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三十二章杀(为九月的万赏加更)

第三十二章杀(为九月的万赏加更)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而且据传九尾妖狐实力虽然强大,不过在天地间也只能存在千年,到了时间就会神秘消失,不知去向,此乃定数。如果在此之前,下一代九尾妖狐还没有出现,青丘一脉,少不得就要被其他势力瓜分,学那涂山一脉的妖狐,成为丧家之犬。

这件事虽然不知真假,可是近来青丘山频繁出来一些妖狐,四散而去,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还不要求闻香教帮忙,从中也可窥到一丝端倪。

王森心里唯一不明白的便是徐鸿儒这奸诈的家伙心里打什么算盘。

因为他同样也在徐鸿儒那边埋下了暗子,据传那家伙暗中也到了三原城,他总觉得狐十八的死,跟徐鸿儒这老鬼恐怕有些干系。

可是天机之下,他也算不出来什么,只是察觉到狐十八是因为胆大妄为招惹了青青,才被青青一剑了账。

他派狐十八固然有利用顾奇致试探青青的意思,但他算过,青青决不至于会杀了狐十八,除非她知道了狐十八是他派来的。

青青这一剑来的毫无情由,却又干净利落,甚至斩断了一截天机,让他这精于谋算之人,都算不出所以然。

加上徐鸿儒到三原城的事情,两者之间仿佛有看不清的线。

如果说青青会和徐鸿儒联手,称霸天下。

王森决不会相信。

青青走的绝不是他们这条路,而是唯我唯剑的道路。

他觉得事情有蹊跷,仍旧不敢下定决心亲自去试探,毕竟青青和徐鸿儒如果真的联手,他前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不说王森这边举棋不定,此刻青青正在李志常家中。

她把她母亲也接到了李志常家里,此刻李志常端着茶杯道:“你就这样杀了那小妖,问也不问?不怕还有什么纷争么。问清楚也好。”

“还问什么,阻我成道者”她眼睛微微眯着,射~出一道寒光道:“杀!”

青青这句话当真毫不犹豫,能断金铁,让人为之胆寒。

李志常叹息道:“好一个唯我唯剑,好一个剑修风采,不过你走这条路。将来少不了会树敌无数,届时也不知道我们是否仍旧能如此平心静气的交谈。”

青青轻笑道:“大道如渊,不在口舌,而且当真有一天你成了我的障碍,我绝不会迟疑。”

“如果有一天我成了你的障碍,你就死定了。小姑娘。”这一刻李志常顾盼神飞,负手而起,走出门外,一副登临绝顶,笑傲众生的气派,油然而生。

青青被他气魄一激荡,差点就忍不住拔出皮囊中的太阿杀剑。

这时候李志常又突然回头道:“还有件事。今晚做茴香打卤面吧,你做的面很有味道,我喜欢吃。”

一时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烟消云散,青青半分杀心都生不起来。李志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当真不可测度,即使她唯我唯剑,万物可杀,也被李志常随意操控气氛。

由此可见李志常在杀伐之道的造诣。比她想象中还要可怕。

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青青不禁想道。

汾水之中,水府之内,河伯吕公子和妻子冯夷相对而坐。

冯夷忧心忡忡道:“水宫不日就要开启,可我到现在依旧心里发慌,而且那白子山这几天也没有动静,恐怕在酝酿什么。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吕公子倒是很镇定,缓缓道:“本来那李忘生非同小可,我们可以借助他的实力,来牵制白子山。可惜此人滑不留手,难以测度,这番算计不到他头上,这样也好,他太过厉害,到头来反倒是我们做了嫁衣,岂不是没出说理。我们谋划这么久,水宫里面的东西一定要得到。能够摆脱这河神束缚的机会,就这一次,只要把握住了,我们就能不再看那些练气士脸色。”

冯夷劝慰道:“其实我们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还是不要冒险了。”

“天下山神土地、城隍河神哪个不看那些练气士脸色,就连东海龙君也因为得罪了费长房,被囚禁了三年,这等为奴为婢的日子我实在受够了,你忍得下去,我可忍不下去。”说到这里,吕公子脸色不免有些狰狞可怕。

冯夷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因为吕公子说的是事实。

自从中古大劫之后,他们这些神灵早就不复远古风光,被囚禁在一地,神通法力也被消减。

想当初水猿大圣,同时也是淮水之神,那是何等风光,如今哪个神灵能比得上水猿大圣的万分之一的风采。

只要到了神魂的练气士,都可以对他们驱使,表面上就算气,骨子里也瞧不起他们这些敕封的神灵。

正所谓一入神道,回头再难。

吕公子抓起了爱妻的手,柔声道:“你也不用担心,这次我请了正一道的司马红叶,还有峨眉派的弃徒燕赤霞,两人都是顶尖的剑修,加上咱们占据了水域的地利,那白子山在这大夏腹心之地,终归有所顾忌,咱们机会还是很大的。”

冯夷奇道:“你什么时候找的两人,我怎么不知道?”

“做事总要万全,可惜依我看来司马红叶加上燕赤霞都及不上那李忘生,不然我们把握就大多了。”他还是有些可惜,不过谋划许久,只要有一成的机会,就值得他去拼搏。

这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日子,他反正是受够了,早得解脱,说不定还是好事。

徐鸿儒卓立在怡红楼最高一层,直接就可以看到汾水,背后一个身材高大,器宇轩昂的虬髯汉子,无声无息间便出现在他的身后。

那一根根胡须,好事一根根铁线,蹭蹭发亮,占满了下巴。浓眉方鼻,一双眼睛,好似两颗夺目的星辰。

除却惊人的相貌之外,他背后还被这一口宽阔的剑匣,看着就觉得十分沉重,露出一截剑柄,黑黝黝的,仿佛用纯粹的玄铁打造。

仅仅剑柄便都是用玄铁打造,更不知剑身又是何等惊人的材质。

而用这把剑的人,更是让人难以猜测,他的剑术又是如何厉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