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八十八章月凉如水罩纱衣

第八十八章月凉如水罩纱衣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可是李志常却没有丝毫兴奋,因为烟尘散去,九尾妖圣虚立半空。

只是衣裳不整,露出几片莹白的肌肤,夺人眼目。

长发也披散繁乱,不似之前的从容,神情略微有些狼狈。她有些羞恼的看着李志常,只是语气极为平静道:“这个游戏,到此为止。”

说话间,她从怀中掏出一片锦云织就的丝巾,朝着空中一展,霎时间几缕彩烟从那丝巾中袅袅飞扬,飘向虚空四周。仔细一看,那彩烟好似一种定质,并不随风吹散,由丝巾中飞出,在空中摇曳,顷刻间密布整个道士矶。

那彩烟缓缓收紧,李志常蓦然神色一变,挥出一道剑光,刹那间就消失在彩烟之中,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哪里还不明白这是一件极为厉害的封禁法宝。

从外面看彩烟笼罩住整个残缺的道士矶,好似披散一层彩衣,好景无穷。

本来察知动静的修士,正远远飞过来,看到这片彩衣,有那年纪大的修士一见之下,骇然道:“是九尾妖圣的彩云天罗网,大家快跑。”

前段时间白月妖圣和钱塘君战斗的声势还历历在目,这些修士大都得了教训,一听九尾妖圣的名头,只恨当初遁法没练好,不能咫尺天涯。

且不说外面的遁光四散而去,道士矶里面,剑啸连空,先是凌厉绝伦,纵横往来,里面人影闪动,遍布其中。

随后剑啸减弱,低沉喑哑,渐渐消弱。

道剑啸声将要消失的时刻,最后一声龙吟传播起来,那彩云之中,金光万丈,霎时间就把彩云冲散。一条金龙化成一道金光,宛如长虹般席天掠地,一闪一动间,就渺无踪迹,无处追寻。

最后九尾妖圣看着手上残破的丝巾,娇~躯微微颤动,素白的衣裳恢复原貌。掩盖住她的冰肌玉骨,神色惊疑不定,掩盖不住一丝骇然之色道:“他怎么有那位的物件。”

随后定了定心神,心里想到:绝不可能是那位的那个物件,不然依照传说的威力,我此刻怎么可能还活着。

想起传说中那件东西的威力。刚才那个虽然十分相似,也算惊天动地,但还不足以媲美那件东西的描述。

毕竟那可是那位的随身之物啊,即便是黑山老妖在那位眼中,也跟蝼蚁没有区别吧。

夜凉如水,可是湖水远比黑夜更凉。

湖波荡漾,一圈一圈的波纹。好似树妖姥姥本体的年轮。那样的丑陋,吓人,恐怖。

波纹不住扩大,最后到了湖心之中的镜湖亭边的木桩上,荡起寸寸涟漪。亭中佳人悄然而立,洁白如霜、薄如蝉翼纱衣,披在一位青艳绝伦的女子的美好曲线上,引来无限遐思。如今虽然乍暖还寒。但是女子没有半分受冷的样子,茕茕孑立,有形无影,难话凄清。

她痴痴立在湖边,或许不应该是说蹲着,而是飘着。

因为在清冷的月华下,分分明明看得见。她的洁白的足踝,与纤美修长的足趾,离地还有几寸的距离。

整个人也悠悠荡荡地在湖边,有些凭虚御风的样子。

美人低沉清吟:

月黑近渔船。孤灯一点荧。

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湖星。

纵然此处诗情画境,仍旧掩盖不住她凄绝的神情。

眉如远山之青,却有淡淡愁云笼罩,让人心里难过;一双美眸,似悲含怨,如泣如诉,见者尤怜。

是谁让这美人如此伤心。

或许又是什么原因,让如此佳人,深夜无处可去,在悄然冷清的湖边低吟。

远处一团白白的事物飘过来,稍微让她从愁绪中脱离。

美~目惊讶地看着那东西飘过来,到了近处才发现是一个人。

长发蒙面,看其身形,像是一个男子。

漂浮在水面中,也不知道还是不是活的。

这对别人而言,的确很难判断,但是她不同,她分明感受到对方身上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阳气。

男子应该是从上游的河流飘到这湖中的,还好他的气息已经淡不可察,不然可就惨了。

当然现在他的情形似乎也不会太好。

她稍微犹豫了一下,背后远处的阁楼,灯火忽明忽暗,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以及放浪的笑声。

淡淡约约,渺然诡异。

她知道就算这男子等会要是死了,恐怕下场还要更惨。

一条长长的白绫缠在男子身上,将其拖在水面上滑行,很快就到了对岸那处荒无人迹的黑风林中。

几许狼嚎从里面传出来,女子托着男子的身躯,却没有半分畏惧。

有时候你便会知道,比起某些事物而言,狼显得可爱多了。

绿幽幽的狼眼,好似夜里的鬼火。

约有六七道这样的鬼火,就这样看着女子用白绫托着一个水里打捞起来的新鲜肉体,到了丛林深处。

这里有一个山洞,因为外面还有一处清澈的水潭,显得有些潮~湿。

但是因为这水潭隔绝,反而没有什么大型野兽出没。

月光恰好从洞外照耀近来,露出男子菱角分明的轮廓,乍看之下,没有那么英伟,但是久看之下,却没有发现什么不足之处。

他的面庞,仿佛比蓝田玉石还要细腻,看不出一点皱子。

露在外面的手,紧紧握着一枚小小的玉牌。

她仔细看了看,却不是什么玉牌,而是十分袖珍的一枚玉如意,月光落在上面,散发出静谧的光泽。

她好奇的触碰了一下,传来灼热的气息,差点让她尖叫起来。

好在她收心养性,很是沉稳。

看着削葱根般的玉~指,莹白透明的指肚有些乌黑了。

她轻轻甩了甩,手指又一下子变得晶莹,只是本来如白玉般的脸色似乎更白了。

男子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起来,只是身上的阳气,依旧虚弱,他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偶露出的肌肤,颇见匀称。

她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偏了偏头,然后又悄悄瞥了一眼,略带些好奇。

她没办法生火,看着男子身上湿透的样子,最后抿了抿柔~唇,随后一阵清风在洞里面吹起来,将男子身上的水分,逐渐开始挥发掉。

她也不知这样会不会对男子身体产生什么危害,会不会让他重病一场。

但似乎也没有更糟糕的情况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顶点.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com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