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武碎人间 > 第一章 纨绔少爷

第一章 纨绔少爷

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又有着上界和下界之分。也有着天上人间之说。

在这浩瀚的人间中存在着许许多多的王国。其中又以“南阳”,“重武”,“太泉”这三个庞然大物般的帝国为尊,其余王国都要仰息着这三个帝国而存活。

“吴国”,是位于南阳以南的南荒之地边缘的小国。在它周围同样存着“赵国”,“宁国”这两个小国。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吴国都城,六月的天说不出的热。太阳仿佛一颗巨大的红宝石挂在西斜。轻微的风断断续续的划过宫城划过树枝,落在了都城有名的“晚夕湖”上,荡起片片涟漪。

晚夕湖中有座“湖心亭”。人站在亭中可以一览无遗的看遍整个晚夕湖。然而此刻的晚夕湖中却只有三个人。一个衣衫雪白,眉清目秀贵公子打扮的少年。和两个光着膀子,护卫穿着的中年汉子。

少年名叫“叶天”此刻背靠石柱斜躺着垂钓。却又拿着书在手上翻看。玉竹般的鱼竿静静的躺在他的身旁。这画面看着极不和谐。

啊大,我们回去吧。看来今天是钓不上鱼了。只见叶天站起身来。手上的书被他胡乱插在腰间上。顺手提起了他那漂亮的鱼竿。叶天满脸愁容。无奈道:

一个面庞粗犷,古铜色肤色,虎背熊腰的中年汉子看着叶天手中的鱼竿眼皮跳了跳。只见叶天手中的鱼竿没有鱼钩只有竿和线。甚至连鱼饵都没有。

啊大不由苦笑道:少爷,您的钓具太别出心裁了。就这样是钓不上鱼的。而这鱼的智慧实在有限。无法体会您的良苦用心。您下次把鱼钩装上。再弄点鱼饵。肯定能满载而归。

啊大。是你不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啊!我这叫天人垂钓。愿者上钩。啊二你在旁边傻笑什么?难道你理解我的用心了?叶天似乎被啊大的话给呛得有点恼羞成怒了。

啊二本来傻站在一旁不知想什么不自觉地裂开嘴。听见叶天的问话立刻神游而归。见自家少爷有些恼怒了。急忙连拍马屁道:啊大,不是我说你。咱们家少爷天资聪慧,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说这样能钓得了鱼。那肯定能。。。。啊二看着啊大那目瞪口呆的模样顿时老脸一红,看着自家少爷那漂亮的鱼竿,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拍这个马屁了。

叶天本来听着阿二在那大拍马屁很是受用。脸上的恼羞逐渐散去。谁知刚听到一半就见啊二卡住了。哪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顿时摆着一张谁都欠他好几百万的臭脸。把手中的鱼竿丢给啊大。抬脚便走。

啊大啊二见自家少爷摆着臭脸。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虽然自家少爷对自己摆着臭脸但他们也知道自家少爷心地很好。只不过是跟他们闹闹脾气而已。不由相互对视。苦笑不已。

叶府。吴国唯一座敢和王宫齐高的府邸。叶府的主人叶龙是个商人。长得肥头大耳的却生着一副慈祥的面容。在吴国中敢与王宫齐高那就等于是在打吴国国王的脸。但是奇怪的是,国王好像当做没看见一样。从没找过叶府的麻烦。这让吴国的百姓心中难免会想。叶府背后有大山。不然怎么敢这么嚣张却又什么麻烦都没有。。。

此刻叶府门外不远处却发生了一件令人不解的事。那就是吴国兵部尚书的二世祖朱宇正带着四个狗爪子抢姑娘。这兵部尚书的二世祖平时吧没少做什么**掳掠的事。但在叶府门前这里抢。那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么?没听说过叶府那叶天也是个无法无天的二世祖?

叶天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他家门前上演这一幕。不由裂了裂嘴。止住了快要踏进门口的脚。。

朱宇看着眼前那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都快流口水了。只见那姑娘被他那两个狗爪子抓着。另两个正在殴打那姑娘的父母。

莫绿儿。只要你跟了我。那你这辈子可就有享之不尽荣华富贵。你父母也可以凭着你而得到安享晚年。不用那么劳累。再说了,你就算你不从。你也还是我的人。只不过是少爷我心好。你要想明白。

莫绿儿看了看眼前这个禽兽。拧着嘴。听着父母的哀嚎。眼泪不由得直流。心中的苦楚可想而知了。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耳边就传来了一声:哟!!!那小子。你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这可是体力活啊。。得赏。可惜少爷我银子没有带。没法给你赏银。只能赏你一顿拳脚了。啊大!啊二。替少爷我好好赏赐这位公子知道没。

是!

啊大啊二同时晃了晃手。把手指掰得咔咔响。狞笑着大步走向朱宇。

朱宇没想到在这个时辰竟然能碰到叶天。他不是去晚夕湖了么?这才过完响午不久他不该这个时辰回来的啊?他看见叶天指使他的两个护卫来揍他。心中难免慌乱。就他这被酒色掏空了的身子哪里熬得过叶天两个护卫的拳脚。而他那四个手下。还不是三两下给给叶天那两个护卫打趴的废物。双脚不由得向后倒退。

莫绿儿转头一看是叶天。心中一定。有救了。叶天虽然是纨绔。但他的纨绔是针对那些二世祖的。对他们这样的平民倒是挺好的。平时见面时都会喊上句绿儿姐。

此时抓着莫绿儿和正在殴打她父母的四个狗爪子全都围向朱宇。这只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啊大和啊二基本上是一拳一个。片刻朱宇的四个手下全部躺地哀嚎。

朱宇脸色苍白大声道:叶天我父亲可是吴国的兵部尚书。你可真要打我?我父亲是不会善罢甘休。你可别为你们叶府添加麻烦。别忘了我父亲是官。你父亲是商。

商不与官斗。商人最忌讳的就是官。叶天可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说法!他老子连府邸都造得跟王宫一般高了。在他眼中王上和百姓差不多。人人平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