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限旅行 > 第五十五章 天际战争(一)

第五十五章 天际战争(一)

获得锯齿王冠后的第三天,天际战争全面爆发,主战场就是雪漫城,帝国和风暴斗篷的双方在这里展开了拉锯战。

起先是一个不知名的人,送了一把斧子给雪漫城的领主,而巴尔鲁夫也同样的还了一把斧子给乌佛瑞克,这似乎是诺德人宣战的一种古老传统。

这是属于两个男人之间的较量,牵动着是整个帝国的命脉。

硝烟是天地之间唯一的雾色,冲破了天际,随着风向左右摇摆,彷徨不定中又再次的徐徐上升。

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

这便是战争。要维护的始终是帝国的安宁,却又有多少人想过那些新鬼烦冤旧鬼哭的场景。

可怜湖边无定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每一次的战争都是胜利者在历史画卷上涂抹自己功绩的浓重一笔,用失败者的血液染红的画笔。

然而百姓距离战争还是太远了,对于旅行者而言,或多或少的还可以嗅到空气中硝烟的味道,但是谁也不会去通知那些土著。

战争打响的那一刻,裹挟着硫酸之类燃烧物的巨大投石像是漫天划过的流星雨,在雪漫的城内四处落下,伴随着轰轰不绝于耳的爆炸声响,民众开始陷入了慌乱,随后四散逃离。

“乌佛瑞克!这个魔鬼似乎已经忘记了诺德人最基本的信条!”

站在雪漫的外围城墙上,巴尔鲁夫穿着一身厚重的板甲,当看到头顶那些带着硝烟的巨石滚滚而过。砸进了他所庇护的雪漫城中。这位已经年过四十的雪漫领主。脸上充满了痛苦神色。

尽管他已经远离战争的年代许久了,尽管他的斧子已经很久没有畅饮过鲜血,尽管原本刚毅的那张容颜已经堆积起了皱纹……

但是,他仍旧是雪漫城的领主,仍旧是这里的守护神,如果有人胆敢冒犯,那么必然要踏着他的尸体冲进。

金色的发丝和胡须在半空中飞扬,披风迎着寒冷的风与迎面温热的硝烟吹得猎猎作响。

伊瑞莱斯站在这位已经逐渐老去的领主身旁。手中紧紧的按着别在腰上的锋利长剑,暗精灵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同时她也不是雪漫的领主,所在意的不过是巴尔鲁夫一人的安危,因此对于眼前的场景,倒不会觉得如何的深刻。

这本来就是战争的主色调,从决定的那一刻开始,生命只能是摆在沙盘上的数据,无非是多少而已。

帝国的支援大概还要两天才能抵达,在这之前。他们必须要守住第一道关卡,如果不能。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彻底陷入白热化。

乌弗瑞克这次是下了大本钱的,足有十万众的士兵像是黑云压境一样的自天边而来,在他们彼岸相望的位置安营扎寨。

乌弗瑞克不忍心看着同样信仰塔洛斯的雪漫城遭受兵戎之灾,并且向巴尔古夫申请结盟,然而巴尔古夫却不顾管家的反对,倒向了帝国,乌弗瑞克无可奈何,只好武力夺取了这座诺德城市。

当然这只不过是对外宣称的名义征讨文章罢了,真正了解实情的人是从来不去理会的,毕竟每一次的战争虽然都清楚彼此的真正目的,但还是需要一张遮羞布来掩盖野心家的真实想法。

既然来了,那么就别无选择,这是雪漫城领主做出的决定,这位固执的领主始终没有忘记,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名诺德勇士。

“领军的应该是加玛尔?石拳,乔雷夫应该是作为军师领兵攻打了,这次老乌似乎下了血本啊,管叫他们有来无回。”

剩下的不需多说,作为乌弗瑞克风暴斗篷的精锐,想必那些有名的将领也都尾随而来了。

拉罗夫、冰封之心阿拉德、甘加尔、红暗礁科提尔、立誓者苟纳、湿剑柄凯、石冢破坏者伊斯塔,这些在天际名声日渐响亮的风暴斗篷将领,想必都不会错过这一场天地变色的大战。

相比之下,雪漫城中就实在没有什么有名的将领了,但尽管如此,这些都不是雪漫领主退避或投降的理由。

信仰,是让人可以抛弃生命去守护的理念,放弃这一条,就等于放弃了纯粹的诺德人传统,当巴尔鲁夫接下乌弗瑞克斧子,选择以同样的方式回敬那一刻,这个基调就已经定下来了。

伊瑞莱斯尽管看不清敌方阵营的将领,但是却并不会阻碍她对战局分析的嗅觉,作为乌佛瑞克的第一副将,那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加玛尔,似乎对这场战争已经期待许久了。

这次攻打雪漫的战役,如果他不亲自操刀,恐怕会让他遗憾终生的,因此有了这样的猜测,并不难。

“伊瑞莱斯,不要轻视了乌弗瑞克,帝国援助雪漫的信息根本隐藏不住,恐怕在我们接到这个信息的时候,老乌也同样收到了,既然如此还强行选择了进攻,那么就说明,他的手中还有着我们不知道的底牌。

虽然我不能认同乌弗瑞克的做法,但是我绝不会轻视这头猛虎,一直以来,他都是个谋而后动的人。“

巴尔鲁夫显然对乌弗瑞克的用兵之道,有着自己的独特看法。

“哼,如果真是谋而后动,也就不会在海尔根被人生擒了,至今为止,我仍旧忘记不了这个笑谈,只是可惜帝国的刀还不够锋利。”

巴尔鲁夫的话,显然得不到伊瑞莱斯的认同,这位暗精灵不仅仅只是他的贴身侍卫,同时也是他曾经征战天际四方的同伴,因此话语中,也偶尔会敛去一些敬语。

对此巴尔鲁夫倒是不怎么在意,军队的集结号已经吹响,等待的就是双方握紧拳头的一次全力冲撞。第一次的正面交割。是军队士气的关键。因此这第一战,双方都不想输。

正是这样的缘由,让雪漫城的士兵与远道而来的风暴斗篷,都暂时的陷入了安静,像是暴风雨之前的海平面,波澜不惊,却又激流暗涌。

先前的投石攻击不过是一次距离的丈量,雪漫城同样的做出了回应。但是双方却完全没有派出大军厮杀,造成这惨烈景象的,只是双方一次微不足道的试探,却不知已经带走了多少无辜的生命。

战争从来都是残忍的,慈不掌兵的道理,任谁都十分清楚,无论喊着唤醒沉睡诺德人的乌弗瑞克,还是一言不发全力迎战的巴尔鲁夫。

不骄不躁,这是每个擅长领兵的人都能够做到的基本点,如果连这些都丧失了。那么也定然不是一个优秀的将军。

雪漫城参战的卫兵还不足三万,最前排的是重骑兵。手中两米长的武器显的略为笨拙,但是一但冲杀起来的时候,却能给敌人带来致命的一击,双方都清楚,一但让这种战场绞肉机进入腹地,那么接下来等待的将是一面倒的屠杀。

就连战马都披上了盔甲,足以说明对这些重骑兵的看重,他们身上的那身板甲足有百斤的重量,一但坠马,就再无爬起的可能,失去战马就等同于失去生命,这一点上,每一个重骑兵的心理都非常清楚。

这种战场上的最大杀器,每一个城中的积攒数量都不算多,雪漫拥有五千,而风盔则拥有一万,过于注重经济发展的雪漫城,在军事力量的发展上,略微显得不足,但是因为有帝国这个强大的后盾,也让他们可以高枕无忧。

只是当双方对峙起来的这一刻,那种差距上的明显就让人有些担忧了。

在重骑兵之后的,是身穿轻甲的一万轻骑士兵,左胸上的白马标志,证明了他们隶属的阵营,他们的盔甲略显单薄,不知道是因为战场萧杀的气氛还是寒风的凛冽,让他们的身子隐约的有些轻微颤抖。

伊瑞莱斯看着这些士兵,心理暗自叹了口气,但是却无法出言责怪,战前损伤士气这是兵家大忌,这简单的道理,她同样非常清楚,毕竟面对的是风暴斗篷的十万精锐,若是说一点害怕都没有,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在这一万人方阵的后方,是八千手持重型武器的战士,他们有的甚至坦胸漏背,结实的肌肉爆发在空气之下,让人看了似乎不由的会从心底里生出几分底气。

但是伊瑞莱斯很清楚,这些战士只能等到第一轮冲锋之后,才能调拨到战场之上,否则,那无异于一场屠杀,没有战马保护的他们,无论肌肉多么的壮实,终究还是**凡胎,根本经不起重骑的一轮冲锋。

如果屠龙战役没有损失那么大,或许形势上会更可观一些吧,至少表面好看,当然如果那位龙裔没有选择离开的话,或许是更好的选择,但是现在这些,都只能是想想作罢了。

在这些重铠甲之后,罗列的是六千名弓弩手,他们的价值自然不是冲锋列阵,城墙是他们守护的最后屏障。

而在这些弓弩手的后方,则是人数最为稀少的不足五百人的魔法师,这是雪漫城比重骑兵还让人头疼的短板,神秘的魔法师实在过于稀缺了,这些魔法师一旦形成两千人的方队,那么足可以召唤出一个大型的禁咒,以此来给对方致命的一击,这也正是伊瑞莱斯最为担忧的地方。

对于魔法师的力量,乌弗瑞克一直隐藏的极深,直到今天,他们还没有一个准确的估量,如果对方真的掌握了这种大杀器,那么绝对是一件让人肠子都能悔青的事情。

旅行者的队伍是以独立的方式排列的,有些被安插进入了各个方阵当中,但大部分实力未曾受到损伤的队伍,还是保持着原本的队伍阵型,尽管人数稀缺,武器种类繁多,但是实力却不容小觑。

经过屠龙战之后,伊瑞莱斯已经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巴尔鲁夫,人尽其才的巴尔鲁夫从善如流,将这些生力军全部的吸入了雪漫的阵营。

这算是抵御乌弗瑞克入侵的又一力量了,虽然暂时还无法估量他们的战斗力,但是他选择相信伊瑞莱斯的判断。

“通告本界位面所有旅行者。天际战争即将爆发。第一阶段任务进入尾声。天际战争结束后,积分排位在一百名开外的队伍,将彻底被剔除淘汰。

战场上没杀死一名敌方阵营成员,奖励100点奖励积分,攻打下据点获得1000点奖励积分,据点守卫成功奖励1000点奖励积分,杀死地方重要将领奖励1000点积分。

天际战争最终获胜阵营,奖励5000点积分。功绩最高团队奖励50000点积分,通告结束。“

使徒的声音在每一个旅行者的脑海中盘旋,这样冰冷彻骨的消息,让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分外精彩。

50000点奖励积分,即便是现在排名第一的迦楼罗队伍,也才是21000多的积分累计,那么如果获胜的是其他队伍,显然就会将他们从第一的位置上踢下宝座。

但是貌似迦楼罗并不怎么看好这次战争,毕竟只要保证排名在前一百的位置里,就相对而言安全了。可以平稳的度过第一阶段,至于第二阶段会开启什么条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是相比应该不会是再次按照积分进行计算的。

50000积分的奖励对于大部分的旅行者队伍而言,是不敢去想的,那是属于最强八觉的囊中之物,但是浑水摸鱼,凑足积分让排名上升这样的想法,是每个队伍的心声。

越是排名靠后的队伍,越是在这一时刻绷紧了神经,对他们而言,成败在此一举,生死在此一搏。

“勇士们”

巴尔鲁夫终于不再继续沉默下去了,浑厚的声音响彻在雪漫城的外围城墙,聚拢的声音里显然加持了某种魔法,让每一个角落都能倾听到他的声音。

听到这位领主的高声呼喝,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紧,攥紧了手中的武器,仰头向着最高的位置上望去。

就连不少的旅行者,在这一刻心神也被凝聚到了一起,尽管已经猜得到,但还是想要听听这位领主打算怎样鼓舞人心和士气。

“你们看到了,迎面而来的是乌弗瑞克的十万大军,这位乌弗瑞克领主,想必在场的每一位都非常清楚他代表的是什么,是的,他称自己是公平决斗后获胜的至高王,是天际最纯正的诺德人,是萨普丁?泰伯的真正传人。

然而,这位将自己捧到名义制高点,自称为至高王的诺德人,正准备血洗我们的家园,用他那颗诺德人的勇士之心,来践踏我们的生命,掠夺我们的财产,强霸我们的妻儿,告诉我,你们选择接受么?“

“不接受!”

“誓与叛徒乌弗瑞克死战到底!”

“我会用手中的剑,让他夹着尾巴滚出天际,远离我们的家乡。”

“下令吧,领主大人,我们都是纯粹的诺德人血统,我们才不惧怕一个抢夺了锯齿王冠的山野痞夫,这只会让诺德人的荣誉蒙羞。”

声声的呐喊作为回应,响彻着是巴尔鲁夫所坚持的理念。

相互辉映的,在风暴斗篷的营地中,也在做着战前的最后动员,阿道夫一脸的沉寂站在营地当中,对于这样的事情不屑一顾,他现在要做的,不是如何的排兵布阵,也不是勇往直前,他现在需要等待的是一个讯号。

这场战争的胜利者,从一开始他和迦楼罗的联手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胜利的归属。

所以现在这些根本不是他要担心的,他需要做的还有更多,比如说,通过某种手段,将战友团这颗雪漫中的力量趁机剔除。

外面是那些自称为诺德人的野蛮人声声的歌唱,对于那个乌弗瑞克,阿道夫同样的没有什么好感,等到第二阶段展开的时候,他不介意亲自送他上路。

“ 呐喊为了青春,为了我们的自尊。惆怅的路途一路狂奔。驱逐帝国找回自我,用荣耀和信仰重建家园。

踢翻虚伪的图留斯,你的死还不如一只狗。我们是天际的子民,一辈子在战斗。愿牺牲的勇士,能够荣归松加德。这是我们的土地,万分洁净!

找回希望与梦想,我们一定。啊,至高王是你,向乌弗瑞克致敬,我们为你的荣耀举杯欢庆。“

加玛尔带领着他的勇士正在大声歌唱着不知名的曲调,阿道夫觉得实在是难听到了极致,实在无法苟同这些诺德人的欣赏水平。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妖姬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他们会尽量拖延帝国加入战场的时间,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我们给雪漫带来一次重创了,银手那边已经联系好,大约会在明天的夜晚对战友团的内部进行偷袭。”

站在阿道夫旁边的一个女子,一个叫做灵隐的刺客,同样是十三堂中的一位堂主。

将妖姬那边的情报准确无比的汇报给了阿道夫,阿道夫玩味的将一个小旗子插在了雪漫城的正中央。

今天夜晚,将是他们发动的第一轮猛攻。

万事已经具备,东风还会远么?(未完待续。。)

ps: 啊,风之舞果然听到了我的呼唤,感谢老姐打赏,感谢学姐点赞。

感谢帅帅帅月票支持,感谢老姐月票。

激动的时刻来了,从现在开始一小时一更,你们的弹药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