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九章秋风吹飞藿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李志常拔~出长剑,从容起身,白衣飘扬,从容往楼下走去,神情是那样的写意。

足音自楼板间响起,规律却又自然的脚步声,堪比一曲绝美的乐章,这一切偏偏没有任何做作,自然而然,就成了这样,整座秦淮楼,都因为这脚步声置身一个舒展的天地。

楼道并不长,乐章也不长。

司马元显抬起了头,此时包括他在内,楼下的人,都止住了言语,望着楼梯口,入目所见,只有如雪白衣。

不,不只有白衣,还有一泓清泉。

清泉一样的剑,清泉一样的剑光。

司马元显继承了司马道子高大威武的体型,样貌英俊,二十岁许的年纪,正是年少有为的表率,兼之一身剪裁合身的华丽武士服,本该是任何少女的梦中"qingren"。此刻他神情凝重,右手已经按住了剑柄,无论如何这人也绝不是来说笑的。

不过只要不是宋悲风下来,他绝不相信,这秦淮楼有第二个人能够击败他。

李志常从纪千千的楼上走下来,又是如此年轻,又是如此风度。

司马元显心中已经嫉妒发狂,偏偏身为一个剑手,他此刻感觉到了李志常的危险。

司马元显一字一顿道:“你是谁?”

李志常的目光并没有凝聚在他身上,剑光一闪。

众人也只看到了剑光一闪。

李志常似乎从来都没有动过,而司马元显已经少了一条胳膊。

最令人惊奇的便是,他胳膊虽然断了却没有流血。

足音再复在楼道中响起,李志常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没有任何多余的神色。

司马元显纵然没有入九品高手榜,也是皇族公认的少年高手,更何况他父亲司马道子,更是司马皇族第一高才,名列内九品高手之中。

没想到这神秘人物。在电光火石都不到的时间里,便斩下司马元显的胳膊,到现在司马元显都没有反应过来。

同时他司马元显还不敢继续放肆,因为他感觉到李志常是真的不把他放在眼中,如果自己视那些寒门和百姓如蝼蚁,那么他便是李志常眼中的蝼蚁,或许连蝼蚁都算不上。

他甚至分不清楚。李志常杀他或者杀蝼蚁,哪一件事更费李志常的力气。这位在金陵城横行不可一世的小霸主,今天居然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只怕是谁都料想不到。

他带来的奴仆想要冲上楼去,脚却好似长了钉子一样,完全迈不动。

司马元显仍旧不能接受断臂的事实。怔怔站在原地,注视着落在地上的胳膊,同样也没有血,同样他也感觉不到痛。

伤人不见血,这是何等的剑法。

秦淮楼的沈老板是个有眼力的人,沉声对着司马元显的仆人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你们小主人带回府上。”

这时候司马元显的仆人才如蒙大赦。搀扶着麻木的司马元显往外走去,同时也带着司马元显的断臂。

李志常一下一上,不过顷刻,所做的事情,却足以在建康城中引起不大不小的风~波。

不在于他的厉害,而在于他敢斩断司马道子最宠爱的儿子司马元显的一条手臂,在这个血统至上的大晋朝,简直如生生一巴掌扇在整个司马皇族的脸上。

毕竟司马皇族东渡以来。被迫和王谢这些顶级门阀共掌天下,但是表面上,司马皇族依旧是南方的真正掌控者。

而李志常在都城建康公然斩断皇族子弟的手臂,这绝非他们可以容忍的。

本来谢安也只不过想要教训一下司马元显而已,还不至于下手如此之狠。

谢安看着从容自若,在纪千千端来清水洗手的李志常,愈发觉得这位太乙道尊。实是比横跨两晋道门宗师的葛洪要可怕许多。

是和孙恩一样漠视一切陈规的真正地仙级人物,在他们这些人眼中,什么血统门阀那又算得上什么。

用干净的绸缎擦拭了剑身,又将之归入剑鞘。

纪千千跪坐在两人旁边。颇为安静。

李志常虽然做下此事,谢安却没有露出任何惊疑、慌乱,和李志常继续清谈,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依旧对答如流,妙语连珠,显示出深厚的学识,以及缜密的思路。

李志常博览古今,对玄学自然见解极深,难得谢安也能跟上他的思路,一番清谈,并不有任何跟不上的样子,着实让李志常心中佩服,若是此人肯入道门,精研丹道,至少也是一个道门大宗师级的人物,能不能摆脱轮回之谜,却要看机缘了。

李志常忽然道:“我听说安石曾与孙绰等人泛舟大海,当时风起浪涌,众人十分惊恐,唯独安石虽然没有惊人业艺,却吟啸自若。船夫也因为安石的从容,宽下心来,照旧驾船漫游。后面风浪转大,安石才慢慢说:‘如此大风我们将如何返回呢?’,其实安石这种镇定从容的心态,正是我道家镇之以静的最好体现,如果安石肯放下枷锁,跟我入道,我担保你的成就,将不在葛洪之下。”

李志常作为已经脱了轮回的地仙级人物,此番话当真不虚。

神仙也讲究缘法,他对谢安着实看得起,才肯说下此话。这也有前贤可查,如张良随赤松子游一般无二。

谢安丝毫不怀疑李志常的诚意,却是久久无语,随后唤了宋悲风不辞而去。

在谢安离去的当口,李志常抚琴长歌道:

“嘉树下成蹊,东园桃与李;

秋风吹飞藿,零落从此始。

繁华有憔悴,堂上生荆杞。

驱马舍之去,去上西山趾。

一身不自保,何况恋妻子?

凝霜被野草,岁暮亦云已。”

这是阮籍咏怀中的一首。

前半首是说,在东园的桃李这样的嘉树下,曾经聚集过很多的人,热闹非凡;但当秋风吹得豆叶(“藿”)在空中飘荡时,桃李就开始凋零,最终便只能剩下光秃的树枝了。由此可知,有盛必有衰,有繁华必有憔悴;今日的高堂大厦,不久就会倒塌,而成为长满荆棘、枸杞等植物的荒凉之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ps:感谢马岭卢钱和阿勒彗星的588赏、为书而狂之人的200赏以及缺水的鸟、江南木子的打赏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