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三十九章血遁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乌黑浓密的长发,也因此变得银白如雪。本已经贯通的经脉,已经无法产生任何真气。

炼精化气,精血都已经亏空,自然没有元气诞生。

此际她的心灵是一片死寂,她的状况不比死了好受。

这时候一个浪花拍来,无声无息间将她吞没,此刻上空正在激战,沈孤云也注意力全在那边,谁也没有注意她这个小修士的下落。

沈孤云盘坐在河边的一块巨石上,横剑抱膝,周身黑气忽聚忽散,注意力放在白子山处。

来人自然也算是极厉害的修士,可惜遇上白子山这等妖魔。

白子山法力雄厚,远胜人间修士。

大道至简又至繁。

到了他这层次,哪需要什么小巧的神通,凭着他猿魔大力,摧山断岳,翻江倒海,什么小手段都及不上。

这便是真正的力量。

乌光之中正是徐鸿儒。

他身兼正邪数十家神通,此刻面对白子山滔天法力,没一样可以助他全身而退,可见他还是小看了白子山。

不过现在还不到拼命的时候,徐鸿儒只是运足法力,不断往前飞走。

白子山一步跨出,两人之间便只有数丈的距离。

只要把这乌光纠缠住,不信他拿不回这画卷。

这时候,天空上闪现出一道光芒。

这光芒出现得毫无征兆,却有浩然广阔的意味。

先出现的时候,细如丝线,好似一根飞来的绣花针。

蓦然间就出现在这虚空之中,放出光彩。

光芒越来越近,这光芒本体也就越来越大,还没到白子山跟前,已经有炽烈无比的气息,汹涌澎湃而来。

到了近前。才能发现这光芒哪里是光芒,分明就是一团赤色的火焰,又或者说是赤色的烟霞。

这道烟霞,就是一条匹练,卓然成形,威力绝大。

其中浩浩茫茫,不可预测。

白子山的法力主要集中在禁锢徐鸿儒身上。要分化出力量对付这炙热的剑芒,恐怕就会放走徐鸿儒。

他自然不会这样,法天象地的猿魔,咯咯怪笑。

那道匹练般的赤霞,高高斩杀而来,带着巨大的力量。轰鸣声响彻整个汾水上空。

轰!轰!轰!

白子山公然无惧,任由那巨剑劈中肩头,只是一团火焰炸裂,现出一把宽阔巨剑,一个踉跄都没打,坚定不移跨过数丈距离,就朝着乌光抓去。

这时候乌光变得血红。又往前蹿出数十丈,眼看就要脱离白子山的掌控范围。

白子山血盆似的大口,目现怒色。

两只灯笼大的眼睛,射~出道道白光,朝着血色乌光射去。

这时候一团血雾爆开,一道血光包裹住画卷,速度又快了一倍有余。

同时层层血雾,居然把白子山目射的白光都挡了去。

白子山也不禁大怒。这家伙居然如此狠辣,直接就爆了肉~身,一团元神青光,速度又不知道比原来快了多少。

他再不迟疑,十二口飞刀激射而出,追逐那团元神青光包裹的画卷。

飞刀乃是罡煞地火练成,并不怕徐鸿儒的元神聚则成形。散则为气,只要挨上一刀,就能消去徐鸿儒一层修为。

倒是任他浑身都是铁,能挨几颗钉。

徐鸿儒也知道白子山法器的厉害。并不迟疑,元神膨~胀,轰隆!电光闪过,雷云涌荡,就见一条霹雳从中炸开,一条条电蛇腾飞闪烁,晶亮耀目。

十二道采集罡煞之气练成的飞刀,一瞬间就被电光扫荡,威力大减,哪里还追得上。

白子山心里又是一惊,他哪里想到这个邪道修士居然还会再正宗不过天心五雷正法。

刚才徐鸿儒的雷珠不过一般的雷法凝练,威力并不大,他便以为徐鸿儒的道法并不如何。

毕竟邪道修士,哪里能学得什么天雷正法。

徐鸿儒既然有五阴袋,必然跟禾山道扯上关系。禾山道乃是旁门左道,正道向来对其不屑一顾,徐鸿儒这跟禾山道大有关系的修士,如何能够会天心五雷正法。

也是两人之前从无交集,徐鸿儒又掩盖天机,白子山才不知道这人是大名鼎鼎的白莲教主。

正是白子山攻势一顿的时候,一颗精白剑丸高悬虚空,仿佛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视天地万物。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种漠然,无视一切的剑意,横框虚空,比起那浩浩煌煌的赤霞剑都要厉害不知多少。

连沈孤云都可以感触到剑意中深藏的那股不把任何一切放在眼里的绝世气魄。

他胸中激荡不已,险些在还没有调理好气息的情况下,就毅然拔剑,上去大战一场。

在白子山这边,便是心中生出丝丝寒意。这种能威胁到他性命的感觉,真是好久没有出现过了。

猿魔法相之下,白子山那风度翩然的面容,挂起一丝丝冷笑。

随即他一声长啸,猿魔法相跟着长啸,底下的滚滚汾河之水,都凭空被压低了一层。

青青衣裙飘飘而来,虚空立在楼子山顶,剑丸凌空,杀意无限。

这太阿杀剑炼成以来,还没有遇见过如此强敌。

清冷的面容,颇见酷寒。

身形一动间,已经拦阻白子山的去路。

猿魔法相,数十丈高,白子山就虚立在猿魔法相下方,冷眼看着拦阻而来的青青。

剑丸起伏不定,外面一丝一缕的白线缠绕,似乎有无穷的灭杀之气出来。

白子山之所以没有轻举妄动,就是因为青青不但练成太阿杀剑,还有‘练剑成丝’的绝世剑术。

如此厉害的剑道天才,世间只有一个,那就是青青。

早就听说她转世了,没想到她居然在这里。

白子山出声道:“你让开,不然就算你出身龙虎山,我也不会剑下留情,刚才那人是徐鸿儒吧。”

从青青现身那一刻开始,白子山已经明了前因后果。

难怪夺走画卷的人,正道邪道神通法术都会,还没有被反噬,居然是徐鸿儒那厮。

青青一字一顿道:“我只拦你一剑。”

白子山冷笑道:“我也不跟你烦躁,不要怪我无情了。”

那剑丸展开,蓦然之间,便是一条长虹,晃眼之间,便只见到一缕细痕,瞬息之间就到了猿魔法相当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