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限旅行 > 第十四章 儿女情怀

第十四章 儿女情怀

夜,慢慢的降临了,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仰望天空,求摸的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像细碎的泪花……

偶尔山林间响彻几声孤独的野兽嚎叫,似乎也像是在夜晚喧嚣着自己的寂寞,山林间的夜色更是不同,除了偶尔呼啸的山峰,更多的是一种彻骨的寒意。

山洞里面则完全相反,像是与洞外完全的俩个世界,残枝断木隆起的火堆散发温暖的同时也将人影拖拉的老长,照射在土黄色的岩石壁上,像是一幅幅画家雕刻出来的岩壁画,古色生熏。

也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麻宫雅典娜的意识已经渐渐的恢复了过来,林秀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却也是舒了一口气,对于气功一道,他仅仅连入门级别的都算不上,也无非就是与镇元斋有过几次的交流而已。

谁知道误打误撞的,竟是帮助雅典娜疏通了脉络,这是让他也有些意外的惊喜,当然林秀并不清楚,因为有吸血鬼血液的混杂在他体内,让他对学习任何武学门道都事半功倍。

麻宫雅典娜悠悠的醒转过来,入目的是林秀带着三分喜色的微笑。

“师姐,你醒了。”

虽然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却多少蕴含了一些关心的味道,麻宫雅典娜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依旧有些模糊,对于先前发生的事情,大脑一时间还有些空白。

“我这是在哪?”

有些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之后就感觉到一阵周身的乏力,甚至连抬起手臂都觉的有些难受,这是超能力透支的现象,在以前她还未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林秀正准备将事情的本末向雅典娜叙述一边,当然参杂一些水分是不可避免的,就比如他们俩如何逃脱微丝的魔掌,这一点上就不能实话实说了。

雅典娜似乎并没有完全去听林秀嘴里说的话,感受到身体有些异样的时候,她就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体,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包裹着林秀的衣服,而且似乎十分单薄,有些凉气从衣服的空挡不断的窜进她的怀里。

麻宫雅典娜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低头一看,脸上立刻染满了红云,害羞、愤怒,或许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当时那个情况可真叫一个凶险啊,不过我师姐威震八方,超能力就像是剑气一样四面八方的乱甩,‘biu,biu,biu’的就将那个女人打的狼狈逃窜”

林秀还在眉飞色舞的编排着假话,完全没注意到已经脸色变化的麻宫雅典娜。

“啪”

洞穴内本就空旷无比,说话的声音都隆隆的伴着回音,然而这时候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林秀的脸上,更是格外的清脆。

林秀双眼发呆的眨了眨眼睛,看着已经双眼含雾的麻宫雅典娜,她轻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一般。

随即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显然这个青春期的少女对眼下的情况有些误会,作为一个传统的****少女,会这样冲动倒也不难理解,林秀苦笑了两下,却并未帮自己辩驳,他知道麻宫雅典娜只是一时间大脑还有些迷糊,相信很快就能理清楚自己的思绪的。

麻宫雅典娜一出手之后,就有些后悔了,似乎情况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林秀与她四目相对的眼光依旧清澈的向一潭湖水,而且他的脸上还有些滑腻腻的汗水,当然因为他脱掉了外衣的原因,他身上那些浅浅的伤痕也清晰可见。

麻宫雅典娜的意识见见的已经恢复过来了,似乎已经有些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当时自己为了救林秀,情急之下体内的超能力已经开始暴走,随后她只记得自己被一片粉红色的超能力包裹,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完全都不清楚,只记得体内像是有只浴火的的凤凰,似乎想要挣破牢笼摧毁一切一般。

“我…”

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误会了林秀的雅典娜,嘎巴了一下嘴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显然,在那样的状态之下,是林秀冒着危险将她给救回来的。

“看来师姐已经清醒了呢,是不是饿了,来,吃个兔子腿,没毒我刚刚已经试过了。”

入目的依旧是那张风清云淡的脸,轻而易举的掩盖住了刚刚麻宫雅典娜的尴尬,看着林秀手里递过来的兔子腿,已经被烤的外焦里嫩,体力的过度消耗早已经让麻宫雅典娜有些馋言欲滴了。

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味道不错吧。”

林秀顺势靠坐在墙角,一幅等待着评价的模样,麻宫雅典娜似乎对自己刚刚的行为颇为不好意思,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作声,依旧细嚼慢咽的吃着林秀递过来的兔子肉。

“对不起,师弟,我刚刚误会了。”

兔子腿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麻宫雅典娜终究还是藏不住心事,林秀越是表现的不在乎,她就越是更加的内疚。

“相比师姐的舍命相救,这点委屈我要是都不能忍受的话,那也太不男人了吧。”

林秀颇为认真的说着,看到林秀哪真切的眼神,麻宫雅典娜明白他真的是没有怎么在意的,而且这一番话也让她原本的内疚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有些甜甜的味道。

“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是挺疼的,要不是我钢筋铁骨,估计这一巴掌能给我扇到南天门去,哎呀呀,师姐这是如来神掌么?”

林秀有些大惊小怪的说着,同时也不忘了多拍两记马屁,反正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油嘴滑舌。”

麻宫雅典娜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一般哪个女人这样说你,非但不是没有生气,反而还会有几分暧昧在其中。

林秀倒是没有多想,毕竟他一切的初衷并不在此,也仅仅是因为少女的感动,才打破了自己原本的计划。

林秀甚至娘们不讲道理,是跟实际的年龄没有任何关系的,无论是老娘们还是小娘们,因此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吃亏的定然只能是自己。

“油嘴滑舌是因为兔子肉吃得多了,来,师姐再吃点,保证你的口才也一日千里,师弟我就是拍马也追不上了。”

林秀嘿嘿一笑,又是顺手递过了一只烤兔子腿。

“我怕再吃下去会发胖。”

麻宫雅典娜望着林秀伸过来的手,一时间有些左右为难,味道实在是非常美味,她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七八分饱的程度,但若是再吃的话,她是真的担心自己身材走样,不仅是因为自己是偶像歌手的原因,同时爱美也是每个女人的天性嘛,这一点上是没有年龄界限的,通常涉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女人的智商都是负数。

“怎么会,我大师姐美若天仙,胖一点那叫九天仙女,瘦一点叫魅惑众生,无所谓的。”

林秀这马屁拍的,连自己都有些汗颜了,不过以麻宫雅典娜的长相而言,这么说到也不算太过分。

“哎呀呀,真的是这样么,那我还是选择做九天仙女好啦。”

麻宫雅典娜俏皮的一笑,终于没有负担的接过了林秀手里的兔子肉,一边吃着,她眼角的余光也在偷偷的打量着林秀的侧脸。

“师弟你很会照顾人呢,你离家这么久,不怕家里人担心么?”

麻宫雅典娜也是很好奇,林秀似乎除了武学一道以外,似乎对什么都略有精通,做饭,打猎,野外生存这些,显然不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能够涉猎的。

“没什么人可担心的,一个人走全家搬家,吃饱了自己就全家不饿了。”

林秀颇为随意的说着,家人么,其实已经有了啊,只不过他们还远在另一个世界。

“对不起,没想到师弟你还有这些辛酸的往事,不过没关系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了呢…还有师傅。”

麻宫雅典娜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赶紧的又补充了一个镇元斋似乎想要隐藏起自己的真实意图一般。

林秀只是笑了笑,并没有马上回答,似乎并不想就这个问题上有过多的探讨,毕竟家人这个词汇对他而言,不是一般的重量。

借着温和的火光,那张并不帅气的脸上总是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清秀的眉眼中似乎却又总有一丝抹不去的哀愁。

“那个…师弟,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麻宫雅典娜虽然很享受眼下的这种气氛,但是两个人一时间都不开口难免就多了几分尴尬,因此也算是没话找话了。

“咦,师姐,我先前说的你没听啊。”

林秀颇为惊讶的问了一句,不过还是继续讲述了一遍,在林秀的话语里,麻宫雅典娜先前的战斗已经变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哪有那么神奇啊,不过…,以前倒是听师傅说过,如果不能很好的控制超能力的话,的确会很危险的,看来我刚刚也是在鬼门关里面走了一圈了。”

麻宫雅典娜有些后怕的说道,不过她总感觉自己现在体内的超能力,似乎比以前更加的温和了,已经和她基本融为了一体,果然是每一次的突破都在大难之后么?

她当然不会怀疑到是林秀通过其他的办法将她的脉络重新引导梳理了一遍上面。

“这叫吉人自有天相,我师姐这么漂亮善良,肯定是阎王爷看了一眼觉得要是把你留在地府以后怕是也不能安心工作了,所以就赶紧把你送回来了。”

林秀说的好笑,听得麻宫雅典娜也是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那看来我身上的衣服也是那时候”

麻宫雅典娜说到这里,难免多了几分娇羞,言下之意已经不言而喻了。

“啊?啊,大概是吧,就是那些超能力干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林秀急于撇清自己的关系,其实麻宫雅典娜的思路已经完全清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不是全然了解,多少也明白了一个七七八八。

“你都…看到了吧。”

声如蚊呐,有些害羞却是颇具勇气的直视着林秀的面孔,一时间这个问题倒是让林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到底回答看到还是没看到啊。

“好…看么?”

少女似乎多了几份勇气,这么**裸直白的话语,怕是已经言明了少女此刻的心意了,林秀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尤其是此刻麻宫雅典娜正含情脉脉的等待着林秀的回答。

虽然这个年代已经不是被看光了身子就非得嫁给对方那个年代了,但如果这个男人长的并不是很差,你又不是很讨厌,而且还很符合你的内心想法的话,那么这种情况就变得很有可能了。

青春期的少女,本就是春意当然,对于恋爱既是向往,又有几分羞涩和恐惧,但未尝不会有所期盼,甚至就像两人之间的那团烈火一样温暖却又猛烈。

哪个少女不怀春,又有哪个公主不希望有个王子的关怀呢,就算她是格斗家,但基本原理上她也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女,说到底,就算不是保护欲,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被人关心像是女儿一般被人疼爱呢?

“有人来了。”

情急之下,林秀只能以这样的借口作为回避,雅典娜一楞神的间隙,他已经逃也似的奔向了外面。

不一会儿的功夫,林秀又急匆匆的跑了回来,焦急的神情当中似乎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那个女人么?”

看出来林秀并非故意做作,麻宫雅典娜也焦虑了起来,以她全胜的状态都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就更不用说是现在了。

“师姐,我去引开她,相信用不了多久,师傅他们就会发现异常了,你先前的能力爆发的那么猛烈,他们应该很快就能找过来了。”

林秀急匆匆的说着,说完掉头就跑。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麻宫雅典娜被林秀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不过却是已经看不到林秀的背影了,她现在身上不着片履,仅仅只有林秀的一件衣服勉强包裹着不让春光外泄,想要起身的时候还真是多了几分犹豫,就这一犹豫的空挡,林秀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是为了让自己脱离险境才如此不顾危险的,他虽然功夫不怎么样,却是这么的有勇气呢。

这种喜忧参半的心情将少女折磨的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会有些感动的脸颊发烧,一会又担忧的欲哭无泪,可真是比那超能力的暴走一点也不逊色。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大概就是这么个缘故吧,当一个人觉得你好的时候,那自然从头到脚全都是优点了,借用大话西游里面的一句话,怕是就像至尊宝在紫霞仙子的眼中一样,就连逃跑都跑的那么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