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十四章疏狂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他却不知这毫光,便是交织的法理,亦是李志常元神之力显化在诗文上,留下的气机。

不但李志常能留下这样有神韵道理的文字,便是那真正学问深厚,心中有道义的大儒,亦能如此。

普通人杂念纷生,终日蝇营狗苟,性灵被淹没,看不见这些东西。他此刻状态和常人不同,乃是阴身,不同于常,自然得见。

司马红叶非凡人也,很清楚这些,所以见到叶光远居然没有迷失,也没有受到伤害,只是见到毫光而已,便知他虽然非人,但绝非邪祟。

若是他心有邪念,这毫光散出,当即便能让他魂飞魄散。

佛道两家虽然性命同修,却先命而后性,李志常也脱不开这条路。实际上而言李志常也勉强到了一定高度,虽然仍在苦海,逃不出命运长河,也算暂时不入轮回了。

而这世上还有儒家,能和佛道两家分庭抗礼,占据上风。

儒家同样也有君子六艺,性命双修,只不过却重性不重命,若中古诸子,虽然不过百年身,却能因为明悟宇宙那些玄妙的道理,又和自身性灵结合,成就非凡业位,不似道家金仙、亦不似佛家菩萨、佛祖,另有奇妙。

李志常微微笑道:“良辰有真性灵也。”说罢一指点在叶光远眉心之上,出指收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除却司马红叶和叶光远自身之外,别无他人发现。

外人只见到李志常抬了下手而已,叶光远怔住,丁乘鹤见他呆立的样子,不禁推了推他。

过了好半响,叶光远才回过神来,对着李志常深深一礼,叹了一口气道:“多谢。”

李志常正色道:“不谢。”

丁乘鹤却有些糊涂了,对着叶光远道:“你们两个惺惺相惜也就罢了。怎么说的我看不懂了。”

叶光远苦笑道:“丁公此事一言难尽,不过还好丁公带我登山,不然也不能遇到李兄,不知还要迷障多久。”

李志常那一指,却让他性灵中本来因为执念,被遮掩的一些东西,浮现出来。

一时间拨云见雾。这几年来种种事情,如露如电,一闪而过,终于回到了数年前,他重病在床的时刻,原来他已经死了。

只是因为科举不中的执念。让他一身文气,包裹神魂,随化显形,与生前无异样而已。

但随着时间流逝,若他再不投生,要不了多久,即使执念完成。也必然逃不开魂飞魄散,再无半点印迹留在世间的结局。

李志常刚才一指即是点醒了他,也让他做出做出抉择,到底是一意孤行到底,等到中举,最后消磨了所有灵性,破开了执念,消散天地之中。还是现在在李志常道力帮助下,送他投生。

还是选择继续像现在这样,不知能否中举,直到某一天,不管执念完没完成,都魄散魂飞而去。

若是以前,他可能会因为科举的执念选择前者。可是隐约明白了李志常的神异,又佩服李志常的学识,仿佛在人生中,除了科举之外。还有另外的出路,便没有那么多不甘心了。

何况转世之后,未必还是他自己,神形俱灭后,却再无他自己,这一点他还是明白。

“秋景堪题,红叶满山溪;

松径偏宜,黄菊绕东篱。

正清樽斟泼醅,有白衣劝酒杯。

官品极,到底成何济!

归,学取他陶然醉。”

李志常带着王生和司马红叶已然不辞而别,下山而去。

吴文才正在丁乘鹤身后,道了一句:“此人才气非凡,就是狂了一点。”

这便是明褒暗贬了。

丁乘鹤呵呵笑道:“是真名士自风流。”

叶光远对着丁乘鹤道:“丁公我们也回去吧,我还有些事情想求你。”

丁乘鹤知道叶光远是个有傲骨的人,从没有求过他什么,今日开口,绝非寻常,同时恐怕和李志常也不无干系。

今天的事情,着实让人看不懂,李志常若是未显才,可是手段却不上乘。花花轿子人抬人,他这样做,恐怕会落个恃才傲物的名声,提学大人未必会喜欢他。

望着前面的清溪,清溪对岸的枫林,司马红叶按剑而立,英姿飒爽,目光好似利剑,盯着李志常道:“原来李兄今日是为渡人而来。”

李志常道:“红叶很给我面子,没有拔剑斩了他。”

司马红叶眼睛一闭,似乎要遮住清眸中的寒光,悠悠地道:“红叶并非不明是非之辈,况且以李兄的神通,我在你面前,生死都由不得自己。”

李志常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道:“红叶可是要走了。”

红叶哑然失笑道:“李兄看来对我很是厌烦。”

王生道:“红叶姑娘要不到我家做,帮我看看我家有没有什么邪祟。”

司马红叶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不用看了,你家肯定有邪祟。”

王生惊讶道:“难道红叶姑娘看到了我身上有什么坏东西,李先生怎么不告诉我。”

李志常冷不防一句道:“人家说的邪祟就是你自己,你想让红叶给你一剑斩了。”

王生讪讪道:“这倒不用。”

司马红叶扑哧一笑,神色缓解了不少,道:“红叶的确得走了,三原耿家,跟我是世交,家里最近闹鬼,他传信我母亲,希望我母亲帮忙来看看,我母亲便让我来了,若非半路上遇到了白子山,现在我恐怕已经到了耿家。”

李志常沉吟道:“现在外面妖魔鬼怪很多么?”

司马红叶道:“这些年要好上不少了,但是也不在少数,即使崂山上清宫也派了不少人行走世上,斩妖除魔,其实这对我们这些人而言,并不算坏事,妖魔鬼怪越多,积累外功也更容易。不过我临走之前,对李兄有些好奇?”

李志常道:“请说。”

司马红叶话到嘴边,忽然道:“还是不问了,我母亲催我了,就不跟李兄多聊。”

蓦然间,司马红叶身化剑光,冲天而起,越空而去。

王生有些羡慕道:“御剑诀浮云,悟道负青天,这才是神仙的风采啊,李先生我们等会回去,还用脚走,会不会有些掉价。”

李志常神秘地笑道:“想不想御剑飞行?”

王生不假思索道:“当然想。”

无常剑脱鞘而出,浮在王生身前,李志常道:“抓~住他。”

王生伸手抓~住,然后嗖的一声,无常剑带着他飞向了半空,等他惊觉,天上寒风凛冽。

顿时手足酸~软,不绝松了手,从上空跌落,眼看就要粉身碎骨,最后却好似落到了一团棉花上面,缓缓降落。

无常剑绕着他身前,转了三圈,剑柄倒转,敲了敲他脑门。

李志常悠然漫步前方,悠悠地道:“别玩了,回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