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限旅行 > 第四十章 秘辛

第四十章 秘辛

林秀的手臂,就好像是被脱骨灼烧过一般,焦黑一片,用着最后一丝力气,林秀将两人的身体狠狠的摔向了即将消失的能量门。

错身而过的瞬间,他似乎听到了两个女人在疯狂的向他喊叫,但一切都已经听不见了,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将要脱离自己的身体一般。

两个女人的身体,先后的进入了能量门当中,林秀最后勉强的扯了扯嘴角,而那只木乃伊也发出了一声仰天的怒吼,整个恶魔城开始塌陷,颤抖。

眼看一切即将完成,眼看即将重生,但一切却在最后一刻,彻底的失败了,它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人撕碎成残渣。

“一起死吧!”

林秀诡异的笑了起来,两人的双手抓在一起,徒然间,林秀的身体开始燃烧,翠绿色的火焰将他全身包裹,**慢慢的消失不见。

——燃烧生命之火。

这是林秀最不想也最为强力的一个技能了,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燃烧火焰,可以摧毁一切,当他领悟到这个能力的那一刻,就知道,或许有一天,自己真的无法从使徒空间离开了,但没想到,竟然来的如此之快。

火焰在疯狂的燃烧,林秀的**已经近乎不见,而那具木乃伊的身体,也开始不断的脱落下去,它奋力的挣扎,想要脱离,想要挣脱,但一切都无济于事,很快的,它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

以生命为代价所燃烧起的火焰,竟是如此的恐怖,但是林秀的掌控力量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能量门诡异的再一次出现,从里面飞射而出的是冯晓冉的身影,她很清楚自己这样的举动很快就会被神官所察觉,但好在,这个木乃伊也并不是本空间内的力量,这样一来,或许还能蒙混过关。

但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让林秀死在这里,两只手像是有着无穷的魔力一般,将所有的一切全部压缩还原,林秀的身体渐渐的恢复,在她的双手之中以能量捆索。

好在,她赶来的还算及时,若是再晚一刻,恐怕林秀就彻底的魂飞魄散了,现在他的力量还太过薄弱,若是直接带他返回空间,必然会被神官察觉。

冯晓冉似乎一瞬间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再次的开启了一道空间门,有些留恋的看了一下被能量包裹住的林秀,直接将他的身体推了进去。

这个空间并非是游戏设定的场景,若是可以在其中突破到天启之力,那么她自然可以借由使徒的特权将他接回,但反之,若是林秀无法突破,就只能永远的留在那个空间当中。

“一定要记住姐姐说过的话,若是无法割舍,那就努力的想到办法突破那个世界的规则吧。”

冯晓冉在林秀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随后将他的身体推进了空间门当中,她的身影也消失不见,这场游戏没有最后的胜利者,一切就好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般,再次的回归到了平静当中。

泳儿和苏晓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她们躺在华丽的房间内,看着周身一群围绕的目光,泳儿很清楚,这就是她们真正的工会基地,昔日联萌的天堂岛。

“任务完成的不错,也辛苦你们两个了,不用多说,唐笑他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虽然遗憾,但他们都是我们工会的英雄。”

泳儿看着眼前这张气质高贵的脸,一时间大脑还没有完全恢复,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一眸一笑都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你是…”

泳儿虽然心下已经有了一定的猜测,但没有最终确定之前,她还是尚有几分怀疑。

“昔日联萌工会会长,露西,都是自家姐妹,以后叫我露西姐就好。”

当亲口得到这个证实的一刻,泳儿还是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那是在上段位也可以呼风唤雨一般的存在。

那是被人仰望就连使徒都可以叫板的上位最强六皇。

“会长,这场游戏的凶险程度我就不多说了,我们遇到了一个人,如果没有他的话,恐怕我和苏晓曦都是十死无生的境地,虽然他的名声可能不太好,但我还是想知道,他…他怎么样了?”

泳儿记得,在最后一刻的时候,那是一种多么凶险的境地,她非常想知道,那个几乎用生命来换取他们离开的人究竟如何了。

“你们才刚刚脱离险境,其他的暂时还不要想了,至于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那是谁都无法确定的事情,好好休息吧。”

露西拍了拍泳儿的手背,这句话已经是变相的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泳儿虽然心里有些不甘,但公然违背会长的话,这个勇气她还没有,只能听话的点了点头,侧头一看,苏晓曦还睡的正香,只好将这些思绪暂时的压下。

他究竟如何了呢?

带着这样的思绪,她又沉沉的睡了过去,毕竟经历一次这样的死里逃生,即便是身体得到了恢复,精神上也的确疲累不堪了,使徒空间虽然可以修复身体,但却无法修复自我神经,现在她还是十分需要睡眠的时候。

露西的身影缓缓的向着门外走去,蒂娜却是悄无声息的跟了上来。

“我能感觉到,那个人应该没死,只不过为什么精神搜索却完全找不到他的气息呢,即便是在天堂岛,也不应该完全消失的才对吧。”

蒂娜百思不得其解,其实在泳儿和苏晓曦来到的时候,露西就已经在查林秀的踪迹了,可是以她的力量竟然仍旧无法搜索的到。

“别忘了,即便是天堂岛,也是在使徒的控制当中的,如果说我们搜索不到,很可能,他已经暂时的脱离了使徒空间。”

露西皱着眉头说道,显然对于这个事实她还不怎么能够接受。

“暂时脱离?

这是什么意思啊,那小子似乎还没达到天启之力呢,怎么可能脱离的了,还是说有其他人在帮衬?”

即便是达到了天启之力,想要脱离使徒空间也不是一件现实的事情,这一点,蒂娜自然十分清楚,因此对露西的这一番话并不能完全理解。

“而且就算有帮手也做不到啊,难不成他的帮手还能是——使徒?”

被自己的这个想法也吓了一跳,蒂娜险些惊呼出来,如果说打破使徒规则的存在的话,那么做到这一点的,也只能是使徒本身了。

而从忽然转身过来双目凝视的露西眼中,蒂娜似乎已经知晓了答案。

又一个使徒的帮手么,还是说有着其他什么隐秘的原因,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撼了一些,但若是说有人可以和使徒联手的话,那么无疑可以让蒂娜联想到很多很多。

这也就难怪露西为什么会将这个消息封锁下来了。

“这个秘密目前仅限于你我知道,在没有确定同盟的前提之下,这个消息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或许距离那个神秘的灵魂救赎之地而言,这是我们迈出的一大步,要知道,那可是只有使徒才能打开的地方。”

露西的神色十分凝重,不知不觉的,蒂娜发现两人竟然已经处于露西所架设的空间结界当中。

“这一点我当然清楚,不过你还记得上次你去到真实世界的事情么,那个工会貌似对他的敌意很大吧,而且据我的了解,他们似乎已经打算对天堂岛动手了。”

蒂娜的消息来源自然有她自己的渠道,对于这些消息,她都打探的十分清楚。

“哼,一群白痴,不屑与这样的人齐名,难道当使徒是摆设么,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个使徒的存在也许将会是打破使徒空间的唯一存在。

这样一来的话,让八哥多注意一下那个工会的举动,若是必要的话,我不介意到时候做为联盟插手其中。”

露西的话自然有一股强大的气场在其中,这一刻,上位王者的气势浑然而现。

“可是钢铁王师他们工会似乎和那边也走的很近啊,难道说我们要和苏狸他们动手?”

蒂娜和钢铁王师工会的关系一直很不错,就连露西也走的有些近,一想到要和这个工会交手,蒂娜还是有些犹豫的,而且同时和两大工会还都是上位六皇的存在动手,这一点上,她还真是有些担心。

“为什么要和他们动手?

给苏狸稍句话,小丑王的天堂岛和我们昔日联萌已经结盟了,如果要动手的话,那么自然就与我们为敌了。

如果他听的话,那是最好,要是他顾念旧情的话,你就告诉他,苏晓曦在我们工会过的很不错哦。

而且不知道他的哥哥要是和救命恩人动手的话,这个妹妹还会不会原谅他呢,哎呀,我的智商不够,这个问题实在太头疼了,还是让苏狸自己去想好了。”

露西狡捷的一笑,得意之色溢于言表,同为上位六皇彼此之间不可能一点防范都没有,露西更是提早的下手,所为的,就是不时之需,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用上。

“嘻嘻,我忽然发觉你好坏啊,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偷腥的狐狸呢,不过这个建议我很喜欢哦,好想知道苏狸该是一副怎么精彩的表情啊。”

蒂娜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跃而起,从窗沿上跳了下来,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告诉苏狸。

露西自然不会阻拦她,这本来就是计划当中的一步,只不过她也很清楚,这种类似于威胁的手段,其实不过是一种像是走钢丝的平衡,一旦被打破的话,非常容易引火**,但若是相比于一个可以去往灵魂救赎之地的交换,那么她就算是玩火**,也只能在所不惜了。

二十几年前。

这里更像是上古之地的一个战场,一个长相与林秀有着七分相似的男子坐在石头崖的边上,正若有所思眺目远望。

只不过他身上的那种气质,与浑然天成的成熟,与林秀那种秀气是截然不同的存在,似乎这个男人能给予别人一种十分信赖的感觉。

就如同他的笑容,沧桑中带着一股子沉稳。

“队长,都已经布置好了,不过事情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我们没必要这么早放弃啊。”

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男子,羊毛十分的帅气,只不过一头白发让他那张稚嫩的脸显得有着几许成熟。

但无论这张脸年轻多少,他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名字——无痕。

“没有可能了,这里是诸神黄昏的战场,从进入这里,我们的结局就已经成了定局,只不过对于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他还太无辜了。

如果有可能打破这一切的希望,或许就在他的身上了。”

坐在悬崖边上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根试管,战斗到了这样的地步,他的妻子已经战死了,在最后的一刻,他以这样的方式,将那个孩子从她的体内抽离了出来。

对于这个孩子的心情,他十分的复杂,没有他的话,或许妻子就不会意外的死去,可一切又有谁能决定呢,从进入这个空间开始的时候,妻子就已经怀孕在身了,她舍不得打掉,即便是用使徒那种力量。

无痕没有说话,眼前这个背影的男子,有多么强大,他十分的清楚,若是他都感觉苦涩的问题,那不是他能够解决的。

“好了,带着这个孩子,交给老方他们,按照原计划行事,让他们返回原世界,只不过你不要在和他们接触了,他们的记忆也会被抹去。

以后,你就来接管天堂岛了,让这个孩子好好长大吧,至少,他或许是唯一破局的希望也说不定呢。”

对于这个人的话,无痕不敢有任何的违背,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叫做林不凡的男子一向都是说一不二的性格。

“队长,不就是选一个仆人吗,我替你。”

无痕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呵呵,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现在而言,你的实力似乎还不够啊。”

林不凡竟然还有心情开了开他的玩笑,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并且把手中的试管交到了他的手中。

“那个人的力量真的无法抗拒么,可是这个孩子怎么带出去,就算是以试管的方式,可是使徒又怎么会不能发现呢?”

无痕看着林不凡,在做着最后的争取,也在为最后的布局诉说着担忧。

“不难,我会把我的力量全都给你,而你选择的天堂岛,就以原世界为主轴,这样以来的话,一个微弱的生命增加,想要隐藏起来,对你来说并不难。

对了,以后你的名字改一下,叫天道无痕好了。”

林不凡的话不容抗拒,手掌的温度结实有力的落在了无痕的肩膀上,让他觉得忽然间肩膀上的担子重了许多。

“老师,我一定会完成你交代的任务的,对了这个孩子还没有名字,这小家伙长的可真清秀,好像师娘。”

无痕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试管,看着那孩子幼小被压缩的身体,脸上还挂着几分安详的微笑,无痕看着这个幼小的生命,有些开心的说道。

“那就叫林秀好了,说不定以后,你也会是他的老师呢,不过我更想你做一个引渡人,我不让你离开使徒空间,你恨我么?”

林不凡有些苦涩的问道,无痕与他的双眼对视,半晌之后,非常坚定的摇了摇头。

现实世界,很普通的一次病逝,林不凡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了其中,而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一对夫妇的孩子竟然侥幸活了下来。

想要掩盖这样的事实,对于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天堂岛的主轴掌控者天道无痕来说,并不算如何的困难。

让方天化有些唏嘘不已的是,林不凡最后的遗嘱当中就好像早已经知道自己要死一般,将所有的一切都安排的十分妥当。

包括对这个孩子将来的一切,不允许任何人来干扰他的生活,在他们看来,或许林不凡这一点也是有些自私了吧,按理说,这个叫做林秀的小家伙可算是英雄的儿女了,竟然就要这样隐姓埋名的活下去。

而作为林不凡的母亲,这个坚强的女人,竟是一句话也不说的将一切都扛了起来,更是让方天化等人十分动容。

只是他们在医院的病房里,并没有注意到在门窗上偷看的人,他带着兜帽,看着小家伙咿咿呀呀,露出了一抹难言的微笑。

再见了,我的队友,接下来我将孤独的踏上这条不归路,完成队长最后的托付。

在医院家属签名的栏上,他淡然的写下了天道无痕这几个字,或许他和这个孩子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的交集。

但是,他确信,他将来有一天一定能够做到。

一定能去到那个地方。

“你可是队长的孩子啊,小阿秀,快快长大。”

他在心里这样默念着,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接下来,他将要以上段位最强存在为目标,将一切路铺好,这是一场庞大的布局,他不能让队长失望。

因为这是他以生命来换取的唯一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