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三十三章登仙路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太乙教的总坛太乙观,在太原附近,入山处竟竖起一座山门,上面笔走龙蛇般三个大字——‘南天门’。

气魄之大,好似仙人弄笔,凌空而画,绝非人力可以书成。

山门之后,便是登山捷径。

刘裕站在山门面前,悄然无言,感到丝丝震撼。

谢玄派他来联络太乙教,正是因为太乙教是唯一可以对付天师道的道门大教。

孙恩在南方的强势,足以令人胆寒不已。

即使以谢玄之能,亦不得不对孙恩十分头疼。

更可怖的是,孙恩已经击杀了逍遥教的任遥,一人独力挑翻一个教派,足让人胆颤心惊,隐然间有问鼎天下第一人的架势,而实际上,也没有谁可以在最近抢走孙恩的风头。

自从一月前,太乙教封闭山门,天下局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天师道和慕容垂联手,占据边荒,南北呼应,即使以谢玄淝水之战之后的威望,在内外交困的局面下,尤其是桓玄也跟三帮四教之一的大江帮联手的情况下,让局势愈发的艰难。

同时弥勒教也深入南方,居然和晋室合作,一意要铲除以谢玄为代表北府军,面对如此重重阻扰下,谢玄也不得不寻找盟友。

谢玄深切感受到独力难支的局面,将和他面对苻坚的时候不同。那时候苻坚南来,携统一北方的大势,在如此强大压力下,南晋为了求存,才能众志成城,共同抗敌。

可是苻坚一灭,局势就大不相同。任谁都看出天下的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任何有实力的人都想在此时分一杯羹。

尤其是桓玄和司马道子不顾大局的狼狈为奸,对天师道的张狂都熟视无睹,反而刻意打压北府军。

这段时日不知道有多少人说他谢玄飞扬跋扈。丝毫不把晋室放在眼中,而事实绝非这样。

所以至今仍旧独立在天下大势之外的太乙教,便是谢玄的最佳选择。

心事重重的刘裕,伫立在登山的小径之外,山门之下,两边巍峨入云的石柱,让刘裕心胸一阔。好受许多。

救济苍生本就是艰难之事,空想无益,如今他办好和太乙教的联盟,将是对谢玄最好的支持。

刘裕径自踏足小径,继续行程。

小径蜿蜒往上,似要直登巅峰。

半阙明月升上灰蓝色的夜空。星光点点,尤添小径的秘异莫测。

开凿这样一道山中小径并不容易,险要处旁临百丈深渊,有时绕山而去,有时贯穿古树高林。

刘裕只觉迷迷糊糊,在山中绕了又绕,最后居然又回到了南天门。

突然之间。高空月华洒下来,刘裕福至心灵,感受到心灵中接收到一个冥冥中的召唤,循着这心灵讯息,跟着其感应的方向而去。

重新踏上小径,穿林过溪,不足一个时辰,已经踏上封顶。可是这条跟之前似乎没有分别的小径。如何将他带上封顶,至今想来,仍旧一无所知。

经过一座奇树密布的古树林后,忽然哗啦水响,只见左方一道在十多丈高处的瀑布直泻而下近百丈,形成下方层层往下的水瀑,烟雾迷蒙之中。赫然在前方一道长吊桥跨瀑而过,接通另一边的小径,吊桥虚悬在半空,在山风下摇摇晃晃的。胆小者肯定看看已双足发软,遑论踏足其上。

而吊桥之旁,立着一块石碑,上书写三个字,似乎居然是人手指刻画,纹理分明,一气呵成,毫无滞碍。“登仙路”三个字跃然欲出,使人望之,便觉飘然欲仙。

其中旁边又有两行小字:

长桥卧波,未云何龙;

复道行空,不霁何虹。

短短十六个字,便将此间情状饱览其中,更显得太乙教手笔非凡,气象宏伟。

刘裕面对如此骇人的吊桥,升起了豪情,怡然不惧,抬足落到吊桥之上,只是吊桥左右晃动,让他身形也跟着晃动,不禁有些脸色发白。

过一会,他真气流转全身,全身一暖,足尖点在吊桥之上,飞速穿过瀑布。

这时豁然开朗,只见到对面的殿宇重重,飞檐碧瓦,独立于一方天然的巨岩上,成半圆形的后方就是纵深万丈的危崖峭壁,从刘裕此刻的角度望去,星空像在太乙观的背后飘浮着,其叹为观止处,只有亲眼目睹方肯相信。

这瑰丽雄伟的奇景,绝非用任何言辞表达起来。

刘裕无声从虎目落下两行热泪,是对这鬼斧天工的奇壮建筑的叹服。

同时刘裕也不得不承认这里是一块险绝的地方,只要切断吊桥,纵然大军百万,也只能浩然兴叹。

一位身穿太极道袍的胖道人,正是奉善,他卓然立在太乙观之外,对着刘裕,微微而笑。高声道:“道尊知晓贵将来,特命我在此等候。”

刘裕心中一动,道:“是否太乙道尊指引我从山下石径走到这里。”

奉善傲然道:“阁下不是本教核心弟子,如不是道尊以心印心,亲自接引,以尊驾的能耐,走不出这八木易相阵。”

刘裕心道:原来刚才那段山林是一个阵势,难怪最开始我走了那么久,还是回到了原路。

自诸葛武侯摆下八阵图破退儒帅陆逊十万大军之后,世人便对奇门阵法提高了认识。

只是自武侯之后,懂得奇门遁甲之术的人,也是少之又少,除了集太平道、天师道大成的孙恩,恐怕世间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布下如此大阵。

刘裕沉声道:“在下还有一点疑问,不知道长可否相告?”

奉善长笑道:“刘将军是否在奇怪你在山下道尊是如何知道你到来的?”

刘裕心里一惊,对方果然厉害,连他的底细都一清二楚。

刘裕正容道:“还请道长解惑?”

奉善油然道:“刘将军命格非常,道尊精通望气之术,等你到了太原附近,他就已经生出感应哩。”

刘裕虽然不明白这望气术是如何高深莫测,但在心中也不由得升起对太乙道尊的崇敬。

无论是奇门大阵还是南天门,以及刚才走过的登仙路,都足以证明,太乙道尊是个心胸不俗的绝代高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