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隐婚上上签 > 第八十五章 不要再任性了

第八十五章 不要再任性了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床上的人抬了抬眼皮,想看清些,却发现有些困难。只觉得好像有几个白色的身影在自己的周围来来回回的走动;

视线中又出现一个身穿白大褂,口上戴着口罩的男人,他好像朝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便侧转过脸跟着身边的那几个白色身影说了些什么。

只是,男人讲话的声音很轻很轻,所以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却看到那几个围着穿白大褂的男人的身影時而点点头,時而低下头在随身携带的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艰难地抬了抬头,从干涩而惨白的唇畔溢出几个断断续续的字:

“水……水……”

眼眸依旧睁不开,却感觉有一双强壮的手臂搂起了自己的后颈肩,然后便有丝丝的清凉一点点渗透到干涩的唇上,又慢慢地沁入到口中,最龖后是喉间。

舒服了许多,洛琪抬了抬眼皮:宋辰阳的脸近在咫尺,他的手臂正枕着自己的后颈肩。

“还要喝么?”

他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是那么的温柔,温柔地让人有些鼻尖酸酸的。

洛琪摇摇头,只是静静地看着搂着自己的男人。看着他先是将手中的水杯在一边放好,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放到在床上,还帮自己调试好枕头的高度。

他的温柔,他的体贴,让洛琪感动地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或许宋辰阳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一刻,对于自己来说是多么的幸福。可是,这样的幸福却是很短暂,也是很奢侈的。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如果不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他是不会这样对自己的。

其实,洛琪很明白,这片刻的温柔只是宋辰阳对自己的同情罢了,而并不关乎爱龖情。

“还有哪里不舒服?”

看到洛琪眼中闪着的泪光,宋辰阳俯身,关切地问道。

洛琪,吸了吸鼻子,轻轻摇了摇头。宋辰阳越是这么对自己,就越让自己觉得难过。她,突然举得自己好可悲,竟然只能以这种方式,得到宋辰阳的一丝丝怜悯跟关爱。

她,又突然有觉得自己好可恶,原本的她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为了让这个男人多看自己一眼,得到他的关心多一点,自己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她,是不是疯了?利用自己对花粉过敏,以自己的生命安慰做赌注,来换得宋辰阳的在意。

是的,她做到了,但是那有如何呢?这样以计谋换来的幸福,对于自己来说却是多么的讽刺?

医生例行查房的時候,期间,宋辰阳有被医生叫出去过,好一会他才回来。

不过,洛琪却发现在宋辰阳回来的時候,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在他的眼中似乎还隐忍着某些担忧。

例行完查房的工作之后,病房中,只剩下宋辰阳和洛琪两个人。

床被调整起一个高度,所以此刻的洛琪是背靠着床,半身坐起的;而宋辰阳呢,则是坐在床边。

良久,宋辰阳才唤了一声洛琪的名字,这一声轻唤中包含了多少的无奈:

“琪琪,以后别再这么任姓了?”

洛琪先是一怔,有些迷茫地看着坐在床边一脸凝重之色的宋辰阳。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转念一思,她便很快联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咬了咬还有些发白的唇瓣:

“辰阳,你,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对上宋辰阳深邃的眸子,洛琪的心,没来由地一颤,有些心虚,她的手拽紧了白色的床单,她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镇定些。

“…………”

宋辰阳的沉默不语,只是为了不想让洛琪难堪。

可是,宋辰阳这样的沉默在洛琪眼中却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将身体朝前倾了倾,拉近了与宋辰阳之间的距离,心中抑制不住的心虚让她说话的语气有些激动:

“辰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晕倒是事实啊,我没有骗你,你……”

“琪琪?”

宋辰阳拧着双眉,伸出手按住洛琪的肩头,想要安抚住她的激动。10taj。

然而,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已经失去理智了:

“是不是,是不是隋心蕾,隋心蕾她跟你说了什么?”

“洛琪?”

第二次,宋辰阳喊出洛琪的名字,只是并不是“琪琪”两个字,而是“洛琪”,她的全名。她知道,这一次宋辰阳是真的生气了。

是的心中要。宋辰阳原本并不想把事情挑得太过于明白,这样对大家都好,否则的话只会让彼此都觉得难堪。既然事情过去了,既然现在洛琪没事,那么也就不必再去追究了。

只是,洛琪却一直在挑战自己的底线,他的耐心在被她慢慢地磨平。尤其是刚才从洛琪的口中听到隋心蕾三个字,看到她脸上显露出来的对隋心蕾浓浓的恨意,和想起昨天那个小女人受到的委屈時,宋辰阳就再也无法平静了。

“对花粉过敏,这个只有你一个人最清楚。”

这个是昨天宋辰阳在冷静之后,想明白的一件事情。

宋辰阳的声音不重,却让洛琪愣住了,她的双眸睁得大大的:原来他什么都知道?细看之下,在洛琪的眼中还含有一丝惊恐的光芒。

“琪琪,你知不知道,我对你太失望了。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知不知道,刚才医生跟我说了什么?他说花粉过敏是小,但对却严重影响了你的免疫力,你现在的免疫力指标处于严重低下的状态。虽然你目前已脱离了危险,但是就是因为那一点小小的花粉,让我们之前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你目前的状况比之前的还要严重,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任姓,害了你自己。”

宋辰阳很激动,一直隐约着的焦虑与担忧在这一刻也完全显露出来,他的双眉紧紧地拧在一起,眸子紧紧地盯着愣坐在床上的人。

是的,之前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刚才医生把宋辰阳叫出去,除了告知他洛琪的这些坏情况之外,还讲了一些新的治疗方案。

许是因为被宋辰阳刚才的那番话吓到了,洛琪的表情是呆呆的,一双杏眸中没有任何光彩,一动不动地坐着。

宋辰阳的话,自己听的清清楚楚,每一个字都深深地敲击着自己的心田。洛琪从来没有想过,后果竟然是这么严重。

难怪,刚才宋辰阳在被医生叫出去之后,重新回到病房時他的脸色会那样的难看。

在决定利用花粉过敏之前,洛琪是想过n种后果,但是却没有一种是如宋辰阳说的这般严重的。

看着洛琪呆滞而沉默的样子,宋辰阳知道她是担心了,同時也是害怕了。他微微地叹息了一声:

“琪琪,既然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好好养病。听医生的话,接受治疗。以后,不能再这样任姓了?”

洛琪的任姓,宋辰阳怎么会不知道原因?不是他故意视而不见,只是有些事情一旦错过了就不再了,比如说感情。

现在,宋辰阳对洛琪已经没有了曾经的爱恋。

但是,终究,宋辰阳不是一个无情的人,即便是曾经他被她狠心地抛弃过,终究宋辰阳还是狠心不下,不管洛琪的死活。

所以,他才会在洛琪最需要鼓励和帮助的時候留在她的身边,给予她支持与关怀。

宋辰阳伸出手,轻轻地将洛琪荡在额头前的头发捋到了耳后:

“琪琪,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也不能再任姓,更不能将药偷偷倒掉,知道吗?”

宋辰阳的轻声细语,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一般,这样的宋辰阳让洛琪只想哭:原来他又知道,他知道自己在偷偷把药倒掉。

不是她不想吃药,只是因为那些药太苦了,苦的实在是难以下咽;而那些药,也会让自己的身材变胖,她爱漂亮,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所以,每一天她都会把药偷偷的掉到,当然不是全部,只是一小部分。

“以后,等你病好了,你还是会有一头漂亮的长头发的。不过,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把病养好,懂么?”

宋辰阳轻轻抚摸着洛琪的头发,安慰地哄着。

洛琪还是没有说话,但是宋辰阳能感觉到她动容了:他看到她的眼眶中已经湿湿的了。

“好了,我们先把药吃了。”

宋辰阳刚想要转身,去拿放在病床床头柜上,刚才护士拿来的那几粒小药丸,身体却被人紧紧地抱住。

洛琪的一双小手紧紧地捁着宋辰阳的腰,她的头也深深的埋在宋辰阳的后背上。

宋辰阳能感觉到,背后传来的颤抖的声音:

“辰阳,我答应你,我你要再也不任姓了,也再也不会把要偷偷倒掉么,我会乖乖地按時吃药。”

洛琪的答应,让宋辰阳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不再爱这个女人了,但是对她的处于朋友间的关心还是在的。看到洛琪这个样子,宋辰阳至少是有些安慰的。

洛琪抱自己的手势有些发紧,让宋辰阳不得不伸手去扳开些她捁着自己腰部的手。

只是,当宋辰阳的手刚触碰到洛琪的手時,一个猝不及防,洛琪将整个身体都往宋辰阳的胸膛前靠。

后背抱变成了正面的拥抱,洛琪将身体深深地埋进了宋辰阳的怀中。

而这一幕,正好被推门而入,前来看望洛琪的隋心蕾看到。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