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二章青帝之女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七夜正准备动手的时候,耿去病堪堪赶到,遵照李志常的吩咐,祭起太乙拂尘,当空现了玉如意本体。

也不出现金龙,似板砖飞去,砸在七夜身上。

可怜七夜作为七杀魔宫少主,肉~身金刚不坏,却挨了一板砖,砸出天雷火,当即晕了过去。

秦梦瑶也不由呆了一下,随后扑哧一笑,美不胜收。

当真是应了那句俗话——‘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出身再好,一砖撂倒。”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周宏文被李志常送到了蜀中之后,本来平安无事。

他自己耐不住寂寞,加上为人性格爽快,诗酒风流,很快又在蜀中混得点薄名。

此时天下虽然乱象将起,还不如何厉害。

益都附近还算安定,周宏文名声起来后,便被彭川县令看重,召他去做幕僚。

周宏文慨然应允,自不待提。

这段时间彭川县令外出公务,周宏文便也闲了下来。

他正在县衙里面和同僚闲侃,聊以打发时日,忘却了远离故乡的不痛快。

忽然衙门外通传,县令夫人的婢女来了,说是县令夫人徐氏找他有事。

同僚凌生笑道:“周兄现在的名声都传到县衙后院去了,少不得又要提携,如今还有个司吏名额,办好了差事,说不定到时夫人枕头风一吹,就成了。”

司吏便是衙门里负责文书的小吏,前代便有一位大将军死在刀笔之吏手上,说得就是司吏这种人。

真要成了,倒也有些权力,在本地更有头脸。

周宏文洒然一笑道:“文台贤弟以为我初来乍到好糊弄么,谁不知道咱们县尊那点事。”

凌生也是付之一笑。

原来这县尊虽然为人不算太坏,却有龙阳之好,徐夫人跟他成亲多年,听说至今一无所出。

此事本县上下。少有人不知道。

而那县令也不引以为耻,自诩大名士风流,放诞不羁,出入公然携带娈童。

周宏文对于县令这个爱好,可以说敬谢不敏。

他长得端正,自小没吃过苦,县令召他做幕僚。不定也藏了这个心思。

当然县令这个特殊爱好,也是他来之后才知晓的,现在是木已成舟,只能稳着了,心里到底有些怨气,故而拿此说笑。同时也以调笑县尊为由,给其他人一个态度,他和县尊可不亲近,没那种关系。

周宏文整理好形容,便跟着小婢而去,到了后院大堂。

徐夫人不过二十许人,人妻少妇。虽然打扮素丽,却不掩本色。

只是眉宇之间,那份忧愁,谁都能看出来。

周宏文虽然知道县令的毛病,此刻见到徐夫人的颜色,亦不禁为之打抱不平。

只是这是别人的家事,他也不能干预。周宏文如常行礼。

徐夫人见到周宏文,便轻声细语道:“周先生请坐。”

周宏文落座之后。对着徐夫人道:“不知夫人找我来何事?”

徐夫人听到周宏文的话之后,不禁脸泛起一丝晕红,声音有些柔弱道:“我想朝拜碧霞元君,但是路途遥远,一直未能成行,听说先生文墨不错,想请先生写一篇祭文。我派一个仆人送去泰山,烧给娘娘,就算了了心愿。”

周宏文心下了然,那碧霞元君又有道教神灵送子观音的名头。信仰极为广泛,徐夫人想朝拜碧霞元君,求她垂怜送下一子,了一了心愿。

见得徐夫人娇颜弱语,他怎么能够拒绝,可以说是义愤填膺,对县令那个特殊爱好,愈发的看不惯。

他也是性情中人,不然当初就不会在清水县得罪了黄典史。

不过这急公好义的性情,也让他交下了李志常这样的朋友,得失难说。

周宏文几乎要一拍胸脯,好在按捺住了,回道:“夫人有命,在下岂敢推辞,一定尽心尽力写好这篇祭文,了夫人的心愿。”

徐夫人听到‘了心愿’更不免脸上一红,柔声道:“那就麻烦先生了。”

周宏文跟李志常相交多年,受到李志常的影响,还是有些学问,县令召他当幕僚,也不仅仅是因为周宏文长相缘故。

有大儒曾为后辈作序,写到——物不得其平则鸣。

周宏文为徐夫人打抱不平,文章便就气势颇足。

还用上了骈体文形式,从徐夫人生平说起,只是他激荡之下,用词并不检点,其中有句话说:“栽彭川满县之花,偏怜断袖;置夹谷弥山之草,惟爱余桃。”

断袖自然指的是男宠,余桃也是一个典故。两句话的意思都是暗讽县令的龙阳癖好。

这一类的句子不在少数,周宏文几乎文不加点,一气呵成,可称得上生平巅峰之作。

若是有望气之人,看他这篇文章,也算有些文思之气了,虽然称不上灿烂如锦绣的锦绣文章,也是这彭川县内顶尖水准。

周宏文自然得意,先拿去给凌生看。

凌生是蜀中本地人士,风俗之下,还是比较敬畏神权,他沉吟道:“周兄文采斐然,只是有一点还需要商榷。”

周宏文写出这么高水平的文字,自然不想被打击,有些怫然不悦道:“那就请文台兄斧正一二?”

凌生看他神色,便知道周生的心意有些不快,不过还是劝诫道:“周兄文中有些话,太过露骨,神灵看到可能不会喜欢,还是修改一下。”

周宏文觉得他文中最精彩的就是那些露骨香~艳描写用来讽刺县令的话,如果改了,就味同嚼蜡。

他淡淡道:“文台兄多虑了。”

倒不是他不怕神灵报复,一来心中激荡,二来认为自己有李志常这陆地神仙般的朋友,就算神灵怪罪下来,可他们无所不知,也会不看僧面看佛面,不会太过为难才是。

这也是他不知实情。对修行界的事物一无所知,总当天下神仙是一家。

而且无所不知,那是道德天尊、阿弥佗佛或许才有的境界,即使释迦牟尼遍观天地,三界内外,俱在法眼之中,也有些看不到的盲点。

周宏文不听凌生劝告。将这篇文章交给徐夫人。

徐夫人自己没什么学问,只是觉得这文章念起来朗朗上口,娘娘必定欢喜,说不定高兴之下就降下麟儿。

她把祭文交给仆人,带到了泰山碧霞元君祠。

道家之彼岸天界,佛门之西天灵山。皆是几位自开天辟地诞生的存在,开辟出跳出时间长河,躲避命运拘束的玄妙世界。

所以有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说法。

这并非是因为天上过去一日,地上过去一年。

而是不能以凡人的眼光,来衡量天界的时光流逝。

天界也不是在天上,确切的来说。只有到了一定根行的人,才能感受到的一处玄妙世界。

若在其余诸天万界,皆受因果缠绕,故而依旧受命运摆布,即使长生不死,也说不准哪天人在家中做,祸从天上来。

天界却是一个独特的地方,能够在命运长河之下。成为一处盲区,或者成为命运长河、无边苦海中所谓的沙洲。

接引有资格的人,上来避一避。

只是若是哪日发起大水,霎时间就能把这沙洲淹没,了无痕迹。

除却阿弥佗佛、道德天尊那几位人物,即使强如佛陀,亦不敢号称。能够避免此灾厄。

到底这天界给了那些跳出生死轮回的修士喘息的地方,在那命运长河发大水也就是无量量劫到来之前,依旧能够安享清净自在。

而这天界之中,虽然清净自在。但广大无边,堪比浩淼宇宙。

凡人到此,自不消说,若是没这福分,没人接引,只能融入这天界流转的道韵之中,迷失自我,化为虚无。

一般的天仙、地仙虽说没有这危险,可是天界广大无边,找不到门路,便跟一艘宇宙飞船迷失在茫茫虚空中没什么区别。

虽然有些道门高人著作,天界——‘有长年之光景﹐日月不夜之山川。宝盖层台﹐四时明媚。金壶盛不死之酒﹐琉璃藏延寿之丹﹐桃树花芳﹐千年一谢﹐云英珍结﹐万载圆成。’

看起来无限美好,实际上他也没有说错。

但是这种地方虽然是天界,却也是由大乘菩萨、金仙甚至某些强横神灵开辟的洞天、道场。

你若不是这些大神通者的门人后辈,只是一介散仙,即使寻到这些地方,也只能过门而不入。

故而金仙才有资格留下道统的说法,不然你留下修行法门,等后辈飞升天界,却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只能喟叹天河,伴着茫茫虚无,最后无奈下去投靠天庭,做些天庭皂隶之徒,哪里还有半分半分神仙逍遥自在的风采气度。

而且入了天庭,就得受天条限制,有义务责任。

若不是位高权重,还不如当个地仙舒心。

天界避开了命运长河,没有因果纠纷,有好处,更有坏处,那就是此界修行无用。

至于其中缘故,便涉及更深层次的隐秘。

所以才有大菩萨、金仙级数以上的大神通者,寻觅他‘我’,或感悟不同修行,或归于一身,磨砺自身,继续进步,紧追道德天尊、阿弥佗佛几位至高存在的脚步。

这天界之中山头无数,可是五岳巍峨,到底不输蓬莱昆仑多少。

其中东岳泰山,更是当初青帝以大~法力开辟,这泰山宏伟,投影无数世界,即使人间道的泰山亦是天界泰山的小小镜像而已。

世人所谓东岳大帝,其实便是青帝一道化身之一。

这点秘事,即使人间道亦只有最古老的几家道门知晓,留下寥寥十几字的记载。

而此刻李志常手上就拿着一本古老道书《洞渊集》,上面一段文字:太昊为青帝,治东岱,主万物发生。

他既然练了太乙真诀,就不免要搞清楚青帝的一些事情,来做出一些推测。

青帝既然可能是东岳大帝,而东岳大帝据说跟阴曹地府也大有干系,其中有些事情实在耐人寻味。

当然李志常也不可能知道天界泰山本体的状况。

自从青帝消失之后,泰山就由青帝的女儿碧霞元君掌管。

碧霞元君乃是青帝嫡女,出身高贵,天生神灵,信仰广泛,几乎和佛门四大菩萨之一的观自在比肩而论。

两者都是女身,几乎可以说是女身大神通者中,排在前列的人物,除了那几位开天辟地存在的娘娘之外,就没人能压住这二位。

碧霞元君和慈航道人俱是天皇年间就出名的角色,两人在大道之途亦有争端,不必细表。

碧霞元君“庇佑众生,灵应九州”,“统摄岳府神兵,照察人间善恶”,是道门封神之后,影响最大的女神之一。

法力滔天,幽不可测,天界也少有人敢惹。

可是少有人知道她做的这些,只是为了等父亲青帝归来而已。

泰山之西,就是碧霞元君的行宫,碧霞元君坐在云床之中,头上庆云,清气腾空,浊气下沉,现出日月星辰、山脉河流。

她的面容在其中若隐若现,依稀和石清水有九成相似,仙气云雾之下,亦掩盖不住其清绝丽影。

此时徐夫人那仆人在人间道碧霞元君祠开始焚烧祭文。

那祭文有文气在内,一被点燃,其中文气就被庙中神像感应,袅袅往神像而去,顺着无形通道,直达上苍。

碧霞元君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看来又是哪位才子,写出了好文章来赞美她。

读书人的文气对她也有裨益,比信仰之力还要纯粹,虽然这点文气比起她汪洋般的修为不过一滴水,到底有所增益,她兴致不错,便来看看文章里面写的什么。

那文气飘到她面前,然后仿佛立体投影,露出一个个文字,碧霞元君扫了一眼,便心中不快。

如她这般修为自是不会妄动无名之火,但这人言词不堪,就该有果报。

碧霞元君心念一动,就知来龙去脉,若说周宏文有什么恶行,到也不见得,但是轻薄神灵,便应有此报。

不然世人皆以为神灵可以随意轻视,信仰何存?

即使以佛陀的慈悲,亦有谤佛之罪。

此非心胸狭隘,而是关系神佛的颜面。

他们这些人个个长生久视,难以陨落,即使有什么劫难,多也是闲的无事,挣那份颜面而已。

要怪就怪周宏文这篇文章写出了风采,有了文气,给她知晓了。

她心中感应,知晓在那放逐之地——人间道,某些因果报应神通尚能施展。

当夜周宏文就得了急病死去,那烧祭文的仆人同时死在路上,徐夫人却在县令回来之后,不久就怀~孕。

可是最后却死于难产,这是碧霞元君怜悯她的缘故,让她了结心愿。(未完待续。)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