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十三章天帝残魂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龙生九子,其中一个就叫做霸下,龙首龟身,力大无穷。

这霸下乃是据传,真龙和玄武交尾,诞下的神兽,上古时期大禹治水就遇到一只。

当初那霸下凶残,兴风作浪,危害天下,被禹王收服,做了治水的功臣,后来禹王怕霸下再度作恶,立下一块石碑,有亿万斤的重量,上面记载着霸下的治水功德,一来是不让霸下到处乱跑,二来若是有一天霸下再度作恶,遇上大神通者,希望对方念它治水有功,饶它一命。

此刻这只霸下驮着的不是禹王治水的那块石碑,上面七个‘杀’一顺而下,好似孤峰绝壁,铁画银钩,森然无尽的杀意,散布出来,令人心胆俱丧,不敢侧目。

七个‘杀’字,字字带血,凝而不散,那月光落在上面,就散成了血色光晕,令人一见之下,恶心欲吐。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可报天”诡异尖利的声音刺破长空,原来那七杀碑上,还站着一个黑色华服的男子,长发飞扬,眼神冰冷而森然,修长的身影,无限拉长,延绵至无尽头的虚空。

脚下石碑,

杀!杀!杀!杀!杀!杀!杀!

七个血淋淋的‘杀’字,仿佛突然成了七片血海,有无尽的冤魂在咆哮。

天上圆月似乎都蒙上了一层血煞。

这盖一代凶威之魔神,今天终于可以战个痛快了,只是不知三大宗师能够接住几招。

洛秋白不言不语,精气神混而为一,身形消失,转而在海岩中,与剑光合一,不断拉长,成一道经天纬地的长虹。

他的人,他的剑。已经消失的无影无终,只余下人间相合,可以灭仙屠神的剑光。

有血色的剑光,那是英雄血,不是冤魂血。

洛秋白终于在这一刻,进入一个奇妙的境界,那是一种超乎想象的境界。似乎只要他心念一动,虚空中就能生出千万剑气,霎时间绞碎前面一切敌人。

这种无敌的力量,随意一下,就可以翻江倒海。

在这力量主导下,他心中没有因为任何因为骤然拔高的实力。生出暴躁、凶蛮的情绪,反而心头一片宁静,没有任何念头泛起。

他忘了黑山老妖,也忘了自己,或者说他的念头已经融入了这天、这地、这海的念头,一念之间,就是沧海桑田。这是岁月的力量,这是无敌的力量,这是天地自然中,造化的威力。

为生命的诞生而感动,为沧海桑田的壮伟而讴歌。

于刹那间,今生今世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画面,都在心中闪过。

生命中每一次感动。每一秒钟,在静止的时光中,撞击着巍然不动的念头。

天若有情天亦老,那些感动,连这片天、这片地、这片海,也为之动容。

本来不动的念头动了,这一动。仿佛宁静的火山,突然喷发,又似海底地震,反映出无穷无尽的海啸力量。

今生今世。此生此世,洛秋白不会比这一刻更加强大了。

李志常在遥远的地方默默注视者这一切,这里是虚空,这里是太虚之表,身后的星体不可胜数,人何其渺小。

可是那些巨大的星体,也要被洛秋白这巨大的力量所撼动,即使蚍蜉撼大树,抱着必死之决心,大树也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

洛秋白就是洛秋白,在这一刻他是当之无愧的剑神,他第一个动手,自然是必死无疑,但是只要他能令黑山老妖负伤,或者露出破绽,后面的法海雷音如来,已经不知何处的王船山便可以乘隙而击。

电光火石之间,虚空中生出千万剑气,剑啸破空,每一道剑气,都相当于一个剑仙全力一击。

这千万剑勃发,如滴水汇聚成江河,浩浩汤汤。

黑山老妖面对这无尽剑气,眼神依旧冰冷,连眼皮也没有抬起,无形的气罩自他面前生出来。

这是天上的血月,颜色又深了一些,其他地方的夜空似乎被什么遮住了,唯有黑山老妖背后的朱雀七宿,明亮起来,好似一只将要翱翔太虚的血色大鸟。

无穷剑气,好似雨打芭蕉,撞击在气墙之上,连一点涟漪都没有,就开始不断消融。

那厚厚的气墙,仿佛又无形森白的火焰组成,将那一道道剑气,当做燃料。

洛秋白这以天地虚空的能量凝结出的剑气,就如无数油滴喷在了烈火之上,不但没能灭火,还助长了火势。

剑虹消散,洛秋白立在虚空,衣袍残破,脸色煞白。

法海雷音如来纹丝不动,因为方才在那等可怕的剑气之下,如海潮般的无穷剑气,亦没有让黑山老妖露出任何破绽。

盖世第一妖的名头,果然没有任何虚假的水分。

法海雷音如来心中暗叹,这老妖太深不可测了,若是等老妖过了今夜,取到天魔冲七煞时,那万载难遇的天魔祖气,当能回归其本体更多的实力,只需恢复了三成以上,便是本尊药师王佛到了也无可奈何。

可惜除了天界之外,除非道德天尊、阿弥佗佛,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用出超越金仙层次的力量,当然黑山老妖也是一个例外。

洛秋白目光如剑,穿过层层阻拦。狠狠盯着黑山老妖,似乎要把这个平生最强大的对手,看得真真切切,清清楚楚。

黑山老妖轻轻抬起了右手,便有狂暴的气劲,自他掌心喷发,好似喷气飞机喷出的强绝气体,甚至比喷气飞机喷出的气浪,还要强大百倍千倍。

没有任何多余的变化,只是原原本本的力量。

一切斗法,归到最后,都是力的比拼。

洛秋白高高举起了泪血,剑气如虹,抵挡住那恐怖至极的气波,刹那间的僵持,跟着便是澎湃的元气爆炸。

烟水散尽,大海中凭空生出一个硕大的黑洞。无尽的海水流了进去。

同时法海雷音如来也佛光黯淡了一些,到底他还是出手了,结果亦未能撼动黑山老妖分毫。

黑山老妖之绝世强横,可见一斑。

他眼神淡然,此刻却注视这那个元起爆炸制造出的黑洞。

一道身影摇摇晃晃从底下飞上来,全身裹着破烂的布条,好似刚逃生出来的难民。

洛秋白到底还没死。泪血剑拖着他,落到了另外一块礁石上面。

洛秋白一字一顿道:“还没完。”

黑山老妖瞧了瞧天上的血月,什么话也没说。

对洛秋白更是毫不在意。

洛秋白飞身而起,泪血剑化身一条长龙,洛秋白足尖踏在这龙形剑气上,他的元神无时无刻不在燃烧。他和泪血剑的默契,已经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难言绝妙。

他现在每一刻活在世上都是奇迹,因为他的元神明明枯竭,却还在奋力燃烧。

法海雷音如来合十口喧佛号,面色凄苦,非是他不肯出手。而是这绝天灭地的剑气下,是无差别的攻击,他出手帮的不是洛秋白,而是黑山老妖。

而且洛秋白已经敲响了死亡的丧钟,无论胜负,他都会永远消失,形神俱灭。

甚至法海雷音如来都不能知道洛秋白的元神明明已经溃散,精气已经断绝。为何还能发出如此强大的一击。

黑山老妖再度举起手,浅蓝色的星辰道火,连虚空都被扭曲,稍微散发出的热量,都让脚底下的海面,蒸汽腾腾,星辰真火迎接着这如龙剑气。

这次剑气不再是燃料。而是和这真火相互抵消。

一寸寸消融,最后天地间只余下了一把剑,泪血剑。

道火已经消失了,洛秋白也消失了。

唯独这把剑在虚空中。海面上。

法海雷音如来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神劫”。

洛秋白用自己飞灰湮灭为代价,留下了这最后一剑,败亡之剑,能让天神陨落,能让不死不灭的黑山老妖也为之动容。

这一剑太快了,快过了时光,快过了宇宙的反应速度。

李志常在太虚之表,注视着这一剑,或者他只能看到开头。

他传给洛秋白的道意,终于在此刻用上了。

黑山老妖的右肩冒起了丝丝血花,那一剑本该刺向他的心脏,可是却只是穿过了他的肩头。

虽然他受了伤,可是这也代表着洛秋白没能杀死黑山老妖。

刚才那一剑之快,明明连时光都来不及流逝,可是黑山老妖居然超越了时光,在不可思议间动了一下~身子,避过了这绝杀败亡之剑。

李志常甚至不能发现黑山老妖如何做到的。

一只巨大的佛掌,在黑山老妖流血的同时,狠狠从天而下,压了下去。

佛门至高无上的绝学——如来神掌。

比起当初释迦牟尼尊者一个化身施展出来的威力,这次法海雷音如来用出的‘佛光初现’威力大了太多。

同时虚空有一道歌声响起,“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踏浪逐波而来的一位儒生,头带方巾,一袭青衣,手持春秋笔,一笔点破虚空,如一道白线,锐利无匹,自黑山老妖身后而来。

君子不后背伤人的规矩,王船山也不在乎了。

巨大的笔尖配合暗金色的佛掌,一个上,一个从后面,皆有难测的威势。

先到的春秋笔,点住了黑山老妖的背心,跟着佛掌罩住了黑山老妖的头顶。

没有惊天动地的爆裂,只是血光闪耀,佛光晃动。

跟着便是虚空震颤,仿佛虚空这时候才感受到三个强大生物的战斗余波。

虚空扭曲,好似雷鼓轰轰轰的响动,一时间竟然有天翻地覆的感觉。

那春秋笔一寸一寸碎裂,跟着七盏佛灯对应天罡北斗,围住了黑山老妖。

这是如来神掌第二式——金顶佛灯。

而药师王佛每一尊化身皆有七盏本命佛灯,用之照亮苦海,降服一切邪魔外道。

用这七盏佛灯施展出的金顶佛灯,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这是最好的机会了,若非洛秋白的绝灭败亡之剑,甚至都找不到能让黑山老妖手上的机会。

七盏佛灯的光芒,相互缠绕,似乎化成了一个大世界,里面没有任何疾苦,进去了就能得大自在大解脱。

同时春秋笔推动者黑山老妖一寸一寸接近那大世界,而这七盏佛灯幻化出的世界,也不断发出绝强的吸引力,一点一滴拖着七杀碑和黑山老妖进去。

只是黑山老妖身上的真火层出不穷,万千变化,始终让自己不坠入其中。

法海雷音如来推出双掌,山海动摇,这赏之力,海之力,全都汇聚在他双掌之间。

如来神掌第三式佛动山河。

一掌之下,天翻地覆。

黑山老妖的肉~身终于开始瓦解,只是这一刻天上的血月落下一团光芒,直接落入了七杀碑上。

这是祖魔之气,即使他化自在天面对祖魔都得低头臣服。

祖魔便是元始天魔,昔年元始天尊成道之时,斩下的魔念,后来毁灭在上古,只是还有不少魔气残留虚空宇宙。

这天魔冲七煞,便是祖魔之气到来的时候。

仿佛穿透了时空,黑山老妖肉~身破碎的同时,那破碎的虚空中仿佛走出来一位身穿九龙袍的帝王,轻轻伸出了手指,碾碎了一切。

在这时候时空仿佛崩塌了一般,法海雷音如来的佛身一寸一寸开始消失,夫子昔年留下的春秋笔也从碎片化为粉末,王船山亦不可置信的点点消失。

佛号声,和惨叫声,一直在回荡。

不知过了多久,白月光落在海面上,一切平静,只是这里再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黑山老妖也消失不见了,七杀碑也不见了,那头霸下也不见了。

至于洛秋白、王船山、法海雷音如来也俱都毁灭。

法海雷音如来没有死,可是法海已经完全湮灭。

即使法海雷音如来再度显化,也不可能有法海的记忆了。

黑山老妖还在,他没有消失,反而更强大了,李志常突然了悟,黑山老妖便是天帝,天帝却不是黑山老妖。

天帝已经在上古就陨落了,而天帝的神魂印记却散落在过去未来的所有时空当中,黑山老妖不过是其中一道残破的印记而已。

身上的铜铃在刚才天帝出现的那一刻,居然灼热起来,李志常第一次感受到它的情绪,哀伤、迷惘亦或者还有释然。(未完待续。)

ps:感谢人中道尊的200赏以及燕苍天123、泡镇山河的打赏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