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一百零一章青城山下白素贞

第一百零一章青城山下白素贞

中年儒士清亮的眼神,光芒一闪而逝,变得圆润起来,目光毫不犀利,注目在李志常身上,温和的声音自云台响起,和着清越的琴声,一刚一柔,阐释着音律的曼妙。

“人便是和九尾妖圣一战的李忘生了?”

“你就是冷琴居士?能够代表青龙会?”李志常反问道。

“看来李兄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青龙会也很乐意跟你们这样杰出的人物合作。”冷琴居士不疾不徐,缓缓说道。

即使面对能和九尾妖圣一战的李志常,这位冷琴居士依旧从从容容,没有分毫局促。

“我想知道什么地方有东极乙木,你能告诉我?”李志常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询问。

冷琴居士朝婢女挥了挥手,琴声嘎然而止,一字一顿道:“只要阁下付得起代价,这世界上很少有青龙会不能解答的问题。你问哪里有东极乙木,青龙会自然也能解答,只不过这代价,也不小。”

李志常突然笑了起来,最后沉声道:“如果用你的命,来换这个问题的答案,你觉得足够了么。”

他本来清润的眸子,突然犀利起来,目光如刀似剑,看着冷琴居士,无言寂静的云台,仿佛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一寸一分地开始下陷。

冷琴居士淡然自若道:“李兄法力滔天,若想要我的性命,的确容易,但在下只有行~事准则,青龙会也有规矩,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他的身体散发出莹莹白光,乃是他所修行春秋正气功运行到极致的表现。

同时一种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气势,陡然生出,让人可以感受到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

遥远的京城郊外,一处神秘的山庄所在,里面有一个神秘的空间。一本巨大的通体金色周围浮现一串一串符文的古书,正在空间中央。

而古书不远处,有两条被锁链拘禁的金龙和火龙,鳞甲分明,那火龙口吐龙炎,落在地上,露出李志常和冷琴居士所处的云台。

火龙道:“巫尊看得出这人来历么?”他居然口吐人言。只是声音阴沉还有些难言的威严。

另外一条金龙道:“东极乙木是修炼太乙真诀的必备之物,这人难道跟青帝有干系。”

他的声音相比火龙要清远一些,没有那么阴沉。

火龙道:“青帝在上古就已经消失了,种植东极乙木的神土也随青帝一起消失不见,这世间哪里还能找到东极乙木。”

金龙沉默了一会,忽然说道:“有一个地方还有。”

它龙目突然射~出光柱。落进那一滩龙炎中冷琴居士的镜像身上。

冷琴居士此刻浑身颤抖,身上的白光刹那间收敛,瞳孔转为金色,对着李志常淡淡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东极乙木的下落。”

李志常感受到冷琴居士此刻与之前截然不同,身上的威势,竟然有种神秘的威严,让人不自觉臣服。

除了肉~身一样之外。整个人霎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

李志常眯着眼睛,轻声道:“你是谁?”

以他的修为和见识,当然看得出冷琴居士被人强占了肉~身,只是冷琴居士也非泛泛之辈,居然就这样轻易被人夺去肉~身控制权,来人的手段,当真非同小可,即使如九尾妖圣。要做到如此地步,恐怕也不容易,除非另有缘故。

“你可以称呼我巫尊,青龙会的事我都能做主,现在我可以无偿告诉你东极乙木的下落,就怕你不敢去。”

“看来这事情对你也有好处。”

不多时,李志常信步出了冷琴阁。

刚才那位神秘的巫尊告诉他。当今大夏皇帝随身所带的私玺就是东极乙木雕成。

这话难辨真假,就算是真的,难道他还得去从皇帝身上把这私玺取来。

而且这个神秘的巫尊,未尝没有抱着利用他的心思在里面。

看得出来。冷琴居士不过是那神秘巫尊推到前台的人物,其本身或许有见不得人的地方。

照目前的形势看来,凝结妙道真身,对他而言非常有必要。

或许九尾妖圣未必能置他于死地,但黑山老妖应当有完全令他道陨的手段,就算黑山老妖不会找他麻烦,可将自身命运寄托在运气上面,不是一个真正强者该做的事情。

无论那巫尊所言,是真是假,他都必要去京城一趟,判别一下真假。

同时身处那天下的中心,即使过段时间九尾妖圣找来,恐怕也不能全力施为,有所顾忌,增添了李志常和九尾妖圣抗衡的把握。

而且与九尾妖圣的斗争,对他心境的磨炼,的确有不小的作用,李志常即使明知道交出青凤,就可以化解两者的误会,也不愿意这样做。

毕竟九尾妖圣这么合适的磨刀石,可难找到下一个。

自来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

蜀中山水清奇,不但常有剑仙出没,那绵延不止多少里的青城山脉之中,亦不知暗藏了多少厉害的龙蛇草莽。

此类妖物,钟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不荼毒生灵,只需偶得前代修行士的道统,便可借此鱼跃化龙,迈入修行大道,比那千年树妖要强上许多。

而在青城山深处,云雾渺茫之中,数山环抱下,有一处云烟笼罩的湖泊。

云烟之下,湖波静谧,一条白蟒,倏地将蛇头露出~水面,吐出一颗白光湛然的内丹,光溜溜圆坨坨,内丹足有成~人拳头大小。

天上一道闪电劈下来,落在内丹上,丝毫无损。

这是天上无雨,云气翻翻滚滚,闪电一道一道劈下来,足足有九道,一次不落全打在内丹上。

那内丹越来越小,却越来越凝实,到最后一道闪电落下之后。那白蟒蛇信一吐,将内丹卷回口中。

随后蓦然间,清澈的湖水中,那白蟒的蛇皮一下子褪去,露出一个美妙绝伦的胴~体。

蛇皮落在玉人手上,化作金边的白色绸衣。

精致的足踝露出~水面,只见到一个白衣大士。悄然立在湖畔。容貌俊美无双,清丽高雅,一身金光闪闪白衣绸缎,艳美绝伦的面容,明眸善睐,肌肤皓如凝脂。滑腻似酥。清纯可人,清丽出尘,美若天仙,出~水芙蓉,螓首蛾眉,貌美如花,俊美异常。双目之间自有一份俏、美、柔,比那名花倾国又倾城。

她自顾一番,颇为满意,脸上晕红流霞,顾盼生姿,露出欣然喜色,有如鲜花初绽,娇美无限。好似天人。举止间那份俏~丽之韵,当真是个天上人间少有的极其美貌之女子。

就连天地也为之屏息,也为之惊叹,堪叹造化如此,令人难以置信。

她便是那白蟒所化,千年前偶然得了黎山老母的遗泽,迈入修行之途。修道千年,终于度过三次天劫,只欠缺一点机缘,便可圆满修行。

黎山老母乃是前古仙人。所留遗泽,非同小可,她不但法力精深,即使道行天下间也少有人能及。

心血来~潮感应,知道不久后观音大士会在普陀山灵应寺中显圣。

此去普陀山虽有无穷山水之隔,但是于她而言,亦不算得遥不可及。

成道圆满的机缘,到时便可去问观音大士。

她虽然是妖族,却是正宗的黎山老母门下,论起正统,即使当今之世,佛道两门的练气士,也少有比得上她的出身,观音大士看在黎山老母的面子,自然不会为难她。

出于对自身术数的自信,她当然知道今次不会一无所获。

一条匹练划破长空而去,转瞬消失。

惊起东华尘土梦,沧州到处即为家。

山人自种三珠树,天使长乘八月槎。

梅福留丹赤如桔,安期送枣大于瓜。

金仙对面无言说,春满幽岩小白花。

一首七言律诗,随着李志常信口而吟。在这人山人海的信众中,格外突出。

这时一个士子道:“普陀山乃是佛门圣地,兄台何故兴起道家的幽思?”

今天正好是二月十九,乃观自在菩萨降临人间的诞辰,故而为普陀山一年一度的盛事,所以今日浙州附近,但凡有条件的人,都来目睹这番热闹。

普陀山极为广大,山上寺庙多不胜数。

而在这名士子身边的另外一人却道:“龙潭有所不知,这普陀山亦是观音大士的道场,而观自在菩萨入佛之前,乃是道门神圣——慈航道人,故而普陀山又是佛道同流的地方,处处有菩萨当年所言佛本是道的玄机在里面。”

李志常轻轻笑道:“这位兄台当真见识不俗。‘

江浙一带,人文翡翠,这里的文人,的确见识更开阔一些。

那位被称作龙潭的士子道:“朱兄可是不到二十岁就中举了,自然厉害。”

李志常听到这话,倒是多看了这位朱举人一眼,浙州之地,文风鼎盛,人才辈出,在这里中举可要比其他地方难上不少,几乎可以说是残酷无比,有人戏言,即使考中进士,也比在浙州考中举人要容易不少。

今天恰逢佛事,人物气机纷杂,李志常没有望气,此时用神打量,这朱姓士人,果然文思泉~涌,十分不凡。

他本来打定主意要去京城,只是恰好遇到这一年一度的盛事,加上普陀山为佛门清净地,颇有玄妙,不免想趁此游览一番。

没想到随意吟咏一首诗,也能遇到这样的人物。

两边互通姓名,那朱举人叫做朱阳平,身边的朋友叫做孟龙潭,都是余杭人士。三人随意攀谈起来。

李志常微笑闲扯,句句用典,因为浙州临海,三人说起海外风土人情,更是瑰丽奇幻,令两人叹服不已。

不知不觉间,三人闲逛,就到了一处寺院。

这寺院不太宽敞,似乎少有人来,里面只有一个白发垂眉的老僧守着。

即使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盛事,这里也没有半分香火,可以想象平时,这里又是怎样一番冷清局面。

那孟龙潭是个热心肠人物,因此劝说两人到庙里拜拜菩萨,同时送点香油钱,接济下这可怜的老僧。

那老僧难得遇到香,似乎因此十分热情,整理了一下衣服出来迎接,引导他们三个在寺内游览。

最后到了大殿之中,里面却没有菩萨金身塑像,到时两边墙上的壁画非常精妙,上面的人物栩栩如生。

只见殿堂楼阁重重迭迭,胜景绝伦。里面有一座空着的莲台,四周众多佛子围绕着,外面是许多散花的天女,个个美艳清丽。

孟龙潭好奇道:“大师你这里的壁画当真精妙,即使吴道子重生也不过如此了,但是怎么没看见菩萨。”

老僧呵呵笑道:“菩萨正是今天才降生,你再等一会就见到了。”

孟龙潭哈哈大笑道:“大师糊涂了罢。”

这时候外面款款进来一位白衣丽人,明眸皓齿,顾盼生辉。

朱举人和孟龙潭只看了一下,不觉神摇意动,顿时沉浸在倾心爱慕的凝思之中,难以自持。

这时候突然壁画中有金光蔓延大殿,一闪而逝。

那白衣丽人随即消失不见,朱举人奇怪道:“李兄你看见刚才那位姑娘去哪了么?”

李志常指着壁画,微微笑道:“去里面找菩萨了。”

两人不由得朝壁画看去,不知何时,本来空着的莲台,不知何时多了一位菩萨坐在上面,两边童子随侍,分明就是观音菩萨以及随在身边的善财童子和龙女。

只是那菩萨坐下,佛子密密麻麻,周围散花的天女无数,哪里分辨得出那位白衣丽人在何方。

而此刻李志常凝目在画壁之上,脸上若有所思。

在画壁之中,又是另外一番情景。

白衣丽人一下子就进入了画壁之中,上面法坛之上,金光万道,菩萨高坐其间的莲台上,缓缓开口。

她却混在法坛之下,佛子中间。

那菩萨道:“下跪何人?”

白衣丽人不卑不吭,端庄娴雅地见礼道:“青城山下白素贞,叩见大士。”此时她身周的佛子对她视而不见,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都对着菩萨,脸上布满虔诚的神情。

菩萨看不出其他的神色,面容慈祥,大慈大悲的意念充满整个空间,轻轻点头道:“你有何心愿,要求于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