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三十八章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有道是力分则弱,力聚则强。

仙碧、虞照、左飞卿三人各有三十年以上的苦功,风雷相生,浑~圆无极,纵比不得李志常天人武圣,却也不是这些飞来的嫩芽所能伤害。

可是这成千上百的嫩芽,不单单是嫩芽,而是寄托了李志常的神意。

李志常以超然之意,入有无之间,三人风雷相生,却未能抵达‘不生不死、空虚玄妙’的境地,更没有归于大道,流转之间,自免不了有空隙。

嫩芽虽弱,却好比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李志常悄立原地,手不抬,足不动,任凭真气驾驭嫩芽,在这三人周身三尺之外飞来飞去。

不过盏茶的功夫,三人便汗如雨下。

左飞卿一咬牙,白发飘起,在背后盘旋,一指点出,手上凭空生出一股旋风,凝练至极,有青色光华流转。

这束风成剑本是周流风劲练到最深处才能大成的手段,一旦练成,有形无形之物皆可化为手中利剑,风部之人因之命名为风神剑,这确实和当初李志常对水母阴姬在那绝壁下,大江之上,所用的风神剑远离一致,如出一撤。此路风神剑威力之大,甚至还胜过昔年‘黑水滔滔、倾尽天下’萧千绝的天物刃。

风君侯携带风雷转生的功力,用出这门还很生疏的神通,虽不能运转如意,可为威力之强,足以劈开顽石,削断精铁,比诸剑仙的飞剑,也不遑多让。

这一口风神剑,绕在风君侯手上流转不休,好似一口绕指软剑,几乎凝成实质,动念间便朝李志常所在的方向而去。

李志常赞道:“好一个因风为剑的本事,再练十年。这周流风劲就能给你练到止境了。”

他口中固然称赞,神色一派闲适,看得出此刻他依旧没有用心在和三人交手,好似在跟小孩嘻戏。

那风神剑绕着李志常绕了好几个圈子,却都给迫在李志常一尺开外。只因为李志常罡气护体,浑无错漏,那风神剑一刺过去。便好似碰上了一个滑不留手的泥鳅,浑没有着力的地方。

虞照眼中神光爆~射,踏出一步,手中电光爆闪。

前次说了虞照的雷音电龙分为阴龙和阳龙,阳龙离体之外,隔空伤敌。阴龙留在体内,控制阳龙,同时阴龙在体内蓄积,还能给主人本身绝大的力量,运至掌中,纵使精铁,也能一掌拍成粉末。

那虞照天生豪勇。一步踏出,结罡步斗,虽离了左飞卿和仙碧,失了风雷转生的威力,却更加豪迈,电光爆闪,根根胡渣直立,好似青幽幽的针头。

他去如疾风。手上电光声势更强盛了数分,照的李志常白净的面庞,有些惨白。

同时风神剑也伺机而动,从天上俯冲下来。

这路风神剑,聚则成形,散则成气,幽幽冥冥。绝难对付,若是一般人同时面对虞照的雷音电掌和神出鬼没的风神剑,此刻已经绝无幸理。

李志常依旧保持超然的姿态,然后突然之间。浑身气劲炸响,白衣寸寸而裂,露出筋~肉虬结的上身。这十三太保横练,早给他练到登峰造极,功力灌注下,坚不可摧,更有无上神力,超迈三界,笑傲风云。

他这些年以气伤敌,颇有仙家气派,骨子里还是有些暴力因子,见对方豪气,决意来个一力降十会。

他身量本来不矮,这一变身,只化作一个铁塔般的大汉。

从一个仙风道骨的高人,突然转换为天神下凡,纵然在生死激斗之中,风君侯和虞照也不由得一愣,仙碧更是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

北落师门趴在屋顶上打了一个哈欠,似乎颇有些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的架势。肉肉的爪子,还在耳朵边挠了挠,神色略带些不爽,没有猫奴陆渐给他抓痒,还要猫大~爷亲自动手,北落师门十分不愉快。

李志常伸手一捏,就把那风神剑抓~住,随即捏的爆响,虞照一掌打在李志常身上,电光消弭,反而倒飞到后面的墙体上,生生镶嵌在墙里面。

对手不堪一击,李志常失了乐趣,转瞬就收了气血,变作原来的斯文模样,只可惜浪费了一身衣服。

他倒是没有赤身裸~体羞于见人的想法,以他的心态,青天为屋瓦,日月作窗棂,四山五岳为梁柱,天地犹如一敞厅!又怎么会在意这些细节。

所谓纵情任我,洒然不拘。

左飞卿被破了风神剑,一口心血喷出,脸色惨白无比。

李志常呵呵笑道:“左小子把你们风部的祖师画像给我,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左飞卿冷冷道:“莫说这祖师画像早就给姚晴偷去了,就是有,左某也不会给你。”

李志常一皱眉,又指着虞照道:“想必这位便是雷部之主,你别说你的祖师画像也给姚晴拿走了。”

虞照从墙体下,挣扎出来道:“俺老虞向来粗心,那天喝了死丫头送来的千日醉,当然没能把祖师画像留住。”

李志常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会是这般模样。”

他身子一幻,再显出身体来,就把虞照和左飞卿提起来,仙碧花容失色道:“你还想做什么。”

李志常淡淡道:“给他们疗伤。”

说罢,将两人抛在空中,连拍数掌。

仙碧将信将疑。

只见到片刻后,两人身上白气蒸腾,脸色由青转红,由红转白,李志常再把两人丢在地上,道:“我先走了,要想报仇,最是可以来找我,只是下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他一声呼啸,北落师门尖叫相合,一人一猫,转瞬间消失在天际。

正是那:休言功行何时就,谁道玄门不可投?人我场中枉驰骤,苦海波中早回首。说甚么四大神游,三岛十洲。这神仙隐迹埋名,敢只在目前走。

仙碧惊疑不定道:“北落师门怎么会听他的话。”

左飞卿站起身来,周流风劲淌过全身,将尘土去除,依旧整洁如新,只是面色不大好看,他素来心高气傲,也不得不承认,无论在任何方面,都不是李志常的对手,再练二十年,也未必能摸~到李志常的项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ps:感谢画尽千峰的1888赏、打大虾!的200赏以及倒骑蜗牛听春秋、君公主、大梁子守护者的万万千千万打赏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