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限旅行 > 永远的夏莉

永远的夏莉

2012年,冬,春节前两天,农历28,h省a市,福满楼大酒店层,今天这里正在举办的是一场高中同聚会,许多同已经喝的小脸通红,仍然不愿意放下酒杯,追着班级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个漂亮女孩不停的敬酒,女孩也只是笑嘻嘻的躲闪着,并没有生气,毕竟,毕业几年后聚在一起,心中都别有一番滋味,谁也不会当了真。 ...

这次聚会大约有五十多人,05界七班的生来了差不多80%,已经算是毕业后聚会人数最多的一次了,也难怪大家喝的有些过了,好在北方天气比较冷,不论男女,喝上几杯都是没什么问题的。

大部分的同都比较热闹,只有角落里面的一桌看起来比较孤单,在这个桌附近坐着的都是高中时候跟大家不怎么热络的一些人,自顾自得吃着,很少抬起头来交谈,靠近窗户的位置有一个少年,甚至在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仿佛屋里面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男看年龄也不过在二十五岁左右,跟这些同都属于同龄,个只能算是中等,身材还算比较匀称,纤细的那种,有着一张娃娃脸,不是很帅气,但是长得很干净,一般这样的男人都给人以小白脸不成熟的感觉,不过这男的眼神中,让人产生一种淡淡的沧桑感。

“秀秀,怎么不和大家一起热闹一下。”一个高挑的身影挡住了男面前的风景,对他开口调笑着,毕竟,秀秀这个名字,看起来实在有些娘,男的本名叫做林秀,只是从上开始就不怎么和大家热络,安安静静的,长的也比较秀气,所以好多同都善意的叫他秀秀。

林秀听见对方说话,明显的愣了愣,随后也站了起来,“看大家玩的很高兴,感觉自己插不进去的样。”知道对方摆明了是来找自己聊天的,林秀也笑着起身交流,眼前的女孩叫宋洋,是班里上时候的班花,如今也二十五了,不过对于第一代的独生女,在这个年龄不结婚已经不算什么新闻了。

宋洋的身材很高挑,也很性感,此时单手托着酒杯微微的一晃,竟似比美酒还要醉人,不经意的撩了撩头发,这是成熟女性挥洒魅力的征兆。“你上时候就是这个样呢,总是安安静静的,没想到几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个性,不过,真的看了让人觉得很舒心。

“对了,有女朋友了么?”叫宋洋的女孩看似不经意的聊天,其实主要是问这个问题,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忽然关心上了对方,可能是大毕业后,在这个混杂的社会让她已经产生了一种厌烦吧,忽然觉得这个安安静静的林秀是个不错的理想男友。

林秀很自然的摇了摇头,宋洋看到对方摇头,正中下怀,刚想继续聊一下,就被其他的同拉走了。

“来来来,我们美丽的大班花怎么躲在旮旯(墙角的意思)里面去了,莫非是不想搭理我们这些凡夫俗?”一个有了几分醉意的男同一边拉着宋洋走一边说着,完全忽略林秀的存在,对于一个上时候就不怎么显眼的人,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都是同,宋洋一时也不好推拒,只是眼神不停的飘向林秀的方向,可是对方此时已经继续在那边观看外面的风景了,对于自己幽怨和歉意的眼神,完全没有注意。

生了一种厌烦吧,忽然觉得这个安安静静的林秀是个不错的理想男友。

林秀并不傻,当然听得出对方话里的意思,只是对这方面,他实在没什么想法,而且自小因为父母不在的原因,比同龄的孩要成熟一些,经历了社会,现在的女人让他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倒不是性取向有问题,而是有种本能的排斥。

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已经将黑色的夜景染成了白色,林秀的思绪不停地飘荡,他是个孤儿,记事起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奶奶一手带大了他,可是在他上大的第一年,奶奶也撒手人寰了,小的时候听奶奶常说,父母都是了不起的人,可是具体是做什么的,直到奶奶去世,林秀也没有得到答案。

听奶奶说,父母都是病逝的,这个本来林秀是不相信的,十岁都不到的年龄,他们那个年代又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富贵病,怎么就会年级轻轻的病逝,而且林秀的家庭条件也只能算个中等,父母肯定也不是什么当大官的,哪来得那富贵病的机会。

听着那边曾经的同们一个个都在吹嘘着自己的工作,林秀自嘲的笑了笑,他确实没有什么好吹嘘的地方,从小的时候就要开始为了生活打工,好不容易大毕业了,林秀的电脑专业一直非常优秀,算不了一流的黑客,感觉上也没有大的差距,微软面试都已经通过了,本来美好的人生都已经将要开始,可惜,他感觉自己不对劲了。

每当精神高集中的时候,心脏就像有一根肋骨扎在了上面一样,那种疼感让他的呼吸都有些吃力,周围的景物都开始在慢动作一样的播放,第一次出现这种状况的时候,林秀并没有当回事,因为精神一放松下来,除了一身汗水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好,生活的压力也好,这样的情况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了,去医院做了检查,几万块钱花出去了,竟然什么结果都没有,想起父母都是不到十岁病逝的事情,林秀慢慢的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对于死亡,他没有什么恐惧,也没有什么期待,也许人生对于他来讲,就像是外面飘落的雪花,忽然的出现,忽然的消失,对于屋里面的人,外面行走的人,都引不起丝毫的注意。

对于宋洋的好意,林秀也能明白,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了解,也许找个这样的女人浑浑噩噩的过完这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女人现实,呵,这个现象普遍了,他本身就是个普通人,还想要求什么仙降临么,从小失去父母,过早的接触社会,让他早已经忘记了幻想是什么。、

“秀秀,快来救我啊,他们好多人欺负我一个。”宋洋撒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同们都有些惊讶,这么**裸的示意只要不是傻到大脑短,大家都能明白,这摆明了就是有好感,有猫腻,对于同间的八卦,实在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吸引大家注意力的了。

听到宋洋的呼唤,林秀有些无奈的转过身,本想说两句不冷不热的话,一方面让对方断了念想,另一方面也是告诉那些对她有想法的人,自己和她真的没有什么,可是话终究是没有说了出来,在林秀转身的一瞬间,他惊讶的发现,棚顶的灯火忽然在放大,一个巨大的电网形成的火焰球,正在不断的变大,最后,林秀的眼睛里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视觉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林秀还是有些不敢确定,因为在他的眼前仍然是白色,他换了几个角,确实都是白色,可是明显的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白色的空间,同们都还在,只是没了酒桌,没了窗户,没了门。

“哎?这是哪里?”

“我靠,我的酒怎么没了?”

“大郎,咋俩喝完这杯再说,你别跑,哎?这……”

“我们不是在饭店么,这是哪?”

“神奇了吧,不是做梦吧。”“靠,你打我干鸟?”“我确定一下是不是做梦。”“有五十个人一起做的梦么?”

同们七嘴八舌的叫嚷着,显然没有一个人能解释得了现在的情况。

“卑劣的人类,欢迎进入我的使徒空间,接下来你们将感受到游戏的魅力。”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徒然响起,由于声音的特别,一时间盖过了所有人,大家都有些发蒙,互相望着寻找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声音。

“妹的,哪个王八蛋装神弄鬼呢,站出来爷爷弄死你。”七班的同还是有很多混社会的,在这种时候,必然要出来争争面,如果对方真是故弄玄虚,免不了要被一顿好揍。

“哼,卑劣的蝼蚁,这是对你的小小惩罚,再有下次,直接。”那刺耳的声音明显没有受到恐吓,反而为不削。

“吹牛x,有种你出来,看我…,哎?我的手,妈呀,我的手。”刚刚还在叫嚣的男同,此刻左手上的手指已经完全没有了,那整齐的切口上面还在不停地冒血,没有人看到谁,也没有人发现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情况。

“啊”“啊”伴随着痛苦的哀嚎,响起的是女同惊恐的尖叫,混杂在一起,让这个白色的空间更加偷着一种格外的恐怖。

“听着,卑贱的人类,是伟大的使徒哈亚西斯给了你们第二次生命,你们要诚的感激,用你们的鲜血来取悦我,哈哈哈哈。”那尖锐刺耳的笑声回荡在这个白色的空间内,刺激着七班每一个同的内心,恐惧,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