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二章

叶天敢打朱宇的底气所在就是叶龙说的一句话:在吴国,无论你闯了多大的祸,天都塌不了。

就在啊大,啊二那古铜色的拳头要落在朱宇身上时。围观的人群突起慌乱,纷纷站往两边。一顶金黄轿顶。明黄轿帏的十六抬大轿徐徐被抬了过来,轿子身后跟一队百人的禁军。这代表轿子中人的身份极其尊贵。

这是一顶王室的轿子。轿帏被掀开。一个穿着金黄,服饰上画着四条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年轻人的气质端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一举一动都显示着大气。原本喧闹的人群这一刻却安静无比。因为他们都知道那是谁。吴国太子“吴应龙”。

朱宇一看来人是吴应龙。就知道有救了。他急忙抬起双手猛挥。大声喊道:太子殿下。杀人啦。快救我。叶天要造反了。。

啊大,啊二看到来人是当朝太子。手一顿。扭头看了看叶天。见叶天没有叫停。硕大的拳头顿时捶了下去。拳拳到肉!他那被酒色掏空了的身子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捶打。瞬间便倒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吴应龙见叶天在他面前还指使护卫打朱宇。眼中寒光一闪。不过很快便被他收起来了。笑道:叶天兄,可否给我个面子。饶了他?

原来是太子殿下啊?我还以为是谁在冒充你呢?所以多有得罪。。既然是太子殿下的面子。我怎敢不给?

叶天本来看到吴应龙出现就知道无法对朱宇下狠手了。不过不能下狠手也要给朱宇一个难忘的教训吧?所以他假装没看到朱宇一样,没有叫啊大,啊二他们两个住手。

就吴应龙和叶天说话的功夫,朱宇已经被啊大,啊二他们打得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抽搐。牙齿都掉了几颗。这才止住啊大和啊二。等他们退到了了叶天身后。

叶天责备道:少爷我是叫你们去赏赐的不是叫你们去打人的。知道吗?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了几个铜钱丢给他们。对他们眨了眨眼道:拿着给朱宇公子送去。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叶府穷,体力活都没得赏。少爷我丢不起这个人。

吴应龙见叶天在他面前演戏。脸顿时阴沉了下来。朱宇是兵部尚书的儿子。兵部尚书是他的人。在吴国可不止是他一个王子而已。他要想顺利的坐上王位的话,就绝不能少了兵部尚书这条胳膊。他儿子被叶天当着他面前打了。这和打他有什么区别?他不满的哼了一声。片刻后又重新露出了他那温和的笑脸道:

“来人”去把朱公子抬到我府上。然后去请王御医来给他治疗。叶兄,我先替朱宇谢过你的赏赐了。来日方长。也许这赏赐朱宇会还回去的。

他刚说完他身后马上就走出了四个禁军把地上的朱宇抬了起来。

叶兄。我先告辞了。有空常去我府上坐坐。

叶天也假惺惺的说了一番辞别。看着吴应龙上了轿子逐渐远去。说了一句:好阴险的家伙。

啊大听到自家少爷这么说有些不解。便问道:少爷,我看太子殿下一直都笑呵呵的对你说话。他也没计较你打了朱宇,怎么阴险了?我觉得太子殿下蛮好说话的啊?有句话怎么说了?心胸宽大。

叶天听见啊大的问话有些哭笑不得。无奈的扶了扶额头。苦笑道:他那叫心胸宽大?我看是你神经宽大吧?“”说完便走进了叶府的大门。

啊大不解的看向啊二,啊二像看怪物似得看着他。裂了裂嘴。想开口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拍了拍他的肩膀摇了摇头。走进了叶府。啊大傻站了会。便快步去追啊二。看样子是糊涂了。。。

东宫。朱宇刚被王御医看过。已经醒了过来了。吴应龙坐在他身边。朱宇正对着吴应龙颠倒黑白,大吐苦水,哭诉道:太子殿下。我和那莫绿儿是真心相爱的。谁知叶天那小杂种也看上了绿儿。想把她抢回家去。我当然不肯了。结果被他叫他那两个手下来殴打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爹是支持你的。他打我,就等于是在抽你的脸啊。。。

吴应龙看着朱宇。心想你是什么货色我不知道?不过这句话他是不会说出口的。等朱宇哭诉完了。他才安慰道:朱兄,放心吧!你们朱家为我做了这么多事。这个仇我会帮你记着的。只不过叶府不太好对付。我今天之所以忍,是因为叶府背后是有宗门的。。。不然你以为我父王为什么容忍他叶家把府邸造的与王宫一般高?还不是怕他们背后的宗门么。

朱宇一听到宗门两个字顿时一激灵。仿佛被冷水浇灌了。颤了一下。宗门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也许不知是何物。但他这个兵部尚书的儿子没少听他老子提起宗门这两个字。他也非常清楚宗门的厉害。那可是连南阳这个庞然大物都不愿招惹的存在。对于吴国来说惹到了宗门就等于灭国了。更别提他这个兵部尚书的儿子了。他顿时有些秃废。这个仇看来是报不了了。

吴应龙看着朱宇的反应。神秘一笑。道:再过段时间你想报仇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我坐上了王位。到时候魔道的一个大宗门便会招收我做内门弟子。只要你父亲能把那件事做好。你离报仇的时刻就不远了。

朱宇听到吴应龙这样一说。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报仇的心一下子就热了。连拍马屁道:太子殿下真是福泽深厚啊。竟然连宗门都起了拉拢之心。您将来一定可以君临南荒。到时候别忘了我啊。

听到朱宇的马屁吴应龙心情大好。意味深长的看着朱宇。沉声道:少不了你们朱家的好处。放心吧。我不会忘了你们的。。。

叶府,叶龙坐在太师椅上,手里捧着一杯热茶,看着儿子。柔声道:天儿,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已经到了学武的最佳年龄了。你想学武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