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狂妃驯邪王 > 第83章 初显锋芒(一更5000+好看)

第83章 初显锋芒(一更5000+好看)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兴许是察觉某人挤到了他的身旁,楚夜辰定睛一瞧,目光锁定在海瞳白皙的脸颊上,“小白脸,你死缠着本王干嘛?本王.刚才说过了,要我跟你道龖歉,没门……”

“你真够自恋的!只有你能看画,本少爷就不能看画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海瞳赏了他一记瞪眼,便将视线转移到了画纸上。舒榒駑襻

“你……”楚夜辰想反驳些,却又如鲠在喉。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小白脸,给他的第一感觉,便是惊艳!这小白脸还不是一般的俊俏,甚至比还要美丽!

正如楚天黎所言的,她有点儿眼熟,尤其是他身上散发的那股清幽醇香,格外的醉人心田,是一种他很喜欢的味道,他好像在地方闻过!

他深深闻嗅了一口香气,视线由眼睛移到了那张一启一合的红唇上,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看,久久无法移开视线娆!

感受到身旁男子的目光过于炙热,海瞳微微拧起柳眉,那炽热的眼神分明像在看一个美人似的,令她觉得浑身不自在极了,“王爷,你可是看够了没有?你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大男人看,莫非有断袖之癖?”

“噗……”楚天黎捂住了泛笑的嘴巴,差点没笑喷了。

“你这个刁民,嘴巴真毒……”楚夜辰低骂道,鉴于这里小鬼的地盘,又是文人聚集之地,所以他尽量克制住情绪,忍着不爆发出来琨。

海瞳懒得继续搭理他,继而将目光移向了画纸中,要不是因为左右两边都挤着人,她才不会站到楚夜辰旁边呢!

楚夜辰是六王爷,所以周围的人都很识趣的靠边站,跟他保持了一段距离,从而将中间的位置让给他!

人人皆知,六王爷是出了名的画痴,最喜欢收藏一些珍品画卷,只要是他看上的画,都会不惜花上重金买下来!以至有很多人抢着献宝,巴结六王爷!好捞点好处!

而张英才便是其中的一个人,从楚夜辰进.入阁楼的那一刻,他就注意到了六王爷,于是,他越发卖力地画画,将的画技发挥到最高水平,一旦让王爷看上了,说不定会被王爷重用,那他以后的日子就更好过了!

不然依靠他爹在慕容王府的管家职位,一年也挣不到多少银子,何时才能大富大贵呢?这几日,他单靠卖画的钱也有几百两了,皆是倚楼听风雨的缘故,在这里有很多文人雅士欣赏他的画作,他可以很好龖的发挥的所长,短短几日,就卖了不少画作,钱多了,人自然也贪心了!

哪像他以前在路边摆画摊,根本就没有人欣赏光顾!一天也挣不到几个钱!

直到几天前来到了倚楼听风雨碰碰运气,才扭转了他的命运,从此这里便是他捞钱的好地方,自以为是的他,更天真的认为,在所有的文人雅士之中最有才华,否则他的画就不会卖的那么好!

“还装清高……”琉璃小声咕哝道。

海瞳一笑置之,慢条斯理地看着张英才如何运笔如飞,如何勾勒一花一草的神韵,短短几分钟,她心中早已有了底!她扫向了搁置在一边的图画,有山水画,人物花草画,一看眼去,那景色的确是很优美。

管家张英才画技还算不,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有韵味,也难怪会吸引那么文雅之人买画了!

“跟少爷比,差多了,没有少爷画的有灵气……”琉璃嚷了一句,似乎非常看不惯张英才那副爱装清高的假样子。因为管家不识字,才会重点培养的!但有其父必有其子,他表面上跟他父亲一样规行矩步,暗地里不晓得会干出见不得人的勾当!

“啧啧啧……”海瞳发出了细微的声响,让人分不出是赞美,还是在讽刺。

这时,最龖后一幅画大功告成了,张英才放下了手中的画笔,忙微笑着招呼眼前的六王爷,从六王爷的表情看来,似乎他非常满意这些画卷,“王爷,请您随便看看!”

有王爷在场,他也懒得去招呼周围的其他文人雅士,还不如多多讨王爷欢心,或许王爷会看重也说不定!

海瞳暗暗冷笑,果然不愧是管家的,懂得察言观色,懂得去巴结楚夜辰,看准楚夜辰是个大金主,连旁边的其他雅士都不招呼了,真是典型的势利眼!

“请问阁下,这画如何卖?”她试探性地问道。

瞟了眼面前的俊美男子,张英才微微有了片刻的失神,但又迅速回过神来,改用一种不屑的目光看海瞳,有王爷在,他根本用不着理会其他平民,“不好意思,今天的画都是特地给六王爷准备的!不是其他人随便能够买得起的!”

“其他人问问不行啊?谁稀罕你的画了!”琉璃嗤之以鼻道。

“就是……”周围男性纷声四起。

张英才只顾着讨好楚夜辰,哪里有闲空搭理旁边的文人,自然更不会将他们话放在心上,他们爱说就说,等他巴结好六王爷,还愁需要卖画过活吗?人嘛,应该往高处爬才对!何况,六王爷是个画痴,他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良久之后,楚夜辰才唇里溢出了一句话,“这些画倒是不!尤其是这幅百花图!”

“的确如此,画技还不赖!”楚天黎颌首淡应。

“多谢王爷夸奖……”张英才沾沾自喜道,能得到王爷的夸奖,这意味着,他已经成功了迈出了一大步。只要在加把劲,定能巴结到王爷,“这幅百花图是草民最擅长的!王爷真有眼光,一眼便相中了草民的得意佳作,草民真是甚感荣幸……”

楚夜辰正想开口说点,忽然感受了旁边的海瞳正以一种戏谑的眼神打量他,而小白脸身边的小书童,更是哼哼切切,一脸的不屑。

“?你对这幅也有兴趣不成?打算跟本王抢吗?本王事先声明,你是抢不过本王的,所以劝你别再打歪脑筋了!”

海瞳摇搧着折扇,平静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清雅笑容,“我想王爷你误会了,我对这幅画压根就没兴趣!”“少来,你刚才一直盯着这幅画,还问他价格,你不是想要,那是!?”楚夜辰十足画痴,但凡他看上的画,再遇到抢画之人,他绝对会掷出高价,且不惜一切手段夺到!

“你一直观察我?”海瞳答非所问。

楚夜辰心咯噔一下,不可置否,从小白脸站在他身边的那一刻起,他的眼睛总是不自觉地瞄向他,他也不晓得为?总觉得小白脸的身上某一种神秘感能在不知不觉间吸引他的目光。

“本王会看你?你想得太美了!本王只是在防着你而已……”他随意搪塞了句。

“王爷大可放心,也不必防着我,因为我对这幅画还真不感兴趣!”海瞳微一挑眉,澄澈的泉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我只是觉得纳闷,不懂王爷如何欣赏这幅画?”

楚夜辰一愣,难得一次静静地看着海瞳,却不言不语。

“你这话意思?”张英才有些按捺不住了,听海瞳的语气,好像在批评他的画不值得王爷买似的!

相较之下,反倒是楚天黎兴致盎然地问道沐瞳,依你之见,你觉得这幅画如何?”

“不过尔尔!”海瞳淡淡地给出了一句评语。

“不过尔尔……”楚天黎一脸兴味的笑开了,而楚夜辰适才笼回了心绪,诧异小白脸竟然给出了这种评语,不过尔尔,也就是不过如此而已……

这对一个画师来说,无疑是一种侮辱,虽然这些画不比他收藏的那些珍品佳作好,但也算得上中等之作,与普通的画作比较,这些画可出色多了!

他着实好奇了,这些画入不了小白脸的眼,是该说小白脸眼光独特,还是该说他眼拙太挑剔呢?

“这位你……”张英才顿时气得火冒三丈,涨红了双颊,这是第一次有人出言批评他,简直是耻辱啊耻辱……

向来买画之人都只有夸赞他的份儿,“不过尔尔”四个字,让他的底气泄了一大半,教他恼得一说不出来话来,总不能当着王爷的面骂人吧!

“他的那幅画,我还看不上眼!更不会傻到去买它!它虽美又有韵味,但却过于繁杂,所有的花都缠成一团了,而且少了最重要的灵气!不能算是一幅好画!”海瞳有意无意地瞥了眼楚夜辰,闲出一手作请,“王爷若想要,请便!在下绝不会夺人所好龖的!”

顷刻间,楚夜辰犹豫了!

而张英才几乎是咬牙切齿了,刚讨好王爷的功夫一下子全白费了,罪魁祸首便是小白脸,如果不是小白脸坏事,王爷早就买下他的作画了!

楚天黎大迈一步,凑到了海瞳的身旁,“沐瞳兄的眼光如此不凡,那依你之言,才算得上是极品好画呢?”

海瞳优雅地摊开了整把折扇,当着楚天黎和楚夜辰的面潇洒地摇搧了几下,动作很慢,慢得可以让他们看到扇面上翠绿竹林,随着扇子的摇动,缕缕凉风轻拂,那阵风仿佛拂过扇面上翠竹,一拂一动,都栩栩如生,灵气逼人……

楚夜辰不由得看呆了,并且伸手攥住了那把折扇,“等等……你这把扇子到哪儿买的?”

海瞳视若无睹地收回了折扇,将楚夜辰的一脸惊艳都纳入眼底,如果她猜的话,楚夜辰那画痴定是看上她扇面上的翠竹画。

“喂……你到底说不说啊?”如此精致的佳作,是个不可多得的珍品,楚夜辰哪里会想到是出至于小白脸之手,在他看来,小白脸虽伶牙俐齿,但不代表他文采了得,能把佳作画得传神至极。

这把折扇,一定是出于一个才华横溢的才人之手!他是个画痴,曾经接触到各式各样的人,其中不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才气洋溢的书生,他爱好收藏珍画,所见过的丹青字画不胜其数!

别看他这个六王风.流无度,其实在名画方面,他颇有研究,翠竹随意也能绘上几笔,但还不能画得像扇面上的那样传神,那样具有灵气!

“好画,果然妙哉!如此有灵气的画,我还真是很少见过!”楚天黎赞不绝口道,张英才的那些得意画作跟扇面上的翠竹比起来,明显逊色多了,“沐瞳兄,请问这幅画是出于谁手?能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他六哥又泛画瘾了,而且还非常喜欢折扇上的那幅画,偏偏六哥刚才得罪人家沐瞳,也难怪沐瞳懒得理他!最龖后,只好他这个做弟弟的亲自出马,帮六哥问个清楚,否则以六哥的性子,不问出个所以然出来,他肯定寝食难安,独自纠结个好几天!

“是啊,敢问的扇子是找何人买的?在下也想见识见识是谁?”张英才僵硬的面容时而发青,时而发黑,时而发白,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差到了极点,的得意画作,先遭人批评不说,现在还成了人家的手下败将。

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六王爷这笔生意铁定是做不成了!六王爷对画作有着一定的鉴赏,如此却眼巴巴地盯着人家的扇面瞧,很明显是看上了沐瞳的折扇!谁都,一旦是王爷看上的佳作,绝对会掷出高价。这下,沐瞳肯定赚翻了!

思及此,他心间燃烧起了熊熊怒火,恨不得把抢了他生意的沐瞳给生吞活剥了!

张英才脸色越难看,琉璃越发得意洋洋起来,“我家少爷这把扇子才不是买的呢!”

“不是买的?那是从哪儿来的?”楚夜辰怔然问道,以沐瞳狂傲的性子,应该不是捡的。

霎,周围议论纷纷,皆在讨论关于那把折扇的由来。

主仆俩相视一笑,传递了彼此见的默契。经过了短短的适应,琉璃很快进.入了书童的状态,没有方才刚进阁楼时的紧张不安,反倒适应了周围男人存在,更把融入了男人的角色中,就连言行举止都学着男人的样子!

跟着主子一段,她完全是有样学样,人也变得聪明多了!最让她得意的,还是主子海瞳的才能,跟以前的海瞳一样,有着一双不输于其他人的巧手,“这是我家少爷做的!”话音刚落,四周一片哗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到了主仆两人身上。

“是你?”楚夜辰难以置信地打量着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一个狂傲的小白脸,应该是个游手好闲的哥,没想到还能做出一把如此精致的折扇。

“那扇面上的画呢?”他的语气还算客气。

“当然是我家少爷画的!”琉璃答得理所当然,指了指扇面上的三个字,“沐瞳子!”

“你……”楚夜辰眸色一怔,难得第一次正眼去瞧这个画技了得的“沐瞳子”。

此言一出,旁边的文雅之士,不约而同地夸赞出声,“这位画技真不!好画好画啊……”

“厉害啊厉害,没想到沐瞳兄你深藏不露啊!这画真是美极了……”楚天黎边夸赞边鼓掌,欣喜又多交了一个有趣的,心里禁不住寻思起来:两个都是深藏不露的人,如果海瞳碰到沐瞳,会不会异性相吸?他们两个应该算是志同道合吧!

“我这幅小小翠竹算得了?恐怕入不了王爷的眼吧?无小说网不少字跟张英才那些大画作比起来,也不过尔尔!”海瞳笑得爽朗,同时也笑得嘲讽。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