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限旅行 > 第三十八章 一个人的战争

第三十八章 一个人的战争

马匹静立,格利努斯翻身下马,顺手将头上的钢盔摘了下来单手抱在怀中,这是面见皇帝的礼仪,只是尼禄对此只是冷笑的撇了撇嘴角不屑一顾,她最讨厌的就是背叛,而这个格利努斯更是她的亲信之一,塞内卡也好,奥托也好,这些自己的亲信最终都背叛了自己,而另外的两个都已经成了亡魂,剩下的就只有这个格利努斯了。

“吾王安好。”格利努斯走到近前十米处左右的位置,单膝下跪对尼禄行礼,口中仍旧叫着吾王,说明在他的内心中,尼禄仍旧是皇帝,只是他却是参加了这次围剿尼禄的行动最主要的一支力量,如果没有禁卫军的倒戈,元老会也不敢放手一搏,正是格利努斯的决定,成为了这一次起义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此,他现在的行为在尼禄而言,有种说不出的讽刺。

“余可曾薄待于汝?”尼禄的声音很是清冷,只是她仍旧想弄明白,格利努斯今日的地位已经达到了军界的极限,不知道他还想要追求什么,莫非他想当皇帝?也不可能,如果说他是这次谋反的策划者,那么一个准备继承王命的人如何会向另一个皇帝行礼呢?这些问题让尼禄没有马上举起手中的原初之火去砍掉对方的脑袋。

“吾王对臣信赖有加,从一介默默无闻兵卒破格晋升到禁卫军总督,臣心中感激不尽,纵死亦无以为报,如吾王危难臣必肝脑涂地,即便身死异处。臣也定然护的吾王周全。”格利努斯抬起头直视尼禄的双眼朗朗出声。双目坚定不似作假。此刻他有着绝对的优势,自然也没有作假的必要,但这一番话到更是让尼禄冷笑连连了,按照对方所说,非但不是要造反,反而是她的坚定拥护者,那么此刻是什么?莫非他们是救兵么?这种想法连尼禄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那汝是为何?因为余是女儿之姿便不能做罗马的皇帝么?”尼禄昂了昂脑袋,王者之气自然散发。眼神环顾四周,无一个人敢与她对视,毕竟她已经当了十三年的罗马皇帝,此刻面前的这些禁卫军可以说在加入骑士团的那一天起,所有人都对着自己的宝剑发过誓言,此生必守卫吾王,然而此刻,他们的剑却对准了曾经宣誓效忠的皇帝,无论有着何种的理由,此刻他们仍旧觉得脸上发烫。毕竟在完美的理由,也改变不了他们背叛的事实。而此刻,尼禄身为女儿身的这个秘密还没有公开,知道的也就是在场的这些人,并没有传回罗马帝国,消息被完全的封锁了下来,如果她是女儿身的这个秘密公开的话,那就算是元老会也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反而会让帝国动荡起来,他们想要的只是财富和美女,至于谁做皇帝,对他们而言都是无所谓的。

“吾王明鉴,罗马历代帝王皆无女儿之身,这非臣所愿,乃是民心所愿,然臣内心所在意的却并非如此,纵然是女儿之身的尼禄在臣的心中,也依然是女王的存在,只是事已至此,臣有个不情之请,倘若吾王答应,臣即可起兵带领禁卫军护卫吾王杀回罗马,斩杀一切反动者,臣以此剑起誓。”格利努斯说着,抽出腰中宝剑宣誓,看着尼禄的目光更加的炙热了一些,只是尼禄已经习惯了和他的上下级关系,也习惯了在他们的面前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去考虑问题,自然不懂得他的目光里面所蕴含着的意义。

“汝的誓言余还能信么?余到想听听汝有什么要求。”尼禄只是有些好奇格利努斯到底是为了什么药参加造反,当然他的条件尼禄是不可能答应的,所谓王者都有自己的傲气,受制于人那么即便是成为皇帝也不过是一个傀儡,又过了阿格里皮娜的存在,尼禄再也不想任人摆布了。

“臣请吾王嫁于臣下为妻,从见到吾王的第一刻起,臣便无法自拔,直至今日,已有十五年之久,今日吾王已然用女儿之姿示人,想来也是放弃了皇位,臣请吾王放心,只要吾王答应臣之所请,臣定用性命捍卫吾王安全,从格利努斯宣誓效忠的哪一天起,就曾立誓,此生非吾王不娶,而臣当日的宣言也并非是对皇帝效忠,而是对那个面具下女人的宣誓。”格利努斯**裸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十五年了,在这样等待下去,他肯定就会发疯的,不过好在这个机会还是被他等到了,现在的局势一切都对他有利,这样的情况下,尼禄不可能不答应的,而且那个东方人也不知道逃去了哪里,显然,他也放弃了尼禄,不过没关系,四处都已经被他布下了天罗地网,根本插翅难飞,届时一定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和尼禄的婚礼,无论是情场还是战场他格利努斯都是最大的赢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荒谬,余怎么可能嫁给汝?这就是你造反的想法?想把余养成汝的金丝雀?余是皇帝,余怎么可能受制于人,何况,余亦心有所属,拔剑吧,像个骑士一样死去,余已经不想再看到你继续侮辱骑士的尊严了。”尼禄对于对方的爱意根本就不在乎,她本来就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只在意自己在意的人的感受,至于其他的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与她无关。

“为什么?吾王莫非到此刻还不明白么?那个东方的奴隶已经抛弃你逃跑了,只有我,只有我格利努斯才是你唯一的希望,只有我格利努斯如此的爱你,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格利努斯无方相信的大声咆哮了起来,他格利奴斯,出身在贵族,样貌俊朗,武艺非凡,他被誉为罗马的明日骄阳,无数的女子想要嫁给他,他都不削一顾。因为他知道他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无论是哪一点。他都要比那个东方来的奴隶强百倍千倍,可是偏偏他却输了,他不能理解。

“汝从不懂余的内心,汝从不赞同余的艺术,汝只是喜爱余的美貌罢了,是余让林秀逃离的,余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即便是余今日战死在这里。只要他能活下去,余就没有遗憾了,现在,可以拔剑了。”尼禄说完已经抬起了手中的原初之火,眼神坚定地望着眼前的众人,她在争取时间,争取给林秀逃亡的时间。

“啊!!!!!!!”格利努斯像是一个愤怒的野兽,跪在地上双手抱头痛苦的大喊了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是骗我的,是骗我的。你是我的,我不会让别人抢走你,不会的,他根本就逃不出去,我已经在所有的路上都布下了重兵,除非他回来这里,不然去哪一条路他都是死路一条,每条路上都有不下万人的重兵把守,你觉得他能逃去哪里呢?”格利努斯双目通红的望着眼前的尼禄,嘴角带着得意的笑,显然他已经有点走火入魔了。

“那余就只好先砍了你的脑袋来给他当个通行证了。”尼禄说完,心下依然焦急了起来,手中原初之火砰然发动,带起一片红光斩向前方,格利努斯知道自己单打不是尼禄的对手,飞身两个纵越已经脱离了战场。

“擒王!”格利努斯身体已经坐到了马背上,尼禄飞身追上,但还是慢了一步,随着格利努斯的不断后退,两人之间不断的有骑士杀入,挡在了尼禄的眼前,尽管尼禄刀法凌厉,但是眼前的禁卫军也不在少数,即便是杀也会让她力竭而死的,但是此刻她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剩下的就只有杀,杀光眼前的一切,才能抽身去救援林秀。

两名骑士长矛穿过,面对昔日的皇帝,下手仍旧有些犹豫,就在这一个瞬间,尼禄犹如一团红色的火焰从两个长矛之间的间隙处刷的一下闪过,她现在可是不会有半点的手下留情,手起刀落,犹如红色的满月在空中画出了一道镜面的红光,伴随着头颅的飞升,身体没有出现一丝停顿,单脚在马匹上一点,金色的战靴只留下了一个虚影,下一刻,那匹马便被后面冲上来的重剑士一刀劈成了两半,尼禄身体在空中打了一个720°的旋转,横刀切割,那重剑士还没来得及收刀,盔甲已经从中间亮起了一道白色的光芒,闪现过后,如同被他劈开的那匹战马一样从中间裂开了。

“上套索!”格利努斯招呼一声,身后就有十几余人带着网状四角都镶有铁物的网兜扔了出来,围绕着尼禄转了几个圈,准备将她完全的所在里面,尼禄正在七个骑士之间游斗,余光已经看到了那网兜即将被洒下过来,原初之火闪现了一下红芒,尼禄接着压过来的重剑背身反剑一挡,身体在地面一个翻滚下一刻红光从地面升起,犹如一击红色的升龙直射天空,那网兜也正在此时洒落过来,尼禄在空中将原初之火围绕在自己的身上,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的打了一个旋,伴随着她的落地,那网兜也变成了一地的短线,纷纷洒落在她的周边,让她看起来颇像一个仙女下凡,只是她穿着红色的裙摆,双目凌厉,更像是一个坠落的天使不服天庭的召唤,眼角扫视一下周边,一个骑士趁她不备从后方杀了过来,尼禄身体未转,手中原初之火打了一个翻转刺向自己的后身,噗的一声,长剑将对方刺了一个对穿,尼禄自始至终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冷漠的抽出了手中的原初之火鲜血随着她的甩剑溅了一地。

顷刻间,包围上来的几十人便被尼禄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全部斩杀在了当场,而她的目光仍旧充满了焦虑,格利努斯将重兵全部封锁到了尼禄的后方,那里正是林秀离开的地方,似乎是看破了尼禄的内心,不怕她从其它的路线奔逃,只是防止她去营救林秀,尼禄看着格利努斯,双眼微闭了一下,下一刻睁开身体上红光一闪,已经是全力奔着那处重兵围绕的方向冲杀了过去,显然她是认准了就是拼死也要去将林秀救出来这一个想法。

“挡住她!”格利努斯牙齿都快咬碎了,他并不想要尼禄死在这里,如果尼禄死了。那么他的一切布局就简直成了一个笑话。他只是想要得到尼禄。并不是杀死尼禄,而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尼禄宁可放弃逃生的机会,也要去救那个东方国度的奴隶,这让他如何能够不恼火,这边重兵环绕,喊杀震天,附近的村民早就躲得远远的去避难了。对于这种皇廷的变动,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或许他们的内心也爱戴尼禄也对元老会发布的一系列说辞产生怀疑,但是若是让他们拼了性命去保护皇帝,那也是万万不能的,他们不管谁明天当了皇帝,只要能够活下去就可以了,这就是百姓的要求,可悲又可叹,岂不知没有了尼禄的罗马。哪里还有他们的好日子可过,可是人看的就是这么狭隘。

距离这里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无人注意一个小女孩背着小提琴走过,她穿着白色的莲藕裙,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大小,紫色的发丝在夜空下让她显得更加宁静,白色的小靴子在石路上面踢踏着走着,但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与其他人的方向相反,也有人曾注意到过她的存在,只是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刻,让他们的那点关爱心思被深深的埋了下去,还是逃命要紧,也只能在心理为这个小女孩祈福了吧。

小女孩对于身边奔行而过的人自始至终没有多看一眼,走到了这个村庄的中心地带,四顾的看了看,之后在其他人惊讶的眼神下,双脚在地面一跺,之后犹如一个灵猴一般,几个潘腾,蹬蹬蹬的上了房檐,落下的时候极其轻盈,让人看起来就如一个剪水的燕子一般,之后小女孩看了看远处的万马奔腾的场景,似乎是在选择位置一般的找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将手中的小提琴卸了下来。

有些村民忍不住的回头观望了一下,不明白这个小女孩为何会有着如此的伸手,也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时刻她会来到这里,当然这一切已经与他们无关了,只是仍旧是有些人忍不住好奇的一边逃跑一边向那个方向望去,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或许是奇迹,也或许纯粹就是好奇。

尼禄终究不是铁打的,开始的时候冲杀的还十分凶猛,慢慢的随着体力的下降,身上也留下了几道伤痕,身前裙摆那半透明的修饰,已经被染成了红色,尼禄将一个骑士拉下了马搂到自己的身前,随着手中原初之火的一抹,那个骑士的身体就像是缺氧的鱼一般,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只能干张着几下嘴慢慢的死去。

“吾王,收手吧,我等不想与吾王为敌,只要吾王答应格利努斯的请求,吾等还是吾王的骑士。”一个骑士长官打马冲上前,与尼禄的交手中苦苦的哀求道,他们是或多或少知道一点内情的人,同样对于格利努斯的做法表示不满,但是现在这种局面已经无法挽回,而且格利努斯毕竟是罗马人,在心里上,他们更愿意接受尼禄嫁给格利努斯而不是那个东方国度的奴隶,这是社会背景和心理因素的缘故,同样的,他不希望尼禄陨落在这里,在他们的眼里,尼禄是一个好皇帝,他是一个平民出身,可以说今天的一切,完全是因为尼禄的政策,否则这辈子他或许都无法成为一个禁卫军的军官,而且现在看着这个对自己有恩的皇帝,自己宣誓效忠的皇帝,不仅是一个小女孩,而且已经渐渐的体力透支,随时都有倒下的危险,他终究是忍不住的开口相劝。

“余的骑士…只有一个!”尼禄像是一个困兽犹斗的狮子一般,与对方的长枪交割了两下,不顾枪尖的锋利,伸出白芷细嫩的小手,直接抓住了枪尖,别看那皮肤吹弹可破,手指修长而且细嫩,但是紧紧这样的一握,对方的长枪就无法在前行分毫,尼禄不顾及手上流淌而下的鲜血,娇叱一声,身体向前穿梭,手中枪尖硬是让她折断了过来,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直接刺中了对方的心口处。

后方的骑士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个骑士长官知道死的那一刻,还在叫着吾王的名号,而尼禄自始至终没有再去多看一眼,单手甩飞了他的身体,不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势,将原初之火斜指前方,寓意明显,这是在宣战,一个人对一个军团的宣战。

“吾王,恕吾等得罪,杀!”另一个军官眼睛通红的喊出了这个字,知道眼前的局面已经无可避免,一面是军令如山,一面是曾经效忠的皇帝,目前最好的办法恐怕只剩下将尼禄擒拿下来,可是若是想让她毫发无损,这就有些不太可能了,毕竟都已经杀红了眼,如果不是抱着必死之心,看着眼前这个犹如狮子一般的小女孩,他们的损失恐怕还不知道该有多么大,终于忍不住的一声低喝,骑士团开始冲锋了起来。(未完待续。。)

ps: 感谢闷心哥打赏,骑驴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