,薛衣人的剑也叫薛衣人。

也没有多余的话,长剑遥遥指着白衣人。

流水在动,舟也在动,白衣人却没有动。

流水相对于岸动,白衣人与舟相对流水而静。

动静之间的道理,从没有如现在这般被清晰的诠释出来。

一剑轻飘飘刺出,飘荡在风中的落叶,有些挡住了剑的去路,便立刻化为粉末。

在这些粉末还没有撒进流水的时候,剑已经坚定的朝着白衣人刺去。

这一剑刺出本来毫无变化,可在即将刺到白衣人的时候,却有了变化。

在刹那间,足足有三十六种变化,薛衣人也足足刺出了三十六剑。

这三十六剑每一个变化,都经过千锤百炼,一如薛衣人的人,一如薛衣人的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ps:感谢鱼元大亨的588赏、为书而狂之人的200赏以及a贝、小四爷00、执念123123、大梁子守护者和君公主的打赏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