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十八章魔主的刀

一把剑,一把鞘如黑墨的剑。

一把刀,一把没有刀鞘的刀,刀身如墨。

除却李志常和魔主外,这一刀一剑是唯二能够动的事物。

西湖的水,

断桥残雪。

景物依旧在,却是绝对的静止。

好一副水墨山水图,现在二人不是在天地战斗,更仿佛在一篇漫画中交手。

只是这幅画,背景宏大,不可思议。

李志常拔剑,似乎同时有形可怖的气势轰然升起。

在末法之世没有道法,这里却是有的。

轰然间,白堤枯枝上残留的雪,簌簌落下,似乎受到什么无形的力量,那一根根枝条,皆被往另外一边扭曲。

李志常黑发张狂,白衣振动,这一动,连天地似乎也动了一起来。

他仿佛成了开天辟地的元始天王,呼吸变成了风,眼睛亮起来,是日月,发出的呼吸声,是雷霆。

这种狂放的气势,足以让日月为之颤抖,天地为之动摇,江河为之倒流。

西湖的水卷了起来,好似天幕,自下往上流去。

仿佛成了挂在天空的瀑布。

又仿佛流入了银河。

瀑布如飞龙,狠狠朝着魔主撞击过去。

这种宏大的撞击力,可以毁灭一切。

上善若水,可是水的力量,一旦到了一定程度,将比任何狂野的灾难还要可怕。

所以神话中天帝灭世,只是发了一场大洪水而已。

因为一场席卷世界的洪水,就能毁掉一切。

没有见过洪流的人物,永无无法想象在巨大的洪流面前,人类是那么渺小。

一道悬挂天上的瀑布压过来是什么感觉,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心寒不已。

魔主面露冷酷的笑容,身体微微弯曲,好似一张蓄力的大弓。轰然间就有无数的利箭气劲,勃发而出。

状如漫天星雨,灿烂无比。

传说钱塘江发大水,潮水汹涌而至,吴越王便令数千弓箭手迎着潮头射箭,终于将潮水逼退。

今天魔主发出无数虚空箭气,面对这天瀑。亦要消弭它。

这一招,声势浩大,不但削落了天瀑,气劲不绝,源源朝李志常而去。

仿佛万箭齐发,要将李志常穿心而过。

李志常淡淡一笑。轻松自如。

轻轻拔剑,剑光分化,无穷无尽,点点剑气,细密如丝,分毫不差击落每一点魔主发来的劲气。

这时候如果有人站在外界,就会看到。忽然间这一幅断桥残雪,突然就成了银河九天。

然后又变成许多遒劲的风痕冲击天瀑,将其逼退。

随后画纸上生出无穷剑气,抹杀风痕。

这一番战斗,过程简短,实际上破坏力惊天动地。

魔主拔刀而起,长刀作剑,招式渺然。速度之快,已经了无踪影。

当魔主快了起来的时候,李志常反而立定不动,脚下扁舟,四分五裂,一块块船板,变成靡粉。

人却在水面上。面容平静。

他似乎没动,实际上在做极微小的动作。只是动作太快,无法辨认。

魔主的快,是鬼魅般。来去无影,在有无之间。

李志常的快,快在反应超乎寻常,每一次细微的动作,总能将自身处于和魔主最佳的交手位置。

在这时候整个湖面,都不停发出音爆,那些空气都受不了魔主的速度,一连串火花,将这黑水白山染上一抹红晕。

此刻如地狱,如火海。

忽然之间,刀光一闪。

李志常的身体仿佛丝雨,成了无数碎屑。

魔主顿住,那漫天丝雨还未消失。

这时候他身体周围,突然有成千上百道剑气,忽然涌~出,如疾风暴雨,大雨倾泻。

竟然无数可避。

每一道剑气,都是白白的雨线,断而不绝。

魔主的魔刀,突然迸发出剧烈的白光。

黑色的刀,白色的刀芒。

不是一道,仿佛一颗蒙尘的明珠,突然将灰尘擦拭干净,变成千万朵照耀山河的光芒。

李志常和魔主分明近在咫尺,却又如隔天涯。

天涯不远,不过咫尺之间。

咫尺之间,又在天涯海角。

李志常的剑气仿佛很近,却又很远。

短短的距离,恐怖的速度,都仿佛永不能到达魔主身上。

李志常在断桥,魔主在桥下。

却是永不可能逾越的距离。

刀仿佛明珠,又似一轮明月。

冉冉腾空。

明月如刀,一刀之间,可分天地,可夺鬼神,可杀一切阻碍,可成魔。

杀尽苍生便是魔。

这一刀的杀意,空前灿烂。

这一刀压迫万古,有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霸气。

既是霸刀,也是绝刀。

一刀载着万古岁月,沉重却无可抵挡。

幽幽沉沉,浑浑沌沌。

李志常站在桥上,天空已经变得漆黑。

唯一那一刀,仿佛月光,油然而来,不可躲避。

他的心中生出许多从未察觉的情绪,澄净的心灵海洋,仿佛变成了黑色。

始终被黑气笼罩。

喜怒哀乐涌上心头,各种情绪撞击灵台清明。

虽然自身已然太上无情,不可动摇。

却不能赶走这片阴影,清除这片迷障。

而此时魔主的肉~身已经消失不见,仿佛月光下的影子,面孔再也看不清楚。

冷然对着李志常,他已经将李志常的负面还给了他,此刻他便是那万古不灭的真正天魔主。

只是再也不能跟李志常同步,即使吞噬对方血肉、灵魂后,也不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这边等于投胎和夺舍的区别。

只是不这样的话,他发现自己即使跟对方一般无二,李志常那诡异超然的心境,亦不能百分百复刻。

这才是令他最为恼火的地方,他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修行者。

对于释迦、文殊那些家伙,他是摸不到他们的心境,而对于李志常是能完全感受到,偏偏复刻出来的时候,就完全不对味了。

李志常此刻内心中现出各种各样的自己。

忽而大悲,忽而大喜。

忽而怒目圆睁,忽而眼神忧郁。

忽而悲天悯人,忽而愤怒狂躁。

这些都是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面。

纵然太上忘情,太上无情,可是这些固有的东西,岂能说抛却就抛却。

即便佛陀也有明王怒火的时刻,显然断情绝欲,并不是最合适的选择。(未完待续。)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