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五章太岁经(为盟主一骑烟雨任平生更)

第五章太岁经(为盟主一骑烟雨任平生更)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感谢一骑烟雨任平生的盟主,暂时没有存稿,就慢慢每天还一两更,今天都五更了,继续召唤月票)

左飞卿乘风而去,到了昆仑山另外一侧,遥望见一个宏伟巨城,随即从身上伞套里抽~出一把纯白色的油纸伞,此伞名为风魔伞,乃是风部第一任部主‘风魔伞’兰追所造,风魔伞之名也由此而来。此伞刀枪莫入,水火不侵,运转周游风劲在上面,无不如意,更兼许多妙用,只为风部历代部主方可持有。

左飞卿撤了附在白发上的周游风劲,白发依旧披散在两肩,撑开风魔伞,凭风借力,蹈虚御空,悠然在空中漫步,转瞬间就如一朵白云飘然而至这宏伟的帝下之都。

他以‘白发三千羽’代替风魔伞本是风部最上乘的神通之一,自风部二百年来,别说在他这个年纪练成这‘白发三千羽’,就是练成这门神通的人也寥寥无几。

不过左飞卿似乎不想让西城八部其余人知晓他练成这门神通,所以才撑起风魔伞,改为风部的标志性神通。

守在第一道关口的是山部的弟子,自然认得这位地位崇高的风部之主,个个齐声道:“恭迎风君侯。”

左飞卿面色依旧清冷,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缓缓落在城头。

这时候一个慈和的女声从内城祖师殿方向传来,内力充沛,送出数里,仍如话在耳边,实在有惊人的业艺。只听话音飘来‘飞卿回来的正好,我们正有要事需要等你来相商。’

左飞卿对这女声不敢怠慢,只因对方便是这一代地母,仅次于‘东岛之王、西城之主、金刚怒目’的绝世高手,况且他能活命,实乃对方的权护,他颇有些恭敬的大声回道:“我也有要事回禀地母。”

他内力不及地母绵泊淳厚,但全力吐气开声。也能送到祖师殿之内。

地母柔声道:“是么,飞卿先上来再说。”

左飞卿在帝下之都不敢动用风部神通,顺着主道而行,几个呼吸,也到了祖师殿之内。

祖师殿清淡简陋,只供奉着思禽祖师的塑像,然后大殿中央便是一个圆桌。放着八个陈旧的酸木椅子。

这便是武林最神秘的圣地之一——西城八部的议事场所,两百年许多影响武林的大事,都在这里面生出苗头。

此刻祖师殿之中~共有三人,地部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金发美妇,年纪不轻,犹有风韵。如雪般洁白的肌肤虽爬上了细密的纹络,可是湛蓝的星眸却无半点沧桑。

金发美妇正是当今地母,天下有数的高手温黛。

她虽然是异域中人,却一口流利的汉语,实教人惊异。

温黛背后站着一个玄衣乌髯的老者,目透笔挺,雅量别致。却是天下劫奴中的第一人仙太奴,也是温黛的丈夫。他辈分很高,声望也不小,只是不为八部之主,就坐不得椅子,这是自古流传的规矩。

电部椅子上一个昂扬大汉稳稳坐着,骨骼极大吗,国字脸膛。一双~飞剑眉压着虎目,灰布长衫赫然打着两个补丁,足下麻鞋破烂不堪。

这人就是电部之主虞照,和左飞卿颇不对付。

左飞卿悠然步入大殿,对着虞照冷哼一声,施施然落在属于风部之主的位置,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要让我们一起商议。”

如今西城八部之主就剩下他们几个还在帝下之都,要让他们几人商议的事情,几乎便是最高等级的要事了。

虞照嘿嘿笑道:“地部的太岁经让晴丫头偷走了,这丫头片子胆识过人。真是不逊色我老虞当年。”

太岁经乃是地部至宝,上面记载的秘术、武学虽不及周流六虚功大成后有天人的威力,但也是武林中少有的瑰宝,没想到却被一个小小的弟子盗走,实在是地部两百年来不曾发生的事情。

温黛和丈夫仙太奴被虞照直截了当说出此事,也只有面露苦笑。

左飞卿讥嘲道:“只怕有人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会光着屁~股满山乱跑。”

虞照回道:“有人在晴丫头这岁数也不知道被我痛打了多少次。”

左飞卿冷笑道:“你要不现在试试。”

虞照大笑道:“老子正好手痒,咱们练练。”说罢浑身冒出电光,骨节交错,哗啦啦犹如雷音,声势骇人欲绝。

左飞卿随之白发无风自动,星眸如剑,状如妖魔。

温黛对着左飞卿冷哼一声,仙太奴的‘太虚眼’也盯上了虞照,两人都是当世少有的强者,气势一露,登时就让虞照和左飞卿熄灭了争斗的心思。

温黛道:“你们两个平时打打闹闹就算了,都这个节骨眼,还斗气。”

虞照道:“只是玩玩,你老人家别生气。”

左飞卿道:“晴丫头应该没走多久,我们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温黛微笑道:“找你来正是为此事,我们四人之中就属你追踪的本事最为厉害,而且晴丫头不单单偷了太岁经,连我们几部的祖师画像都偷了去,此事有你负责,也说得过去。”

左飞卿道:“好,我立刻动身出发。”

温黛道:“还有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要事?”

左飞卿迟疑道:“我之前在山中练功,发现了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人,居然无故出现在山坡雪崩里,我只当是我们八部弟子,想要过去查探,没想到一道山坡上空,此人居然没有借助风力,就能冲天而起,蹈虚御空,实在惊人的很。”

温黛和仙太奴相视一眼,露出惊骇的神情,道:“难道是他回来了?”

左飞卿道:“我虽然只年幼的时候见过他一面,但绝不会认错,这人跟那人绝没有半分相像,况且周流六虚功天生和我们八部神通互有感应,他凭虚御空定然动用了神通,我不会一点都察觉不到。”

温黛道:“你在何处发现他的?”

左飞卿道:“后山。”

温黛道:“此人来路不明,但看你描述绝非等闲之辈,还是交给我们处理,你就负责晴丫头的事。”

左飞卿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动身。”

温黛叹息道:“也好,早点出发,晴丫头留下的痕迹就更多。”

李志常奔出上百里的地方,才看见人烟,找个猎户之家,偷换了身粗布麻衣,他觉得山中人家穷苦,直接拿人家东西也不合适。

随意入了雪松林中,杀了一只大黑熊,扔在那家人院中,就飘然而去。

虽然不急着赶路,但也一日就到了一处边陲小镇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