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六十二章玄武湖畔(求月票)

第六十二章玄武湖畔(求月票)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李志常微微笑道:“你也不必灰心,当今天下除我之外,尚有三人能够替陆渐封住三垣帝脉,上次从你这拿走祖师画像的那位姑娘便是其中之一,你若是能求得她帮忙,也是可以帮陆渐的。”

姚晴和石清水虽然萍水相逢,却甚为相得,只是人海茫茫何处去寻觅,倒是颇费思量。

她也不灰心,想着来日方长,陆渐还有两道禁制,只要不出大错,还能支持不短时间。

李志常练这长生藤,非得有周流地劲练到至微至妙的境界不可。这长生藤对他倒是没用,但是结出的长生果,,乃是他为了三灾的雷灾准备。

届时若是不能臻至至诚之道,避开雷劫,便可以借助长生果里面周流地劲到了极致的化生之气,在雷灾伤损他肉~身元神的时候,借助这化生之气,修补肉~身的损伤,这叫有备无患。

纵使将周流地劲练到极致,一生也只能结出一颗长生果。姚晴在周流地劲上天赋无以复加,才能在这个年纪,就领悟化生之术,要知道这数十年来,地部也只有她一个人领悟到化生之术而已,即使地母的女儿仙碧也没有领悟到,可见这化生之术,要修成是如何艰难。

李志常在当日见到姚晴后,本就有此打算,却也没料到姚晴真能短短时间练成化生之术,因此对她能练出长生藤,多了不少把握。

长生藤太过珍贵,因此李志常救她几次,也不为过。

至于陆渐,受他恩惠也够多了,况且金刚一脉不经磨砺、不受苦痛、不历劫难、不证本相。

想那千神宗虽然练成三十二身相,将大金刚神力练了几十年,也不过是一个一合身相的货色,不窥绝妙之境,终不能继承九如法统。便是没能经历住磨难、苦痛的考验。失了道心。

李志常如今高屋建瓴,自然明白神通易得,道心难守。没有无量的气度,练成无量的武功,最后伤的也是自己,永坠轮回,不过是一只强壮的蝼蚁而已。

这番道理。李志常自不会跟姚晴说明白,不到那境界,怎么能体会那种微妙。

不提李志常这边的事情,但说谷缜和谷神通、石清水三人。

先前石清水为了给李志常治伤,耗损了不少功力,故而落在谷缜和谷神通后面。

不过她浑然不息。无上智经结成内丹,早就冲开玄关一窍,沟通内外天地,在这追逐过程中,逐渐恢复了功力。

纵然身体有些倦乏,不过精神愈加神采奕奕。和谷缜最后也不过五六里之遥。

谷缜逃的虽快,谷神通却紧追不舍。

谷神通乃是天下第一流的逃亡宗师。

当年万归藏追杀他多次。有一次竟然追杀了他七千里的路,还是让谷神通逃走,可见谷神通的轻功和逃跑功夫,实在无双无对。

况且这几年谷神通近乎炼虚合道,只逊色如今谷缜一筹,谷缜和李志常一战,用出天无尽藏,神气在逃亡过程中根本不能回复巅峰。谷神通对上谷缜的赢面仍旧很大。

更关键的是谷缜得万归藏一切经验,对旁人而言那自是无往不利,可是谷神通和万归藏乃是一生死敌,对万归藏了解十分深刻,周游六虚功在不能神气混一的情况下,被天子望气术完全克制。

不过周游六虚功实在不凡,谷缜上天为鸟。入水作鱼,逢山开路,谷神通也不能将他逼到绝境捉住他。

谷神通此刻心里比谷缜还着急,他已经觉察到谷缜越来越像万归藏。那周游六虚功的使用,几乎如出一辙,怕等久了,谷缜就完全成为万归藏的影子。

他功夫通神,加上天子望气术的加持,别人或许难以理解谷缜身上的事情,谷神通却隐约有些明白,正因如此,他的心情才尤为迫切。

蒋山便是钟山,三峰相连形如巨龙,山、水、城浑然一体,雄伟壮丽,气势磅礴,古有“钟山龙蟠,石城虎踞”之称,早在三国与汉朝就极负盛名。

山顶紫云萦绕,此刻太阳跃出地平面,顿时山顶霞光万道,仿佛王气。

谷缜此刻便在玄武湖畔,身形修长,虽然不到二十岁模样但是钟山三峰在身后,也貌似比他矮了一截。

谷神通的身形,从林间慢慢现出。

石清水自玄武湖另一短,凌波而来。

遥望南京城,横跨长江,气势不凡。

谷缜有感而发道:“大好山河,如今却被凭空糟蹋,谷神通你以为然否。”

谷神通默然道:“你是谷缜还是万归藏?”

谷缜淡然道:“有区别么?”

谷神通轻轻一叹道:“当然有区别,谷缜是我的儿子,万归藏却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谷缜背负双手,似乎丝毫也没觉察道,石清水此刻正静立在湖中清荷的莲叶之上。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石清水此际的清丽,却绝非一句歌谣,便可以道尽。

她认识谷缜,却不认识面前的谷缜。

她仿佛能从谷缜身上,看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气度,那是李志常的气度。

这是无敌已久,寂寥已久,才有的气度。

对她而言,这样的谷缜不管是谁,都更有击败的价值。

不过她不会先出手,不是为了等谷神通和谷缜两败俱伤,若是她知道她此刻出手,只怕谷缜立刻就逃了。谷神通虽然是个好对手,但是她现在对谷缜更有兴趣。

谷缜的目光落在谷神通身后的平林之上,云烟漠漠,足以让人目光流连。

他突然笑了起来,道:“如果我是你的儿子,你怎么可以忍心将他送入九幽绝狱,让他整整呆了三年,暗无天日的三年。”

谷神通听到他这个‘我’字,不由眼神一亮,复又漠然道:“我在你这个年纪,受的苦,远比你多得多。”

谷缜冷然道:“这个理由我不接受。”

无形的气势,似乎从高空坠落,朝着谷神通压了过去。

石清水不由一赞,到现在她也分不清此时的谷缜还是不是他自己。

因为他此刻面对自己父亲出手的无情,足以叫任何人都无法想象。(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ps:因为分类月票奖和总榜月票奖、新书月票奖不能重复获得,所以这个月只要进入分类前八就能拿月票奖了,目前是分类第七,只要保住这位置,这月拿月票奖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大家不用疑虑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