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武碎人间 > 第六章 篡位 下

第六章 篡位 下

“没错,准确的说,朕的半只脚已经踏入了七品之境,只要再有些时日朕便能进军七品。”吴王的随意就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却不知此刻吴应龙内心的惊涛骇浪。能在一个小王国中在没有宗门的指点下能炼成七品之境。只能说吴王实在了不起,是个天纵之才,可惜了,今日他注定要死。因为七品之境对于五品之下的武者来说那便是天人,然而对于修罗宗这庞然大物来说只是比蝼蚁强上那么一筹的蚱蜢而已,不足为虑。

“父王啊!你可真是给我儿臣一个大惊喜呢!”

吴应龙压下了心中的惊涛骇浪,轻笑道:“黑影,父王已经是半个七品之人了。你还不出来?难道你想让我被我父王打死么?我被打死了你怎么向你们宗主交代?”

吴应龙的话语刚落,只见他身后出现了一个人,似乎他至始至终都在这崇政殿内,然后却无一人发现得了他。吴王如临大敌,眼睛从吴应龙身上转移到了黑影身上。忌惮无比。

“你是宗门之人?”吴王看着那硕然出现的黑影,右手已经放到了腰间的短剑上。忌惮道。

黑影眼中满是欣赏的看着吴王。就像是在看一件天地所钟的物品。摇了摇头嘴里的话却是满是遗憾道:“老夫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宗主会选上那个废物而瞧不上你。”

这句话说得牛头不对马嘴。吴王问他是不是宗门之人,他却是在因为宗主选错了人而感到可惜。

吴王却从他的话中听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了。他沉声道:“你身后的宗门想要指染吴国?难道你们忘了宗门和帝国的誓约了?誓约上可是说了,宗门是宗门帝国是帝国,宗门妄想指染帝国哪怕是个小王国都要遭到所以宗门的一致讨伐。你身后的宗门难道想灭宗?”

黑影再次摇了摇头,前一次摇头是以为惋惜,现在摇头却是因为不屑。

“老夫身后的宗门可没有签署什么誓约,那是你们和正道的事。”

“你是魔道.....”吴王还未说完,黑影不再和吴王废话,双脚腾地而起,飞到了半空,手臂乱舞手掌对着空气乱拍,崇政殿的空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早已站起身来站到一边的众位大臣们此刻觉得呼吸无比困难。就像是有人捏着他们的喉咙一样。

一个黑气弥漫的的法印出现在了黑影的手掌中。就像一个鬼王的头颅般在咆哮着冲向吴王。

吴王连忙抽出了腰间的短剑,身体内的天地伟力疯狂的输入短剑中,短剑光芒四射。他朝黑影发出的法印方向狠狠一刺,喊道:“苍茫一剑”。只见一道七尺多长的剑芒激射而出斩向法印。

轰隆。

剑芒仿佛冰块撞到了大石般顿时四散。法印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撞向了吴王。

吴王的身体顿时被法印击穿,撞击的力度把吴王撞向了龙椅。只见龙椅被吴王撞碎。吴王的身体撞进了崇政殿的墙上。身体都陷进去了一半。嘴里的鲜血大口大口的冒了出来。

此刻的吴王狼狈不堪,早已没了先前那股这是朕的天下的气势了。眼中充满了惊恐。

“你是七品之境?”

“没错,老夫是七品。而且老夫已达到七品中的巅峰之境。只是我停留在这个境界已经数十年了。这辈子都缘八品了。”黑影的语气中带着遗憾和向往。很是矛盾。

“我败得不冤啊,我千防万防。却没有想到我的儿子会和魔道勾结。”

吴王眼中很是复杂。他看了看吴应龙,又看了看黑影。原本紧握短剑的右手一松,短剑“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他无力看向那已经支离破碎的王位。“砰”一声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吴应龙看着已经死去的吴王,内心充满了激动又。他缓缓迈步走向王位所在的方向。在走到黑影黑边时低声说了一声:“把该死的都让他们去死吧。已经不需要他们了。他们死了我才能更快的掌控吴国”

黑影厌恶的看着吴应龙。没有说话。原本已经被他负在了身后的手徐徐向着众大臣方向申去。在空中的手用力一握。之前原本还在欢喜中的众多大臣们的脖子咔嚓一声齐声而断。。。

~~

叶府。

叶府此刻多了个意外的来客,那就是玄天观的刑罚长老青竹子。本来青竹子和叶龙坐在叶府的后花园中叙旧。

叶天听到了青竹子来了。慌忙把他的衣服和银票胡乱的塞进包裹内。稍微整理了一下衣容。小跑着去后花园。当他站在青竹子面前时,小脸因为激动而红扑扑的。

“真是个好孩子啊!孩子,你可愿与我上太玄山去习武??”青竹子微笑道。

“愿意。晚辈愿意”叶天激动道

“嗯。。那我们即刻便启程吧。”青竹子向叶龙告辞了一番。抓着叶天的手腾空而起。朝太玄山方向激射而去。

叶天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就像一只小鸟般在辽阔的天地间飞翔。好不恰意。然而飞行了片刻后。他就想吐了。。这真是一次难忘的飞行经历。。。

~~

王宫,崇政殿。

经历了一场大战后原本混乱不堪的崇政殿已经被打扫修理干净。就连已经破碎的龙椅都已经被铸造了出来。

吴应龙坐在龙椅上俯视着因为空缺而被新提拔的群臣们。在做了一系列新的国策和处理崇政殿发生的事后。他回到了武德殿。这是他的行宫。

他走进了殿门,喝退了左右,想去床上小恬一会。却发现他的武德殿内多了个不速之客。这人正是叶龙。他看着青竹子带走了叶天后就来到了武德殿内等吴应龙。

吴应龙看清来人,脸色大变。急忙跪在地上。

“弟子吴应龙参见掌门”

叶龙坐在茶几上,看着眼前之人面无表情道:“起来吧。”

“不知道掌门前来所谓何事?弟子实在惶恐。”吴应龙跪在地上。惶恐道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过来看看你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如果不合我心意的话。那就证明我看错人了,那我可就要考虑换人了,可幸你办得还算不错。叶龙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