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十六章鱼饵与鱼

黑羽公司的核心成员发现,一夜之间,总部大楼的所有资料都被人破坏,连带备份的资料都没能逃出噩梦。

同时总部的会议室里面,摆着两个尸体,那是六位头领中,其中两位的身体——夜摩天和烦恼魔。他们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却已经死了。

大厅的屏幕上,留下一句话:

我要来了。

没头没尾,却传入了魔主眼中,六魔已经死了四个,还剩下两个。

数日之后,在蓉城,在一座青砖石瓦的院子里。

这里是天峰集团董事长白老大的一处别墅,光这一座独门独栋的小院,平常人奋斗几十辈子都买不下来。

这里很安静,是一处凉亭,周围下起了雪。

一个年轻的女孩,一个道士,相对而坐。

年轻的女孩清素淡雅,犹似水墨画中人,端庄俏~丽。一双眸子总是不自觉吸引人的目光。

李志常坐在他面前,身着道袍,偶尔北风吹来,道衣飘起,有种羽化登仙的感觉。

身边放着一把剑,漆黑的剑。

剑如墨,道袍却是白的,雪也是白的。

愈发衬托出此剑的幽然。

两人之间没有茶,也没有酒,更没有别的东西,只是一张桌子。

白素素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因为我要来杀你。”李志常神色如常,说出的话却石破天惊,他和白素素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为何李志常会来杀她。

白素素皱了皱眉头,面容仿佛微风吹动了池荷,她说道:“这个玩笑不好笑。”

李志常幽幽道:“所以我没有开玩笑。”

白素素抬起头,露出优美如天鹅般的洁白脖颈,看着李志常。淡淡道:“为什么?”

李志常叹了一口气道:“因为真正的白素素已经死了。”

白素素道:“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你明白,我知道你是谁?”

白素素几乎怒视李志常,说道:“我的确不明白。”

李志常轻声道:“你知道我和白素素关系很特别,所以杀了她,冒充她,可你不知道白素素是我送进来的。”

“我本以为你发现不了。”

“之前的我发现不了,但是现在我进步了。你便是‘乐化天’,即使末法时代,你的神通失去了大半,可依然能够变化出任何人的相貌,点滴不漏,连气质也能模仿。我要是发现不了你。可能真的会被你暗杀掉。”

乐化天也是六魔之一,他的可怕仅次于他化自在天,本身可以变化世间任何事物。

即使末法时代神通削弱,但也能将自身伪装成任何人。

而他的心灵也可以变化,即使明明抱着必杀你的心意,也只会感觉到他抱着对你无尽的爱意。

李志常若不是更进一步,亦窥视不到这个乐化天。

白素素死了。便算是解脱出去。

而李志常的元神仍在这末法时代之中,还差两个了结。

他已经不想多呆了,解决掉乐化天之后,便是和他化自在天的终极决战。

乐化天目光落在漆黑如墨的无常剑上面,淡然道:“你有利剑在手,而我寸铁也无,若是此刻杀我,你能心安?”

他的声音很中性。听不出男女,语气很漠然,没有什么一样的情绪,似乎在说别人的事情。

“我自来一人一剑,对上千万人也是一人一剑,杀人就是杀人,哪里还要装模作样求什么心安理得。”

剑已经出鞘。白光胜过白雪。

乐化天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受不了这刺目而来的剑光。

他只感觉到这个深不可测的道人,似乎更加锋锐了。

所谓锋芒毕露,未必是好事。但放在李志常身上,却变得无比贴切。

似乎李志常已经到了以金刚之心断一切无名的大乘菩萨境界。

念头通达,无所阻碍。

不是以杀止杀,也不是该杀就杀。

而是断绝了生灭,复归了混沌。

这种心意若是证不得大乘菩萨、金仙的道果,只怕古往今来的修行者,都证不了那无上境界。

乐化天伸出手一弹,他的指甲一下子变得很长,晶莹透明的指甲,仿佛长长的钢条,弹在剑锋上,轰然一声震鸣。

指甲化成粉末,乐化天身形一动,犹如鬼魅。

他的身法很是诡异,忽而上天忽而入地,在茫茫飞雪中,看不出其轨迹,一直做着不规则运动。

万物都有其自然规律,可是放在微观处就不适用。

比如看起来连成一片的液体,其实如果放大无数倍来观看,就会发现其实液体也不是连成一体,而是无数的水分子构成。

这些水分子相互撞击,力量并不平衡,每时每刻受到的力量都不同,所以就做出了不规则运动。

乐化天似乎就成了天地中的分子,飞雪、风、地心引力乃至于天上星体的引力,都可以做用在他身上。

让他的行动变得无可琢磨。

谁都不知道他会突然出现在什么地方。

这种不规则,恰恰便是最难应付的地方。

几乎将诡异发挥到了极致。

李志常抖起无常剑,剑光成一条白线。

一剑飞仙,化繁为简,随意往一个方向点杀过去。

这一剑在经意与不经意之间,似有似无,剑气内敛。

李志常仿佛成了天地中一颗陨石,带着无常剑随意飘荡,在某一刻遇到了地球,进入大气层,顷刻间变成了一颗耀眼的流星。

流星一闪而逝,却能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

乐化天的身体就突然挡住了这颗流星化出的光线。

他仿佛是自己撞上来一般,没有任何躲避。

依旧带着不可执行的神色,完全没有想到李志常能够刺中他。

长剑一收,血肉纷飞,顷刻淹没在雪地里,这是一场好大雪,杀了人也不用自己埋。

李志常幽幽道:“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改变自己的未来,而我能看见你的未来,你又如何能够躲开。”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

这就是圣人的境界。

独孤九剑的料敌机先到了此刻,才显得如此无懈可击。

李志常目光透过飞雪,看到时光长河的尽头,仿佛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坐在岸边,放下丝纶,正在时光长河中垂钓,谁是鱼饵,谁又是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