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一百一十一章磨刀

第一百一十一章磨刀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铁中棠心念及此,朗声道:“世人都说武道禅宗,嫁衣神功。可玄门亦有正宗,从前不知道兄造化天人,不曾相交。今日因缘际会,便请道兄教我何以是禅道之别。”

他终究不愧为一代名侠,即使到了此时,仍旧风度不减。

李志常淡淡说道:“如此便得罪了。”

话音甫闭,铁中棠只觉一股无形之力从门外透进来,这并非是任何劲力,因此穿透进来,并没有引起任何异常。

外人也只能见到李志常立在门外,背负双手,静静地看着木屋。眼中也无神光,身体更无异动。

那磨剑之声,飘然响起,却好似浪花拍石,无有作用。

铁中棠只觉心里沉甸甸的,好似一座大山压来,偏偏没有任何喘息的方法,来源于夜帝妻子一甲子以上的嫁衣真气,加上着数十载的勤加修炼,当今之世,再内力方面,除却水母阴姬之外,便是昔年的碧落赋中人,都不可能比他更为深厚。

真气在窍穴里跃动,始终无法驱散心头沉甸甸的阴影。

这无形之力,来得突然,纵使铁中棠知晓乃是自李志常身上发出,可是他此刻仿佛深陷泥沼之中,举手投足无不束缚。

他却不知道这无形心剑,乃是李志常精神之锋。

意念心生,化作此剑,此刻李志常即使还未全力施展,但任凭是谁,只要是没有领悟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就只能硬捱这道心剑,无可脱逃。

铁中棠功力放眼古今,少有敌手,可是论武道境界,即使当今之世,也未必能比薛衣人更高明。

他能撑到现在,却是跟他心中天生一股英雄之气有关。

当年他和独孤残在雁荡山顶决战了三天三夜。到后来虽已负伤十三处,全身衣裳都已被血染透,还是能以‘小天星’的掌力,震断了独孤残的心脉。

全是仗着这股无双无对之英雄气概。

李志常只觉在他心剑之下,铁中棠仍旧百折不挠,越挫越勇。

他不禁为之叹息,铁中棠在他压力之下。精神意志便不住内敛。

越是坚守心神,他的意志就越是坚固。

就好比铁中棠本身只是一块木炭,却在李志常强大的压力下,逐渐金刚石转变。

可是李志常是何等人物,心剑绝妙,古今难寻。自不会有此漏洞可钻。

他心剑一旦离体,便是天人之境,铁中棠短于精神交锋,不知反击,只能任由心剑呼应天地,纵然铁中棠心如坚石,又怎么敌得过悠悠苍天。

人力有时而尽。天力自有无穷。

铁中棠纵然化为金刚之石,可李志常的心剑也随着他抵挡,不住演化,合于天地。

最后非得把他的心志摧折为靡粉不可。

到那时候便只能做一个活死人。

李志常终归见他是一代大侠,纵然无情,却有不忍。

在铁中棠快承受不住的时候,突然心剑收回,铁中棠本来全力抵挡。心剑收回之后,心力踏空,忍不住一口心血喷出来。

到了这时他哪里还不知道李志常已是手下留情,不然他莫说想要突破,便是想留住自身意识,都绝无可能。

纵然此时他心神也已经遭受重创,但至少不会落得活死人的下场。

他长声一叹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铁某已是无颜留在此处。”

最后一声悠长的叹息也自磨剑之声那里发出,渐行渐远渐无踪。

李志常对着藏花示意道:“他们已经走了,你自己去取你的东西罢。”

藏花喜不自禁。冲入木屋,翻箱倒柜下终于找到了一个紫色的檀木盒子,高兴道:“你也进来看看。”

却没有想到外面全无回应,只有一声尖厉的猫叫,笼罩四野,久久不散。

藏花冲出门外,那袭白衣再也不见。

清晨,日出东方,云霞明灭,让人不禁为之瞩目。

此时虽是寒冬腊月,前天刚落了一场大雪。

这一片幽静的梅林之中,暗香阵阵,飘荡着清冷的梅花芬芳,林间小道并不坚硬,只是有些淡淡的潮~湿,偶尔露出几片枯黄,正是残秋时的落叶。

在晨曦淡雾之间,一个人凭空出现。

先是淡淡的影子,最后逐渐凝实。

他的目光是那样的虚无,他的脸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好似一道轻纱遮住了他的面庞。

只能看见他穿着一身胜雪的白衣。

绝世无双的剑手,纵然掌中无剑,纵然剑未出鞘,只要他的人在,就会有剑气逼人眉睫。

这里没有人,却有梅花。

梅花禁受不住白衣人的剑气,飘然落下。

他的剑已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他的人也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他的剑纵然不是最强的剑,可是他的人早已奉献给剑道。

剑就是他的生命,就是他的全部。

在这段时间,李志常居住在这处梅林之中,他住的地方是一个有一条清澈溪流的地方。

梅花飘落在溪流之中,形成一条散发出清香的花溪。

花溪边有一块石头,一块磨刀石。

李志常在磨刀石旁边,他自然是在磨刀。

一把样式有些独特的刀,一把不过三寸三分长的飞刀。

刀身冰冷,刀锋无情,人也是无情。

他的身体也有汗水,这毕竟是凡人的躯体。

他的手也有些颤抖,因为他的内里早就衰朽不堪。

此刻若是有高明的大夫,便可见到李志常如今的身体,应该不能继续行动下去,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便是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慢慢等死。

李志常现在每动一下都是痛苦的,他却仍旧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

等死的滋味并不好受,所以李志常决定用磨刀,来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

同时他也在等人,等一个本该来的人。

在太阳下山之后,这个人若是再不来,就永远不必来了。

李志常已经感觉到他已经到了附近,可是对方仍旧没有出现。

他明白对方在想什么,对方在等。

他在等出剑的机会,他也只打算出一剑。

恰好李志常也打算只出一刀。

这样看来,两人之间还算有点默契。

不过对方也只能等到黄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ps:感谢墨手橙龟的打赏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